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忆君惜年华

幸好,你还在乎我

忆君惜年华 深深颜 1627 2013-06-17 17:50:07

  吴妈看见华笙终于回来了,这才将心安下。华彬在书房里坐了一晚上,华笙听后硬是没有去找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

次忤逆父亲的意思。回到房里,狠狠的将自己摔在床上,正欲去换洗衣服,突然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动作。以为是母

亲来找她。一开门便见到一颓废身影微低着头,身上的酒气浓重的让华笙不禁皱眉掩鼻:“路飞扬,你到底是喝了多

少酒!你怎么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你的手怎么了。”正想开口将路飞扬大骂一顿的她不经意间发觉他手上的

纱布,一把拉过他的手,细细查看一番,伤口并不是很深,稍微包扎一下便好。

“路飞扬,你究竟在干吗,又是宿醉回家,又是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你是被人劫财还是劫色了。”

“笙笙。”看见这样为自己担心的她,刚才的阴霾突然消散了,起码她的心里还是有自己的,不是吗?他压低身子,

抱住娇小的她,将自己的重量交托与她。

“喂,哎,路飞扬,你真的很重,不要撒酒疯啊,路飞扬!”华笙终于费尽力气将路飞扬拉到床上,这才有功夫去收

拾好自己。

打理好之后的华笙看着熟睡的路飞扬,一脸叹息。从楼下拿了纱布换下了昨晚的纱布,细细查看他手上的伤。

“你啊,小时候就这死样子,现在还是没变。路飞扬你真的很招人烦诶,下次人家就算要劫色,你也该乖乖的给人家

劫色,别把自己弄得一身伤了,知道没,好歹也是艺术家的手啊。”她一边包扎一边还不忘教训着毫无意识的路飞

扬。

“笙笙,出来一下。”刚将路飞扬伤口包扎好的华笙就听见门外陈月华的疲累的声音响起。华笙应下。

书房里,华彬端坐在书桌后,眼里是掩饰不住的疲惫。桌旁的烟灰缸里满是烟蒂。华笙心里有着愧疚,却迟迟不去开

口。

华彬点起一根烟,将自己湮没在烟雾之后。陈月华劝阻不得,只得随他。漂亮的眉忧愁紧锁。

“昨晚,我不该赶走你的朋友不假,可你的行为也未免过于儿戏。“华彬话语皆是不满,华笙却并未答话,看的陈月

华眉头锁得更紧了。

华笙站在走廊,眼神泛着空,看的吴妈担忧不已。她却直往前走,耳边还回响着方才华彬的话语:“朋友可以,其他

的,想都别想。“

她才刚刚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才刚刚想去学会如何去喜欢一个人,她,真的不想再被控制,不想放弃那样美好的

感觉。

“笙笙,等一下。“陈月华的声音紧随着书房门关上之后响起。华笙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母亲。

“笙笙,你不是孩子了,别总让爸爸为你的事担心,公司的事已经够他忙的了,你应该学会多理解,别总像个孩子一

样,犯这样的错误。“话语里的责备意味明显。华笙低头,嘴角的嘲讽再为明显不过,却无人看得见。

她应下便回了房。吴妈看见华笙的背影,连连叹气。转身看向陈月华:“夫人,笙笙还小,您应当多关心她,而不是

这样的责备。“

陈月华眼眸厉光一转:“吴妈,我让你来是让你照顾好笙笙的,不是让你来倚老卖老的,家里的事情,还轮不上你插

嘴。”吴妈心里低叹,却不敢回嘴。

华笙回到房内,看着床上熟睡的男人,本就心情不好的她此时更是烦躁,推了推床上的路飞扬,见他不醒,手下的动

作也是越发的重了起来:“哎,哎,路飞扬,路飞扬,快起来,快点!你要霸占我的床多久啊!”路飞扬要是再不醒

来,估计得被华笙直接从二楼给踹下去。

“臭丫头,你就这么对一个受伤患者的吗?我手受伤了,看见没?看见???哎,我的手怎么,你怎么把我的手包的那么

丑啊!“看见自己的手被纱布裹得一层又一层,又丑又厚的模样,路飞扬终是没忍住,如此在意形象的他怎能不发

飙。

华笙心情正处于很不爽的状态,路飞扬的话无异于火上浇油:“臭小子,在我的地方还这么嚣张,嫌丑是吗?那就不

要包好了。出去,快出去!“华笙拉过他的手,扯掉纱布绷带,一把将还未反应过来的他推出门外,根本不去理会他。

蒙住被子,倒头就睡。

“喂,臭丫头,你竟然这么对我。”

“快开门,听见没,开门!”

“丫头,开门吧。嗯?”

笙笙,我错了,给我开门嘛。“

可惜,无论路飞扬在门外是发飙或撒娇,华笙都听而不闻。

到底是惹恼了大少爷:“哎,你怎么一点都懂什么叫女孩子家的温柔啊,梅子都比你懂!“

可能是路飞扬的声音过大,将陈月华引了来:”飞扬?你在笙笙门口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