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最终章:没有你,世界与我何干?(5000)

姐不要做炮灰(免费全本) 月上雨 5838 2011-10-31 14:38:13

  一下飞机,湿热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小东和小北站在接机厅的尽头笑吟吟地看着我,漂泊这么久,现在才觉得家人真心的微笑永远是最好的疗伤圣药,而我也该为了他们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才对。

我深呼吸一口,然后满面笑容地拖着满满的行李小跑向他们,结结实实地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顾小东果然臭屁又明骚地被我抱完还一副吃了亏的样子:“哎,哎,姑娘,别这样,别这样,被我的仰慕者看到,你小命不保啊。”

我瘪着嘴推了他肩膀一下,没好气地说:“没事儿,我不怕死。我要因为这个死了我妈会先自杀后杀了你全家的。”

小东于是只能对我狂瞪眼睛:“我全家不是你全家么!”而小北在旁边笑得小脸上一脸欢快。

然后小北笑着接过我的行李转手扔给小东:“回家吧,爷爷让陈姨做了一桌子好菜等你呢。小姑和小姑父都说啊,今年年夜饭上没了顾小西,都没人跟小东演相声了,怪没生气的。”

我笑着挽住了小北的手:“没问题,待会儿饭桌上好好跟小东演一出,吓吓他们。”

“不要!”小东在一旁夸张地惊呼。

我轻咳了一声,头凑近小东轻声说:“注意素质,注意素质。”

回家总是快乐的。

一家人对我消失的大半年绝口不提,有的只是其乐融融的暖。吃晚饭又聊了许久,娘亲、小姨、舅妈便陪着阿公打牌。浓浓的生活气息让人颓靡地倦怠,我提起再工作的事情,像我这样一个劳碌命,再不工作大概关节都要生锈了。

“你知道,咱们家公司这些年已经从外贸转内销成功,再不是以前那个贴牌公司,所以品牌和知名度很重要。小西你学的专业和之前的工作,都特别适合来市场部。之前的总监只能说无功无过,今年我们想加大这方面的力度,你既然有工作的打算不如就进自家公司吧。”既然是工作,小舅和小东两个人便在一旁的沙发上和我认真地谈了起来。

主要还是小舅再说,那个许多年前我的避风港,那个我几乎让我以为苏奕是他的人。

“我虽然在北京这几年,但是也有在一直关注家里的状况,所以大概情况还算了解。可是总监这个位置,我现在做还是有点勉强。”我听了之后也十分严肃地回答,就事论事,我对自己能力的定位还是算比较公正的。

“我们前不久也差不多谈定了一个合适人选,所以这个你不用担心。”小舅拍了拍我的肩说,“小东会把公司的最近的资料发给你,你刚回来先休息几天陪陪大姐,下个月1号正式上班吧。”

“好,不过……”其实我很想问问哪个合适人选的背景什么的,可这时我的手机十分巧合地响了起来。

我有些抱歉地看了看小舅,退到一边接电话。

是越恩哥哥,我努力做到心无芥蒂,可是我们的对话早已经成了一锅半生不熟的夹生饭,让人难以下咽。

他说:“我听小绵说……你回来了。”

小绵是他堂妹,就住在我们隔壁,大概是今天上午看到我回来了吧。

我漫不经心地答:“嗯,上午刚到,你晚上就打电话了,消息真灵通。”

“戒指,我还一直为你留着。”

“不用了吧,我们都知道不可能的。”

他说的郑重,我答得轻松。其实我很感谢他或许是在无意之中将我卷进了这一场原本有我没有我其实是一样的纷争,这让我离开他时再没有一点愧疚。

越恩哥哥叹了口气说:“小西,我原本觉得我们是有可能的。”

我微笑,顺手从端着水果的张妈手里夹了一颗杨梅:“我现在觉得,目前为止和我认识的人里,我和谁或许都没特别多的可能。”

越恩哥哥停了很久,终于开口:“苏奕也没有可能么?”

“我们不说他。”我平静地说。

“苏奕离婚了,在你走之后没多久。”他说,似鼓足了莫大的勇气,“就像结婚一样突然。而且……”

我皱了皱眉,这个季节的杨梅还是很酸的。

“我知道他离婚了。”我平静的说。

越恩哥哥又问道,声音有隐隐的愤怒:“所以你是要去和他在一起了?”

