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第5章:他爸有病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月上雨 2647 2011-10-31 14:38:13

  “又在想什么?”苏奕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拉醒。我对于自己的发散性思维感到相当无语,居然能从苏奕想到凌川,这实在是太没有可比性的两个人。

我清了清嗓子,斜着眼看他故意做出波澜不惊的样子说:“在想你到底要给我一个怎样的说法,苏……咳……奕同学,请不要用算命先生、负责到底、一见钟情等丝毫没有新意的解释。我建议你可以用我长得和你初恋女友很像,或者其实你是我妈好朋友的儿子在我很小的时候你就对我情根深种这一类的解释,比较合乎言情小说的常理。”

我看到苏奕的嘴角抖了一下,心里不由得暗爽,我也算是我们学院那一届的最佳辩手啊,总不能次次都不占上风吧。

还没暗爽到一秒钟,我就体会了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他也就抖了那么一下马上恢复正常地说:“那就你长得像我的初恋女友吧。”

我很挫败,我继续抗争:“这是我说的,作为一个VP级的领导你不能无耻地抄袭我们小员工的创意!”

苏奕在驾驶位上坐正,右手捏了捏我的脸说:“我这叫从善如流,采纳提案。乖,系好安全带。”

于是,我很听话地把安全带系好。

不对,我为毛要听话!

直到到达医院之前,我都十分笃定我这次的目的地会是延科大楼。所以在半路上我还十分诧异为啥平时二十分钟一定能到的路程这回开了四十分钟——足以证明我果然是个路痴。

然后我终于知道,今天是他爸有病,啊不是,是病了。

在医院门口给苏爸爸买水果时,我总算觉得这个理由听起来还有那么一点靠谱。他小时候父母就离婚了,连理由都是同样是小三儿,这点倒和我很像。他爸爸之前一直对他不闻不问,直到他工作渐渐有起色。他讨厌那个继母,所以和他们走的也不近。

直到三个月前,他爸爸被查出了肝癌,并迅速地在一个月之内发展成了晚期。

所谓血浓于水也不过如此,为人子的总是要时常探望,所以苏爸爸提出要看看他的女朋友。不幸的是答应他陪他去的姑娘今天早上出门扭了腿,打死也不肯出来只好找我顶包了。

这个桥段依旧很狗血,还不如说那姑娘胸口的盐水袋破了呢。

我认真地觉得我不该是水瓶座的,而应该是狗血座的,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特质都很明显的印上了狗血的胎记。

进了病房我就知道,世事没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苏爸爸床边除了继母同志,还站了一个姑娘,似乎是继母同志的什么亲戚。继母同志对苏奕表现得格外热情,并且不遗余力地把身边那名叫做呦呦还是哟哟还是幽幽的姑娘推向苏奕。

我真心觉得那姑娘打扮的像是刚参加完别人的婚礼匆匆赶来的,我跟她一比,简直太适合来探望病人了。不过苏奕出现刚3秒钟,我就知道,姑娘真心不是来看病人的——必须是蹲点守候苏奕来的。

苏爸爸很高兴地拉着我说了会儿话,主要是回顾过去展望未来。不知为啥,我特别有长辈缘,家里的老古董外公也时常被我哄得笑嘻嘻,拿下苏爸爸根本不在话下。只是他老人家晚期打了吗啡精神十分不继,未来还没展望到2012世界末日,他差不多已经昏昏沉沉。

我斜着眼睛瞧了瞧被哟哟姑娘缠着却不懂声色的苏奕,决定好人做到底,冲上去就挽着苏奕的手故作乖巧地说:“苏爸爸睡着了呢……”

任务完成的很轻松,坐在回家的车上,我有种农奴翻身把歌唱的主人翁之感。接着逻辑思维回来的我开始毫不留情地指责苏奕这个故事中的疑点:“我觉得你在设计我!”

