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第2章:负责到底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月上雨 2601 2011-10-31 14:38:13

  苏奕的脸又恢复了没有表情的模样看着我,我被看的相当羞涩只能低头思考怎么解释昨天发生的一切比较合情合理。

思前想后发现招也不是不招也不是,而且,我好像也没什么能招的。

看来只有耍流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了。

苏奕是怎么看我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很有自知之名的知道他怎么看也不可能看上我。所以刚刚那段对话,很有可能是他心情很好的情况下对我的戏弄,今天的目的地肯定还是延科大厦那个传说中的加班圣地。

昨天那个吻……

唉,像苏奕这样的人,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呢?或许只是逗着我玩吧。

我才是不要命的那个,居然被酒精冲昏了头脑点头说“好”,人家都说胸大无脑。我低头看了一眼,好吧,这个胸和智商其实没啥关系。

我很忧愁。

这就好比上午我还在跟我妈说我非隔壁小王不嫁,下午就当着我娘的面扑在另一个帅哥怀里了,更重要的是这帅哥还是我妈介绍的。

我妈自然对我怀着深切的得意与鄙视。

我当然不是说苏奕是我妈介绍的,我只是说这感觉像。我前些日子还时常被他撞见一些苦情戏,昨天就直接和他亲上了。他肯定觉得我是个随便的人,我不觉得随便的人有什么不好,可是被他这么看我心里还是挺失落。毕竟他是我的衣食父母,他对我看法好一点,没准一封表扬邮件过来我就升职加薪皆大欢喜了呢。

唉,像他这样一个阅女人无数的男人,大概从此更加瞧不起我了吧。

我心里胡乱琢磨着,始终无法找到合适的话头。

沉默了很久,苏奕才开口说话。

我的心情其实很矛盾,既盼望他开口,又希望他别开口,我其实觉得我自己开口比较好,可是我也不知道开口说些什么——好吧,我也被自己绕晕了。

他说话的语气倒是很轻松:“前几天我妈找人给我算了一卦,说我桃花虽然多,但是很难修成正果。”

这句话大大出乎我的意料,直接导致我抬头过于迅速差点撞到车窗玻璃。我疑惑且真诚地望着他,不敢轻易对这样无厘头的理由发出任何评价,恐怕后面又一个巨型大坑等着我往下跳。

见我有了反应,苏奕嘴角微微勾出一个弧度,继续说:“他见我妈心诚,就告诉她一个解法。……”

我瞬间想起了古装小言里面那些只要不找人圈圈叉叉就会暴毙的春药,简直坑爹。我十分聪明地料想解法是找个姑娘谈场恋爱,因为从坑爹的原理上看是差不多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

“他说我会遇到一个为情所困的姑娘,只要把她救出苦海,我就能修成正果地久天长。”

噗。

我对这种堪称灵异事件的解释已然吐槽无能了,我很认真地叹了口气后拍拍苏奕的肩说:“苏总,我觉得以你高过我千百倍的智商肯定知道那是瞎说。你人真好,真的不用找说法安慰我了,我天生皮厚,咱加班去吧。你要觉得他说得很好,回去给他五星好评,他肯定追着你说,亲,还有一个解法哦,包邮哦……”

苏奕不理我的话,仍旧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我想了想,觉得你各方面都挺合适的,所以决定牺牲自己救你出苦海。”

我对于苏奕坚持把这个冷笑话讲完的勇气表示钦佩,于是我也得十分捧场地干笑三声说:“哈哈哈。苏总你真的很幽默,这冷笑话讲的很好,好了我们加班去吧。”

冷场。

苏奕只是点了一支烟,把车窗打开后悠然自得地吸了半根后掐灭,气定神闲地看着我说:“我不是在讲笑话,你既然昨天已经答应了,就应该对我负责到底。”

负责到底。

负责你妹啊。

我眉头拧成川字型,有限的智商已经分不出他这话的真假以及他到底想干什么。

勤学好问的我只能归结于他还在开玩笑,于是十分客观地说道:“苏总,我很感激你在努力帮我走出凌川的阴影,不过不用开我玩笑了。虽然我年纪不大,但是也不至于被亲一下就缠着你的。所以你不用吃亏做我男朋友,你又不喜欢我,负责什么的就算了吧。而且……”我迟疑着,决定后半句还是不说吧。

苏奕却饶有兴致地问:“而且什么?”