和他在一起?是啊,他离婚了,我又还没有爱人,在一起多么顺理成章。

可是如果再看到他,我还会有当时一样的心情么?那么多是是非非摆在我们面前,他有他的苦衷,我有我的不舍,不愿承认又怎样,那些发生过的没发生过的事情,都在我们心里刻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疤痕。

我却不知道这样的痂是否已经完全结好,如果轻易地揭下发现下面依旧血肉模糊,我和他之间还会有退路么?

“我没有想过和他再在一起,缘分这些事情,来去都不由人。”我匆匆地说完,匆匆地挂掉电话。

再没心情和小舅讨论工作的细节,只是陪着阿公聊了会儿国外的见闻。

接下来的两周,我一个人住在市区的房子里,未即将开始的上班生活做着准备。

早已没有了睡懒觉的习惯,倒是有样学样地学着苏奕种了许多盆植物,每天早上迎着熹微的晨光给植物浇水时,都会觉得温暖。

苏奕那样一个人,从分开那天起就注定了只会存在在我的心里。

就算我们回到了原点,我也再不会如那时那样傻地重蹈覆辙,可我却也无法忘记他。

我只会慢慢地想念他,从头到尾,从尾到头。

我们再也不会相见,那是我承诺他的。

可是,后来我还是见到了他,那个心心念念终不能忘怀的苏奕。

那天,微晴。

我还带着当时与他在一起的习惯,每天晚上吃完饭便溜达去湖边散步。

傍晚时分,满湖残阳,漫天荷香。

我缓缓地沿湖慢行,这天的湖边人比往常多一些。似乎是暑期已到,游客便多了起来。

暑期,多么遥远的词汇。

去年的这时候,我还为着延科的暑促而忙得焦头烂额,今年却可以一身闲适地在湖边悠悠散步。

不过下周,恐怕就没有这么悠然的日子了吧,我总是要去上班的。

走了一会儿,我扶着沿湖的栏杆看着眼前多少年不变的景致,依旧觉得心情沉静。

然后,我想到了一句话。

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了和他一模一样的人,他就是他吗?

这是上天的宽容,还是另一次不怀好意的玩笑?

玩笑吧。

明明无分,偏偏缘深。

转身回家时,映入眼帘的那个人。

离我三米远,凭栏远望,背影寂寥。

那样的背影,我几乎以为是苏奕,可是苏奕怎么会来这里呢?我笑着摇头,眼睛却贪婪地定在那个背影上。

背影的主人似有感应一般缓缓地转身,尽管我极其迅速地收回我不礼貌的目光,我还是看到了那个人的脸。

他自然也看到了我。

我们无法装作没有看到彼此,无法视而不见地走散在人海。

我的腿如灌了铅一般无法动弹,他却走了过来。我们居然就这样地见面,我的心狂跳不止,脸上却越发镇定。

苏奕瘦了,比上次见他更瘦,他疏离地停在我前方一米远,客气而礼貌。

“真巧,居然在这里见到你。”我努力作出淡然的微笑,表现得云淡风轻好似什么事情都已经忘怀了一般。

“是,真巧。”苏奕点头回答,然后隔一秒又补充了一句,“你……还好么?”

语气,是小心翼翼的克制,声音一如当年那般低沉悦耳。

“还不错,出去旅游了一趟。现在回来待业在家,不过下周就上班了。”我故作轻松地说,“那你呢?”

书上电视里都这样说,如好友一般寒暄,那我大概做的还算不错吧。

夕阳已经渐渐没进水里,剩余的温度依旧灼灼。烧的我半边脸滚烫,另半边却是冰凉,正如我对他的心境,冷热交加,却没有哪一种能够彻底。

“我也还好。”苏奕回答,语气落寞中又含着些坚毅,“看到你好,我就很好。”

我犹豫了许久,不知如何作答。

思虑再三,我终于微笑着低下头,轻轻的说:“我还有事……先走了,你玩的愉快。”

脚步刚艰难地移动半分,苏奕挽留的声音接踵而至,我清晰无比地听到他说:“望西。”

