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第9章:表姐要婚了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月上雨 1453 2011-10-31 14:38:13

  我这一觉睡得十分辛苦,做了许多梦,大多都关于我和凌川美丽的过往。那些曾经微不足道的小事,现在成了只能在梦里才能重温的奢侈。醒来时我想起庄周梦蝶的故事,开始疑惑这样的分手会不会只是一个太真实的梦。早上精心穿上的衣服此刻正皱巴巴地裹在我身上,提醒着我事实已经发生。

我习惯性的拿起手机想看个时间,按了半天才想起手机没电。于是边揉着由于睡得太久暗暗发疼的太阳穴,边走去客厅寻觅我的充电器。

我从小运气就不是很好,所以我可以在客厅看到陈一凡只在腰间裹了一条浴巾款款往然然的房间走去。我很自然地朝他点头示意,然后拿着充电器回房,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显尴尬。

这对狗男女,到底是要在家玩到几点啊喂。我腹诽道。

陈一凡是然然的男朋友,他们的相遇用然然的话说几乎是一段惊天动地的传奇式琼瑶小说桥段。每每然然同我回忆起她俩那不多的往昔时,总会啧啧两声感叹一下缘分这玩意儿的精妙。在我看来这只是一个瞎猫碰上死耗子的相遇,他们俩的成功完全归功于然然天生的好运气。这等运气旁人学不来也盼不来,至少我是完全学不会的。

然后我觉得我开机是个错误,整整十分钟,我的手机不断的被蜂拥进来的短信砸出一声一声的哀鸣。

最后这一阵哀鸣由我的伟大的母亲大人的电话终结,我有些不忍接听。于是我将手机放到离耳边五公分远的距离,开始接受娘亲对我身心的摧残。这样的距离对于我妈的超重低音炮来说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我很轻而易举地感受到了她的咆哮:“你野哪儿去了!电话居然关机!你不知道你妈我找不到你有多着急啊!”

每一个悲催的女儿身后都会有一个泰山压顶的母亲,每次和她打电话对我来说都是一场宏大的搏斗。我就在这样每周一次的搏斗重新树立起我的人生观,逐渐成长成今天这样畸形的模样。我边抚慰着我的耳朵,边将话筒靠近嘴边说:“我在家呢,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你平时不是晚上才给我打么,出么大事了啊?”

我妈继续以打了鸡血的声音激动地说:“你小姨她女儿小南,就是你那个长的跟汽油桶一样的那个表姐,下个月要结婚了!你小姨让我通知你回去参加婚礼。”

由于外公在家那边势力挺大,所以我妈姐妹的孩子都两个名字。一个名字姓顾,一个名字跟着爸爸姓。我想我爸当年就没有打算要我,所以我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名字。

小南全名顾希南,是我小姨的女儿,她还有个孪生哥哥叫做顾向东。上帝保佑,还好顾向东没有中途发福,所以至今还算得上是帅哥一枚。

除了他们之外我还有一个叫做顾思北的表妹,是小舅舅的女儿,这才是如假包换的顾家独苗。总的来说我觉得外公给我们取名字的时候肯定是在打麻将,而且要胡的就是大四喜。

我回想了下那表姐窈窕世无双的身姿,真心觉得老妈激动地十分有道理,于是也饶有兴趣的说:“下个月都快冬天了,有好日子么,干嘛不干脆过年那会儿再结呢。她们家报销我来回机票钱啊?选的什么好日子啊。”

老妈很容易与我同仇敌忾,这回却破天荒的帮小姨他们家说起话来:“报销机票算什么,你外公报销!他们这还算急啊,我要是希南她妈我这个月就得让两个人结了!你不知道,小南找的那老公挺高的,有一米八呢,不过太瘦了,看着跟竹竿儿似的。在国税局工作,这是公务员你懂么,铁饭碗!家里条件当然没咱们好,但是对小南好啊。这样的女婿是你说还能找到第二个吗,你小姨怕夜长梦多,就赶紧把日子定下来,房子准备好了正在装修。”

老妈这一番话说的很有道理,只是我不能想象一个一米八的竹竿和一个一米五的汽油桶站在一起是一个什么概念,心中猛的出现了一个汉堡配薯条的奇异场景。这个相当于惊悚片的联想让我打了一个寒战:“顾小南真心不怎么容易啊……”

她未来老公更不容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