苏奕笑而不语地开车。

嘴角勾起的那个弧度那叫一个迷人的啊,我咽了口口水,继续发难:“你分明是找个挡箭牌来挡那个哟哟姑娘,你爸一副才知道你有女朋友的样子!”

苏奕继续笑而不语,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车子开得平稳得很。

我气愤的说:“大哥,我知道你算是我老板,可也不能这样滥用职权胁迫我见你的家长啊!”

苏奕终于淡淡地开口,语气带着胜利者的轻松:“你从头到尾都没有拒绝。”

“……”

我抓狂,决定不理他。

苏奕的嘴角依旧带着笑容,偶尔会心情很好地扭头看我一眼,然后又摇摇头再转过头去。

车很快又停在了我家楼下,我开门想走,他居然狡诈地把门锁住了!我扭头看着他不说话,以我最凶狠的表情瞪着他,企图让他知道我是有脾气的!

苏奕的笑容一直没有隐去,和工作时的他差别真的很大。他缓缓地又无比认真地开口说:“望西,你可以当我在追求你,实际上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我的眼睛依旧瞪得巨大,不同的是,刚刚是故作气愤,现在是真心的惊讶了。

他他他,他说他在追求我?!

苏奕笑着摸了摸我的脸,温和地说:“眼睛瞪这么大干什么?又不是第一次听到。”

我咽了咽口水,挣扎了好一会儿才从震惊的情绪中平复过来,我哭笑不得地问:“你说你说你说你在追求我?”

苏奕点头,故作沉思片刻状说:“从事实上看是的,我正在追求你这个小丫头。”

我皱着眉,近乎癫狂的姿态说:“老大,我们认识才多久啊,你知道我刚分手,而且还在演琼瑶剧和前男友纠缠不清的啊,我求你别耍我了行不行。”

苏奕听了也皱起眉头,沉吟了片刻后说:“四五年前你做实习生的时候,我们就见过,所以认识时间不是问题。你反应这么大,是不愿意做我女朋友么?”

我感谢老天终于他问了我对这件事情的意见,我感动地差点热泪盈眶地重重地点头,铿锵有力地说:“是!”

苏奕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当然丝毫没有放了我的意思,他问我又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为什么呢?是我长得太丑?还是太穷?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开什么国际玩笑,苏奕要叫做长得丑还穷的话,这世上没几个又帅又有钱的男的了。我心里腹诽着,真心觉得今天苏奕大约吃错了药,完全的反常。

忽然苏奕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说道:“……我知道了,你是嫌我太老,配不上你是么?”

随后苏奕的神色似乎黯然了几分,他苦笑着看着我说:“果然年纪还是太大了……”

他这样的神色我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工作地时候那么稳如泰山的他,对年纪还是有些介意的么?我的心随着他黯然的神色不由一软,自然而然安慰地解释说:“你真的不老,真的,我们公司还一堆姑娘对你念念不忘呢!是我配不上你,你追我我很感激你。可是我配不上你,先不说我是这样一个平凡的姑娘。就说用你来忘记凌川实在有点太奢侈,如果我心里没有他也许我会接受……”

“我不介意,所以你要试着接受我。”苏奕十分干净利落地打断我的话。

“……”我是在客套啊,喂,大哥,你懂不懂什么叫客套啊!

我确定我又被下套了。

回到家后的我躲在床上抱着被子,当初和凌川分手那天的景象在脑海中不断地徘徊使得我无法思考苏奕到底抱着怎样一个心态。

如果没有凌川,或许我会接受他么?

嗯,可能会,如果没有凌川,我就是个23岁还没恋爱过的大龄女青年,这实在太容易对苏奕各种倾心了——毕竟,苏奕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会是一个很不错的男朋友。

只是,经历了那样的事情,我真的还能去分辨什么是真心什么是永远么?

不管我愿不愿意,过去的几个月终于完整而又清晰地浮现在我眼前。让我把受过的折磨,再重新经历一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