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第11章:春花啊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月上雨 1437 2011-10-31 14:38:13

  我又研究了一遍Lily那条短信,思虑再三决定给她回一个电话。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说的就是这个,她上个月从上海调来北京。虽然我身在广告公司但是一向对英文名这种东西无感,当然这间接表明了我老土,直接表明我不是在一家欧美4A工作。我们公司,只是一家有国际身份的小东家,实际上老土得很的本土广告公司。当然我们也会号称自己是本土4A,实际上4A说的是人家美国广告协会的成员,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啊。

我得罪Lily则要从更早说起,我进这家公司实习时的身份依旧是Copy,也就是传说中的文案。不幸的是公司那年离职率太高所以人人都是全才,加上我进来那一年不知怎么公司招进来的AE小姑娘有些青黄不接,我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Copy兼AE。

更不幸的是在Copy这条道路上没有打过那些正统文学系出身的姑娘们,最终结果就是我进公司转正时的职位正式成为了一名AE。

如果要说我性格中有什么闪光点的话,或许就是我很能够随遇而安。这是我离开大学后第一份工作,从文案转成客服并没有让我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反而我在这客服的岗位上发光发热,燃烧自己照亮前程。

得罪Lily这件事情发生得莫名其妙,有一个案子要从上海转到北京,于是我拿到卷宗时自然要追个电话过去了解详细情况。

那天我的经理方雅姐也不在,所以注定我要得罪Lily。我之前说过我们公司老土,由于我们公司老土,所以公司的通讯录上人名只有中文。我费尽半天终于知道这个案子的负责人叫做王春花,并且深深地觉得她的父母这名字取得十分有胆识。

第一次打过去是一个甜美的女声接的电话,尾音职业地微微上扬听着十分亲切:“喂,你好。”

我热络的回答说:“你好,王春花是么,我是北京三组的顾望西。”

那边的女声先是一愣,然后非常有礼貌地说:“不好意思,Lily现在不在工位上,待会儿我让她给您回个电话吧。”

隔了五分钟,果然我的电话铃声响起。我不由得感慨一下上海人民的工作效率确实比我等帝都人民高,一个“喂”字刚出口,那边一个精干的女声就传了过来:“你好,我是Lily,刚刚是你找我么?”

Lily是个什么人?这个名字在我脑中盘旋半天,我终于恍然大悟地说:“哦——王春花是吧?”

于是我非常合乎常理的得罪了她。

我本来觉得得罪她虽然没什么好的,但也没什么不好。反正她在上海我在北京,以后最多老死不相往来而已。只是风水轮流转这件事情发生的有些频繁——就在上个月,我的leader方雅姐奉子辞职闪婚,于是王春花临危受命正式从上海调任北京。

我很清楚的记得,她上任的第一天不阴不阳的从头到脚地仔细打量我之后,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你就是顾望西啊。”

我觉得甚是忧愁。

我又捂着头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果然是往事不堪回首。但我还是很有职业道德地把电话拨了出去,Lily电话接的很快,数落我一直都可以给她带来一种奇妙的快感:“顾望西,你不知道作为一个account人员需要二十四小时手机开机的吗?你到底有没有一个身为AE的操守,如果因为你的关机我们损失了一个客户这个责任你担得起么?”

我心中更暗叹口气,根据我这一个月来的斗争经验,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个时候是不能回嘴的,只能认错,如果还能说一句“骂得好”那就更妙了,我低声下气地说:“手刚好没电了,实在不好意思。”

“一句不好意思就够了?你前天提交的案子不合格,半个小时之内来公司,大改!”Lily雷厉风行地把手机挂了,嘟嘟的忙音让我有一瞬间的耳鸣。

我叹了口气,深感我等北漂打工妹的命途就是如此的多舛,在刚失恋这种紧要关头居然还要被拉去公司加班。忽然又想到还好我今天失恋了,不然约会约到一半还要去加班不知道凌川会不会把我咬死。

这个笑话我笑不出来,好比自己把自己算计了一般,实在有些悲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