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月上雨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1-10-29上架
  • 273162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清白你妹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月上雨 2546 2011-10-31 14:38:13

  我侧靠在座椅上看着苏奕的侧脸,如雕刻一般的轮廓分明,又似乎带着隐隐的怒气。

我对于自己这个发现感到十分不解,苏奕那样的人怎么会生气呢?是因为看到我刚才的窘况?于是有些很难控制自己的好奇心而自然发问:“苏奕你是对我刚刚的表现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么?”

苏奕没有理我。

我有些慌,这样一个时刻,他是我最后的保护伞。如果他也不理我了我该怎么回家?我慌不择言地解释说:“可是你有这样爱过一个人然后分开么?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已经没法再爱。这样的我是真的很纠结,你要体谅我……”

苏奕转头看向我,目光氤氲有种迷离的感觉,他问地轻佻:“那什么是你说的爱?”

我看着他,像着了魔一样:“我真的很爱他,尽管他让我流泪,让我失望,让我发誓再也不去见他。他站在那里时,我还是有冲动想过去牵他的手。可是我知道他不值得我去爱,我只能躲着不见他,希望能有一天能够真的将他忘记。我觉得我今天做到了一小步,虽然我还是很不争气地等着他来吻我,可是我觉得如果我没醉的话表现的会更好。我现在真心希望把他忘掉,如果可以忘掉,什么方法我都会去试一试。”

我不害怕向苏奕讲我与凌川之间的事情,他一向是一个很好的听众,从不对我的幼稚可笑进行任何评论。他只是静静地听着,或者再点一支烟。对我而言这已经成为一个宣泄口,可以将我的感情释放一点,再一点;然后心痛就轻一点,再轻一点。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觉得不够表达我内心的惆怅,于是加大力气再叹一口。

苏奕沉默了片刻,习惯性地用手揉了揉眉心后说:“我听说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啊?”我感觉这个情况下的我脑子不是很好使,很难琢磨这句话的成因和以及苏奕要得出的结论。

我曾评价自己是个很注重思考的人,听到一句话就一定要去想想这句话和前后文之间的逻辑关系。思考几秒只能认定苏奕可能也喝醉了这个解释,酒后不能驾车啊,这让我对自己的生命安全开始担忧起来。

“我吃亏点,帮你忘记他。”苏奕低沉的嗓音终于让我成功地把上下文联系起来——他这话意思是想泡我?

我摇摇头,眼前的苏奕开始变得不真实起来,有些模糊的感官让我恍然大悟——这肯定是做梦了!

我还说呢,苏奕怎么能这么反常,原来我是在做梦啊!我第三次叹气,连做梦都梦不到凌川,我和他缘分真有这么浅么?

车还没有发动,苏奕离我有些近的暧昧。

地下车库的灯光很昏暗,映衬着他轮廓分明的侧脸前所未有的好看。

我使劲眨了眨眼妄图把他打回原形,好让自己见色起意的心思退散。只是我发现果然做梦就是做梦,多眨眼一次,便越觉得他多好看一分。

在这样下去,我醒来看见他肯定会羞涩的啊。

可是梦里的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嘴里模模糊糊吐出了一个“好”字,却清楚地感觉到下一秒钟他的气息将我包围。淡淡的香水后调以及烟草混合的香味,让我的心漏跳了半拍,再半拍。

他的嘴唇薄而柔软,充满着成熟男子的诱惑,我对此完全无法抵抗。于是他的舌尖只轻轻地一划,便叩开了我的牙关进行着深入的探索。脑中一片空白的我,十分合乎情理地为我和他怎么突然发展到这个程度而呆滞。

苏奕感觉到我的停顿,右手抚着我的后脑,声音沙哑地说:“乖。”然后继续对我发起温柔地攻势,梦里如此温柔的他与平日判若两人。我已然无法思考,只能受本能的驱使,用心的回应他……

这是怎样缠绵的一个吻,乃至我醒来时有一种分不清是梦是真的恍惚。

……

醒来的我陷入长长的思索之中,为毛我居然梦到和苏奕拥吻。我以一种哲学般的厚重感坐在床上思考,然后被一阵手机铃声终结我入定般的姿势。

作为一个周六我醒得实在太早,看到手机上赫然显示着“苏奕”两个字时,我吓得把手机又摔回床上。

我第一反应是,他妹子的,该不是为我梦里调戏他寻仇来了?

我第二反应是,他妹子的,肯定是喊我去加班吧!

我好忧愁啊!忧愁难耐的我清了清嗓子,以十分专业的声音接起电话:“喂,你好。”

别看只有三个字,其中暗含技巧。总体而言,三个字回答的都必须温柔,轻声细语并且最好说的时候能面带微笑,对方感觉得到。而这三个字中,重点就是那个“好”,必须尾音上扬。

不要误会我的工作性质,我只是一个广告公司的SAE,或许即将就能升职到AM,当然也很有可能把工作丢掉。

具体是哪个结果,很大一部分取决于电话那头的苏奕。

没错,他就是我所服务的客户组的市场部副总裁。我的衣食父母,我的上帝,我的财神爷……

苏奕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没有语气:“从你醒来到出门一共需要多久?”

果然是加班,我一边在内心为自己默哀,一边敬业且恭敬地说:“大概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之后,我在楼下等你。”

说着电话就挂了,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自己收拾干净,宿醉让我头疼得像被人直接一枪爆头。

我只能一边下楼一边安慰自己是有操守的广告人,走到楼底下拿起手机一看——很好,提早了两分钟,迟到果然不是我的习惯。

苏奕今天很骚包地戴了一副墨镜,乍一看简直以为是哪位大明星。我在副驾驶位置上坐定,笑嘻嘻地说:“苏总你人真好,还特意开车带我去加班。”

苏奕把墨镜缓缓地摘下,我心中暗骂一声,动作真他妹子的帅气。然后他转头向我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地打量我一遍,最终目光停在了我的脸上。我疑惑地对着后视镜照了照,确认脸上没有东西后好心地提醒说:“苏总,开车吧,早干完早回家啊。”

苏奕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后缓缓地开口,说:“你约会就穿成这样?”

“我约会……啊?你说什么约会?”等等!我昏!不是加班么怎么变成约会了?待我冷静一下,难道……难道……昨天那不是梦?!

想起昨晚那个吻,我心里发紧地一抽,脸顿时烧了起来:“我我我,你你你,不是……那个……”

苏奕对我的表现十分满意地点头说:“看来是记起来了。”

我对于这样戏剧化的变化存在着强烈的接受不能,于是咬牙装傻——睁着两只无辜的眼睛望着他说:“不是,那个苏总啊,你在说什么呢?”我打算蒙混过关的意图很明显。

苏奕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说:“原来不记得了。”

“是啊是啊,什么事啊,我不记得呢。”我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一样。

苏奕的表情很是沉重,让我的心也莫名地有一丝羞愧,他一只手搭在车窗支着头,另一只手扶着我的座椅,痛心疾首地说:“昨天,你借着酒劲强吻了我,还说非我不嫁。我虽然挣扎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有保住清白……”

“清白你妹啊!我虽然意识不清楚,我也记得我就亲了你而已,还是你先提出来的……”我一激动不小心说漏了嘴,我慌忙把嘴捂住,正对上苏奕那双深黑的眸子。

于是心又跳漏了半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