嘴比脑子快的坏处在这个时候充分显现,我几乎没有思索地把刚刚强忍下去的话说了出来:“而且你亲我,怎么都是我吃亏啊!你亲过那么多姑娘,我,我除了凌川还没亲过别人呢!”

一群乌鸦低速从我头顶飘过。

苏奕意味深长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那我就更吃亏了,我的技术比你好,你确实应该负责。”

我彻底崩溃了,这人简直胡搅蛮缠。分明是加班非得说恋爱,非得说,逗我玩儿又那么欢乐么!我忿忿不平地哀求道:“苏总!我求你了!耍人玩儿也是要有限度的,我真心投降了,求你正经跟我说句话吧。”

苏奕挪了挪身子,离我近了许多。他伸出手来,抚着我的脸说:“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想追你呢?”

我又没有想过?我当然没想过!

这件事情多诡异啊!我刚和男朋友分手半年,被他撞破不只两次和前男友纠缠不清,正常的成年男性不大可能会喜欢一个心里还有别人的女人。其次从我听过无数关于他风流韵事的段子里,女主角无一不是丰乳翘臀的主,虽然我对我的脸挺有自信,可是往下移三寸的话,佛真的曰过,不可说啊……

这样的我,他说他喜欢我?

我的脸被他摸的有些发烫,于是我躲开他的手,低声说:“苏总,你自己信么。”

苏奕的手再次覆上我的脸,他离我是那么近,连他卷着淡淡的烟味的呼吸,我都能真切的感受到。

这个距离不怎么安全。我想退后一些脱离这种脸红心跳的状况,却被他霸道揽住,他说:“叫我苏奕。”

“苏……奕。”我似着了魔一样口中呢喃出声,心扑通狂跳,这隔夜酒的药效太持久了,到现在还能控制我的理智在低于正常人的水平。

苏奕唇角又勾起邪邪地一笑,他眼睛微眯着说:“很好。”然后十分自然地吻了上来,就如同早已习惯的那样。

我想挣扎着推开他,但是实际上我很不要脸地回应着他。

他的吻肯定有毒,不然我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沉迷了下去。那有些温热的唇,那氤氲着些许烟草气息的舌,灵活的挑逗着我的神经,让我欲罢不能。

许久的许久,他才放开我,看着脸微微泛红的我说:“这是听话的奖励。”

我无法解释我刚刚的反应,我的心明明应该还被凌川霸占着。

我不是没想过开始一段新恋情来忘记凌川,但是从没想过这个人会是苏奕。

这个人怎么可能是苏奕?

苏奕是什么人?他不是我的老板,胜似我的老板。他是一个工作狂,是我所负责的客户公司延科的市场部副总裁。来到延科之前他一直在广告公司做客户总监,在圈内颇有地位。

他是同志丛生的广告丛中为数不多的帅气直男,更加让阴盛阳衰的广告公司里常年兴起一阵又一阵对他的崇拜的热潮。

多少姑娘想与他一亲芳泽而不得,我居然在24小时内被他吻了两次,两次啊!

广告公司里从来不缺少他的粉丝,他的每一个女朋友都能相处一年以上并且分手之后都还只念着他的好,这让他的口碑越发的好起来。

四年前他华丽转身,去到家电巨头延科集团市场部,这是无数广告人跳去甲方的又一成功典范。

四年前,四年前他才二十多岁,四年前的我又在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