我停下,看着他,前所未有地镇定。仿佛他说什么我都可以接受,并且微笑着点头或者摇头。

“对不起。”我第一次在他清醒的时候从他嘴里听到这样一声郑重的道歉,他原来能把这样简单的三个字讲的也如此地煽情。

我几乎要因此而落泪,如我所料般的我忍住了,然后微笑着摇头:“你从来都不用和我说对不起的,这句话,你该对自己说。”

他看着我的眼神扑朔迷离,我几乎猜测不透他的想法。然后他的手微微地向前伸了伸,最后握成一个拳头垂在身侧,他说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半句话。

在我脑中,他从来没有这样狼狈的时候,于是我忍不住地说:“我真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好……你也是。”苏奕的回答再没有那样动听的音色,取而代之的一种毫无生机的干涩。

我微笑点头轻轻转身,伪装笑容即刻凝固。

我气力不济地缓缓向着他相反的方向走着,生怕自己会随时跌倒,然后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坐在车里我不禁回头,而他早已不在原地。

原来,再见面,是这样的场面。

“姑娘,去哪儿?”司机师傅的话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叹了口气:“洛零小区。”

司机师傅看我的眼神简直把我当个白痴都不如的怪物。

因为在H市,连白痴都知道,从湖边走路去洛零小区才15分钟而已。

上车和下车之间,不过三分钟。

从电梯口到家门口我浑浑噩噩,心却突然没理由地发慌,我掏出钥匙,插了好几次才把门锁打开。

不曾想刚开门便接到小北的电话,声音特别急切:“姐,我开车撞到人了!就在你家附近,现在送一院了,你在不在家?我忘带钱包了,给我送点钱来,先送人去抢救。”

我一听,吓了一跳,忙急急锁了门跑出去。

赶到医院的时候,小北正焦急地坐在手术室前面,一个穿白衣服的护士正像盯贼一样看着她。

“怎么了?”我走过去,急匆匆地问道。

小北叹了口气,一脸倒霉地看着我说:“我正开着车,本来想去你家找你的。忽然这个人闯着红灯就跑了出来,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路上车少我一个刹车不及就撞上了。虽然我速度不快,不过这个人摔的时候头朝地,也不知道救不救得回来。”

然后又指着前面的护士说:“呐,他们本来说非得先付押金再动手术。可好歹是一条人命啊,所以我就押了身份证了,也该我倒霉,居然忘了带钱包……”

我点头,拿着钱包正准备跟着护士去付钱,两个交警又向我们走了过来。

稍微年长的交警手里拿着一个透明袋子,大概是证据或者遗物什么的。

他走过来看着我和小北说:“你们谁是车主?能详细说一下当时的情景么?”

小北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我……”

然后又弱弱地补充了一句说:“你们知道我撞得是什么人么?通知了家属了么?”

年轻一点的那个交警看着小北眼睛都快直了,虽说我妹她长得确实美了点,但是也不用这样吧。

只见他忙不迭地说:“目前还不大清楚。只是从他身上找到一个钱包,里面有张身份证上写的叫做苏奕,身份证是北京的。具体干什么的还不清楚,所以现在也没法通知家属。”

本来已经跟着护士走出两步的我只觉得耳边轰的一声闷响,全身的血液都涌向了大脑。

“你说什么?被撞的人叫苏奕?是苏州的苏神采奕奕的奕么?”我几乎站立不稳地回身,抓住那个年轻的交警像疯子一样地发问。

我的脸色一定很可怕,小交警看着我愣了一下,竟然有些害怕地回答:“不是,我是说那个身份证是这个人的……”

我全身脱力地瘫坐在椅子上,苏奕的身份证怎么可能会在别人身上呢?

时间上也刚刚好,我刚和他分开没多久。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我一定不会那样和他说话,哪怕多和他闲聊几句也好。

我双手捂住脸,心失了方寸,脑中一片乱麻。

“怎么了?”小北十分担心地扶着我问。

我摇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忽然手术室的门开了,我踉跄着迎了上去:“里面的人怎么样了?”

