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忆君惜年华

看不懂的情绪

忆君惜年华 深深颜 1369 2013-06-17 17:50:07

  车上,梅子看了华笙好半天,将华笙看的慎得慌。“你干嘛总看我,怕不是看上我了吧。华笙终是忍不住调侃道。路

飞扬望向后车镜里的她,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梅子这才收回了目光,嘴角的笑意却是不减“我可没有啊,倒是你,

看上了谁呢吧。”话里满含着情绪不明的调笑。“瞎说什么呢,什么就看上了谁呀,烦人。”任谁都是能听出华

笙的慌张与掩饰吧。

路飞扬看着他俩互相拌嘴调笑,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是一紧:“可别怪我插嘴啊,我家笙笙喜欢上谁,我怎么会不

知道呢。”他的突然插嘴引得梅子看向路飞扬,正待说些什么,华笙连忙随着他的话说“就是就是,你当然会知

道啊,你都不知道,怎么会有。“梅子不再说话,眼里笑意十足。

将梅子送回了家,车上的沉默让华笙很是不舒服,幸好这时,已经到家了。华笙赶忙下车,奔向大院。路飞扬将

车钥匙交给门卫,步伐稳当的跟了上去。眼里的情绪让人看不明白。

华笙很快的回到了家,不理会吴妈,走到客厅,从冰箱里拿出冰水,一口气全喝光了。吴妈看着华笙小脸红扑扑

的,正要说话,沉沉的男音传来“笙笙,晚上别喝那么多凉水。“华笙回头望他,谁成想,一下撞上他的胸口。这小

子长这么高了。华笙抬头看他,他的眼里有她看不懂的情绪。“那个,你,你离我那么近干嘛。”华笙有些不安。路

飞扬不想吓着她,稍稍退了些,叹了口气“你这丫头,真是没良心。小时候我们俩还共用一个枕头呢,这怎么了,就

不行了。”语气里那哀怨满的都快溢出来了。“那是小时候,男女授受不亲知道吗?在外国呆那么久果然开放啊。”

路飞扬的话多少让华笙安心了些:“小时候头小,现在头大,当然不行啦。”路飞扬愣了半天,大笑出声,真是被这

个丫头的逻辑给弄无语了。

华笙累了一天了,直嚷着要去睡觉,路飞扬嘱咐她回头有空去看看老爷子,华笙头也没回的答应了。路飞扬看着她懒

散的背影,低笑着,离去。

这一晚原以为会睡不着,没想到睡得很香。华笙做了一个梦,看不清他的样子,只是他的身上充满着瓜果甜点的

香气,让华笙很安心。

华笙和梅子在【惜甜】工作一段时间后,对这边的流程也熟悉起来,工作起来也越发的得心应手。华笙也继续和她的

小师傅云安身后学习,两人也相处的很融洽,只是华笙总觉得有一堵墙,别人进不去,他也出不来。这么想着,觉得

胸口很闷。忽而抬头看了看身旁的云安。云安感觉到了她的目光,停下动作,低头看她。眉头微皱,眼里有着疑惑。

“你别皱眉。”这样说着,丝毫没有发现自己也正皱着眉。说罢,便抬手抚平他的眉。

动作一出,两人皆是一愣。突然华笙笑出了声,甚是欢快。云安不解。“云安,你的眉毛,都是面粉。Sorry啦。”

又是抬手将其抹去。这次没有丝毫的怯懦。她看着他的眼睛,他也看着她的。云安似笑非笑的样子,低叹出声。“平

常也这么调皮吗。”边说边轻轻拉下华笙不曾放下的手,自己抹去。华笙挑眉,似是挑衅。惹得云安忍不住还是笑出

了声。华笙愣了愣,笑得很调皮:“云安云安,有没有人说你笑起来很好看啊。”云安不以为意,认真地望着她:

“华笙。”被突然叫着名字的她,心间一动,眼里彻底迷茫了。“有没有人说你现在笑的很花痴。”说罢便笑着揉捏

着面团。华笙从迷茫中醒来,眼底恢复清明。头一甩,哼哼出声。红扑扑的脸上赌气意味尽显。云安嘴角笑意更浓。

“云安”笑着的某人转头,谁知面粉全被扑到了脸上,始作俑者开怀大笑。他也不甘落后,将手中的面粉也抹到了她

的脸上,两人互相纠缠玩闹。气氛好不欢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