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我落花飘零

桃花宴席(二)

许我落花飘零 雨送阑珊 1057 2013-08-01 16:44:37

  柔和的月色下,京中柳府一处别院里,一名娇弱的女子脸色苍白,盘坐在地面,自行运功疗伤。发白的唇边有隐隐血迹,不远处有一摊触目惊心的血。

林宛清先封住了合香,中庭**疏散真气,这是最平常的疗伤做法。用自身的内功和真气为自身治疗遗留在身体中的创伤,越来越觉得不对,体内的真气全部涌动堵在手腕上的支淘穴。

支淘穴以上的皮肤呈现的颜色细腻红润,支淘穴下面的手惨白无力。林宛清警觉不妙,刚刚折断剑的是右手,现在已经运不了功,若是一个时辰内,再打不通,这只手,怕是废了。

最忌讳的便是强行用内力打通经脉,闭上眼睛的女子额上已冒出了丝丝冷汗,紧蹙着眉头,贝齿紧咬住嘴唇。

“宣儿!你这是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贴心。林宛清紧蹙着的眉头放松了下来,“苏大哥。”

苏守玉人如其名,人性子儒雅,斯文。

林宛清的声音小而无力,苏守玉心中一紧。一眼撇到右手的伤,连忙在宛清身后坐下,双手覆上后背,“我帮你疗伤。”

另一股真气在体内流淌,暖心的感觉,“嗯,苏大哥,我是为何所伤?”

苏守玉看了看林宛清的手,迟疑半刻才答道:‘宣儿,你这是被剑气所伤,不过伤你的这把剑十分罕见,应该是五剑之一的寒光剑,不过又有些不像。”

“应该不是,我刚刚折断了那把剑锋,寒光剑是不会这般的。”

苏守玉点点头,双手收回,“差不多了,真气已经通了,但还是回庄让素素看一下吧。”

“不必了,苏大哥,你帮我去处理掉那个人,他知道我没死,而且会武功。”

“为什么你隐瞒自己会武功的事情?书宣,江湖中谁人不知你武艺高超,何必如此。而且,你最近怎么总是受伤,若是我这次晚来,你的手怕是废了。”苏守玉直直的注视着林宛清,要一个答案。

被他目光的灼热看得心虚,摆摆手,“没事,你放心,我还有事,先走了。”

桃花宴席

“丞相大人,不知您柳家的少夫人如何之姿。我们可都想见见啊。”方伯夫人敬酒道。

林宛清不在,柳毓风也不在,方伯倒也不是什么要职,柳丞相刚想拒绝,可是,尚书夫人又凑上了热闹,“是啊,柳丞相,听闻您的这位儿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如让我们一睹风采。”

“这······”

“怎么,柳家的未来少夫人竟如此大的面子,本夫人都请不动吗?”

“尚书夫人说笑了,宛清一介小女子,怎敢劳您大驾。”

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众人回首,看见了一名女子款款而来。飘廖裙纱裹紧芙蓉色的曳地望仙裙飘廖裙纱裹紧,淡紫色烟罗裙带飘逸灵动,发髻上用六个玉簪,形成一个扇形,整个人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略施脂粉的小脸莞尔一笑更是动人心魄。

一瞬间,女子的出水芙蓉般使在场的人久久不语。其姿色并不是国色天香,可是却清丽脱俗的气质无可比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