出来的人是个护士,她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说:“你是里面的人的家属吗?目前医生还在尽力抢救,有消息我们会通知的。”

然后匆匆离去。

我在半小时之前曾想过,或许那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若是那样老天待我也算不薄,至少我挣回了些脸面。

我却从来没有想过,如果他有一天可能以这种方式和我告别,我应该如何自处。

苏奕,你不能有事,我还没死,你怎么可以有事?

你要活得长长久久,活着看到我过得很好,过得很幸福,幸福地让你嫉妒。

你若要死,必定是因为嫉妒我过的太好而死。

否则你怎么对得起我?

心中满是他的名字他的脸,就好像这样他就可以转危为安一样。可是我心里依旧忍不住地想,如果他真的有事我应该怎么办?

这个想法如毒草一样攫住我的呼吸,让我不能喘气。我再也支持不住地弯着腰,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误会、自尊、那些过往的种种,到底算得了什么呢?

我只要他活着,健健康康地活着啊。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他,和我还有什么关系?

只要他能好好的或者,真的,只要他能好好的活着,那些原本就可以为他抛弃的自尊再抛弃地远一些又怎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手术室门口因为我的情绪而变得气氛怪异,如紧绷的弦稍一拨弄就会崩溃一般。

直到一个声音,一个脚步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

那个声音就算化成灰我也认识:“请问,刚刚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小偷被送进了手术室?”

我近乎癫狂地回头,隔着朦胧的泪眼,看到了那个声音的主人。

我喃喃地出声,几乎以为走进了梦境。

这是我忧思过度所产生的幻觉么?

“你真的是苏奕么?”我像得了失心疯一样,无神地走了过去,摸着他的脸,不敢确信地说。

“是我,望西,你怎么了?”苏奕被我一点血色也没有的样子吓着了,再顾不得气度矜持。

他柔声地安慰我,用手轻轻地拭去我脸上的泪痕。

如果是梦,这或许是我做过的最美好的梦。

真的。

只要他活着,只要我们能够在一起,其他的又算得了什么。

我早就厌倦了这样明显的喜悲痴缠,死撑着的不过是那一点点的不甘。

“你不许死,不许在我之前死掉。从今以后你要一直陪着我直到我死了被烧掉,你还要为我守寡,这都是你欠我的,你得全部换给我。”大悲之后接着狂喜的我已然开始胡言乱语,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直接扑进他的怀里,再不管其他。

苏奕先是一怔,而后轻轻地拍着我的背。他总是那样有魔力,我再慌乱他也能让我平静下来。

在他的怀里,我听到他的语气如宣誓般无比郑重:

“好,全都听你的。从今往后,所有你说的都是我将去做的。”

——全书完——

.

————完结的分界线———

我不知道这样的结局大家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但是在我心里这是要让他们在一起最有可能的结果。

苏奕的年纪并不小,原本已经那个年纪的人,若要深爱是需要努力的。更何况他已经不再适合过多的纠结,如果望西之后为他设置了太多难关,为了虐他而虐他,或许在一起之后反而无法长久。

其实不需要说谁吃亏或者走运,爱情这件事情,永远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

经过这么多事情,他们已经足够了解彼此的重要。如果还能再相遇,所需要的,只是一份平平淡淡的相守。

那样的人,时常会想相濡以沫之后,等到风景都看透,你是否还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而小西就是那样一个陪他看细水长流的人。

.

第一次把心中的故事写出来,哪怕只有一个人认可,只有一个人支持,对我来说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鼓励。更何况我不只有你们,谢谢非常平淡、惘左右、各位ID是各种数字的朋友(囧),烟花、舒纶、秋、水瑶等等。

明天开始会不定地更新番外,也算给之前虐了那么多的一点小补偿吧。

番外的内容大概会分成三部分,苏先生的心路历程、别后物语,以及其他部分的补完。大家会知道,其实这个故事里面,苏先生做了很多,心理的变化远远不止我们看到的表面。

因为是第一人称写的,难免有未尽之处,番外可真是个好东西啊。

最后一次,狗腿地说。

希望亲们能够移步支持某的新文,虽然名字很狗血,但是内容我觉得还好啦,而且我的坑品还是有保证的吧……

傲娇医生别躲了:http://novel.hongxiu.com/a/418178/

讲的是小西的妹妹的故事,很无耻地会让小西同学在里面友情出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