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第6章:早起的鸟儿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月上雨 2503 2011-10-31 14:38:13

  当我从凌川家飞奔逃出来时,前所未有的恶心感从脑门直冲进胃。

这感觉又在胃里打了个滚,最后软趴趴地堵在了嗓子眼。我左右看看四下无人,于是挑了小区里的一棵看着还算结实的树开始吐起来,令我悲哀的是吐了半天也只能吐出些酸水。我颓然的想起,今天我没有吃早饭便匆匆地奔出门来,要想吐出些东西不算太容易,只好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踉踉跄跄的往前走去。

我作出不经意的样子向身后看了看。

没有人。

凌川终究没有追出来。

你果然爱惜自己名声得很,发生这种事情连出来追我都是不敢的。哪怕你告诉我说,你和她不是真的,只是工作需要或者炒作而已呢,或者再离谱点你其实是被她**了呢?

我已经原谅了你一次,再原谅一次又不会死。

我是那样的喜欢你,凌川。

包里的手机一遍又一遍地唱着那首歌,那首我为凌川特意设置的铃声,这个时候听起来分外的刺耳。我手抖着在包里摸索了一会儿,终于找到手机。手机不依不饶地唱着,屏幕上满是凌川帅气的笑脸。

他笑得总是那么好看,跟他一比我简直得挖个洞往地心钻。他的笑脸总是能让我感觉到温暖的春天,可是现在只是秋天啊,为什么我心底止不住的寒冷?

我在迟疑,我很清楚的认识到我要还愿意和他有任何瓜葛,那不是脑子被门夹了就是被驴踢了。可是我多想再听听他的声音,听听他的解释,哪怕一句也好。歌又从头到尾唱了三遍,每一遍都将我引诱向一个不知名的深渊。正当我的手抖抖索索想去按那个绿键时,屏幕垂死挣扎般的最后一闪,自动没电关机了。

我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如果我手机没电了,他会不会追出来呢?我又可笑的假装甩头发向后看了一眼,不宽阔的路上没有半个人影。我摩挲着手机的屏幕,一个一直被我硬塞在心里某个阴暗角落的念头,终于再也抑制不住地跳了出来。

那个曾经说没有我就没法想象的凌川已经不存在了,存在的只是一个新兴的偶像歌手叫做凌夜谦。他现在很红,红到这世上有许多比我年轻比我漂亮的小姑娘想要为他生为他死,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真不少。

我才恍然大悟他说的没法想象并不是离不开的意思,没法想象的只是离开我到底有多好。

其实我一直明白,我只是不肯相信。

直到我游魂一般走回家的时候,我还没有想明白,那个那么喜欢我我也那么喜欢的男孩子怎么就被我弄丢了。同租的然然还没有醒,我果然是出门出得太早。

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今天起的异常得早,果然就如同吃了虫子一般恶心。

我一踢鞋子,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这样微凉的秋天,实在很适合睡一个回笼觉。

我是被范雪然大小姐吵醒的,从我认识她开始,她就不知道进我的房间需要敲门这一基本礼节。所以在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已经站在我的床前,以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教训我说:“你昨天不是说今天要去凌川家给他一个惊喜吗!怎么在家睡到现在?你是猪啊,再这么不上心他又要被人抢走一次了!”

我睡得有些迷糊,并且我对然然突然对我和凌川的恋爱这么上心表示不解——她不是一直都不喜欢凌川么?但是迷糊中我觉得我今天还是挺上心的:怀着谨慎的高兴早上五点便乐滋滋地起床,梳妆打扮完毕,早饭也没吃就出了门。出去做唱片宣传的凌川昨晚终于回到了北京,我原本昨晚就要去看他的,可是他体贴的说太晚了怕我不安全,今天早上一起床就会来看我。

我心里听着当然是满满的暖意,他忙成这样一早就要来看我,那是多重视我啊。我虽然常被凌川说不懂风情,但是基本的投桃报李我还是会的。凌川最喜欢吃我做的早点,我便想着今天早早的去了,做好一顿早餐慰劳他的辛苦,他一定很惊喜。

当他惊慌失措地看到我将房门推开时,我明白我的目的达到了一半——他已然惊了,但是这喜肯定是没有的。这是我的错,我不知道原来他家里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在床上慰劳他的辛苦。

而那个小姑娘,我居然还认识。

宋莹莹,凌川大学的学姐。我们在一起多久,她就追了他多久,可能还要久。她终于在今天干净利索的把我给干掉了,一点后患都没有。

我要是知道我今天早上肯定不会去的,我会在家等他来接我。这样我就会什么都不知道,我就还能再和他在一起。

想到这里,眼睛终于有种涩涩地感觉,多酝酿会儿没准就能掉下泪来。上次和凌川分手时我真觉得天都快塌了下来,躲在床上默默地掉了一天泪才停住。这次的情况显然比上次严重得多,我居然只是眼睛涩涩,实在是太不敬业了。

我觉得自己脑袋里空荡荡的,或许晃一晃还有水声。我没有精力去给然然讲一讲今早发生的狗血剧情,于是继续埋在被子里,模模糊糊地随便说了一声:“起不来,不去了。”

然然深深地觉得我无法理喻,于是直接上来掀开我被子,以一个极高的分贝对我进行振聋发聩的教育:“就算不给他惊喜现在也该起来了!快十二点了,凌川也该来接你了!……咦?你衣服怎么换好了?”

我伸手意图在身体不离开床地情况下抢过被子,无奈然然人高马大我实在无力回天,只好坐起来换了一个防守兼备的姿势死盯着然然,企图用眼神把她吓跑。然然愣了片刻后换成一副几乎要暴走的神态,说:“就算你换好了衣服等着这点儿也要去梳洗了!没刷牙怎么接吻啊!顾家二小姐!”

我对于然然如此急于将我赶起床的态度表示再次不解,按理说她那么讨厌凌川应该巴不得我和他闹别扭然后分手,今天怎么能这么上心的帮他催我起床呢。而且,这人思想太龌龊了,人还没来呢就想着接吻了。

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很佩服自己苦中作乐的本事,然后艰难地说:“你才二小姐,我今天不约会了。”然后趁着她专注思考我这句话的时候把被子一抢,继续躺下假装尸体。

“不是,什么叫……”然然的话还没说完,客厅敲门声传了过来,那样疯狂的节奏就像敲在我满是伤痕的心里一样让我有隐隐的痛意。

一下,一下,再一下。

生生的发紧,生生的作疼。

然然忽然猜到了什么,脸色阴沉地瞟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我的房门一关然后走去客厅开门。

我把头埋在被子里,胸口紧绷着,耳边全是自己粗重的呼吸。他来了,开着好车的他紧赶慢赶终于在慢悠悠的地铁后面半个小时来了。我竟然觉得害怕,完全听不清近在咫尺的客厅里,两个人在说些什么。我不由得奇怪,平时然然和陈一凡在房间里高兴的时候怎么没见我这屋子隔音效果那么好。

突然然然的声音高了好几个分贝,然后又渐渐地平息下来,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躲在被子里什么也听不清的我,开始微微地发抖。

然后我的房间门开了。

再然后我的房间门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