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忆君惜年华

你为谁心疼?

忆君惜年华 深深颜 2035 2013-06-17 17:50:07

  一中学的台阶前,一男一女坐在那里,脚下有着几瓶散落的空酒瓶。

伴随着女子的劝阻声:“你别喝了,路飞扬。你还有伤,医院你也不去,酒你就使劲喝,你是不是想死啊!“梅子火

爆的声音并没有阻止路飞扬,他依旧一个劲的喝着。从宴会出来,一句话都不说。他就一个劲的喝,穿过密密的人

群,来到这里。狼狈的不像样子。狂妄放肆的样子让梅子看的胆战心惊,,就怕他出什么事儿。

梅子看着他这个样子,知道再怎么说也没用,华笙的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半晌,她转身走开。路飞扬看了看,眼角

眉梢都是嘲讽。

半小时之后,梅子拿着一包东西,坐到他身边,不顾他的反抗,路灯很暗,梅子就咬了个小电筒,给他消毒,包扎。

梅子的包扎不像她平时大大咧咧的作风,包的很漂亮。

“呵,包的可比那个臭丫头好看多了。“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梅子笑了笑,看了看路飞扬,复又低头,似是透过那只手想着什么。“我小时候,我妈总爱喝酒,一喝酒就会弄伤自

己,包扎的次数多了,自然就好看了。我妈还笑我说,不如去当医生算了,这样家里的医药费都省了。“说道最后可

能是自己都觉得好笑。这些话她只和路飞扬说过,连华笙都没有提过。

路飞扬看着她柔和的侧脸,沉默不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他的秘密只有她不知道。路飞扬不会安慰别人,他

只会安慰华笙,从小到大,也只会对她低头,可是他的好,她从来视而不见。

幽暗的路灯下,俩人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坐着。

晨间的第一抹亮光照进了院子里。路飞扬带着一身酒气踏进了院里。纽扣凌乱的散开,漂亮的西服因主人的不爱惜,

褶皱也显得格外明显。

等了一夜的吴妈还以为是华笙回来了,连忙出来瞧着。却是望见一脸颓废的路飞扬站在院子门口,面带嘲讽的望着大

院中央那颗茂密的大树。

路飞扬瞥见吴妈站在门口。便打声招呼问道:“笙笙还没醒吗?”

吴妈脸色更显焦急,眼里的担心更是掩饰不住:“什么?笙笙没和路少你一起吗?我等了她一夜都没见她回来。”

路飞扬神色顿时紧张,大步上前抓住吴妈询问情况。吴妈只得据实相告:“昨晚先生将笙笙和她的那位朋友叫进了书

房,随后就听见笙笙和先生吵了起来,便跑出去了。等我去找,已经找不到了,我担心笙笙出事,就等了她一夜,还

以为她会去找你。那,笙笙会去哪?夫人都快急死了,先生也是派人找了一夜。“

吴妈话音刚落,路飞扬便转身而出,三步并两步的便消失了身影。

晨间的第一抹亮光照进了院子里。路飞扬带着一身酒气踏进了院里。纽扣凌乱的散开,漂亮的西服因主人的不爱惜,

褶皱也显得格外明显。

等了一夜的吴妈还以为是华笙回来了,连忙出来瞧着。却是望见一脸颓废的路飞扬站在院子门口,面带嘲讽的望着大

院中央那颗茂密的大树。

路飞扬瞥见吴妈站在门口。便打声招呼问道:“笙笙还没醒吗?”

吴妈脸色更显焦急,眼里的担心更是掩饰不住:“什么?笙笙没和路少你一起吗?我等了她一夜都没见她回来。”

路飞扬神色顿时紧张,大步上前抓住吴妈询问情况。吴妈只得据实相告:“昨晚先生将笙笙和她的那位朋友叫进了书

房,随后就听见笙笙和先生吵了起来,便跑出去了。等我去找,已经找不到了,我担心笙笙出事,就等了她一夜,还

以为她会去找你。那,笙笙会去哪?夫人都快急死了,先生也是派人找了一夜。“

吴妈话音刚落,路飞扬便转身而出,三步并两步的便消失了身影。

“一夜没睡,肯定累了吧,快回去好好休息,送我到这就好了。“路口处消失了一夜的华笙正在和云安告别。

正寻找的人儿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自是喜不自胜。可喜悦没超过一秒,便看见她前面的云安。她身上还是穿着昨晚的

礼服。那是他当初他在法国学习时第一次获奖的作品,灵感还是来源于华笙。她从小就幻想着自己是城堡里公主,没

天都穿着着各式美丽的长裙,那时他嘴里嗤笑着她的无趣梦想,心里却暗暗记下,时刻不忘,终有一天,他会让她穿

上他设计的作品成为最美的女子站在阳光下闪耀。可如今,他做到了,可她嘴角的笑靥却始终不是为他而绽放。终是

为他人做了嫁衣。心中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

疾步上前。正与华笙说话的云安没有看见一旁冲上来的男子,狠狠的挨了,跌倒在地。吓坏了方才还巧笑倩兮的华

笙。路飞扬正欲再次挥拳,却看见眼前的女子扑上前去,挡在了他的身前,路飞扬不得不硬生生的收回拳头。心里的

怒气却更加遏制住。

“路飞扬,你干什么!你简直太过分了!“

“我过分,你竟然为了这个人吼我?他凭什么?“妒火急红了眼,路飞扬更加的口不择言。

被挡在身后的云安,爬起身子,拭去嘴角的血丝,拉过身前的华笙:“你以什么身份来质问她?你又凭什么质问

她?“清亮的眼里没有一丝的退缩,华笙望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男人,突然觉得爱上一个人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为

你做的一顿饭,他为你心疼,他为你挡在身前挡去一切的灾难,怪不得曾听人说过,男人俘获一个女人的心有时候只

需要一秒,原来不是童话里才会出现的情节。

路飞扬眼里由妒火瞬间化为哀伤,止不住的疼,难以言说的痛苦。从小护在心间的人儿,如今再也不需要他的守护

了。

他转身离去,再未留下一只半字。华笙再转过头来,已是空无一人。只好让云安先回去,她知晓云安的担心,可这些

事得自己处理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