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我落花飘零

梦醒时分

许我落花飘零 雨送阑珊 1064 2013-08-01 16:44:37

  林宛清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环视了周围这个房间。床的斜对面是一座玳瑁彩贝镶嵌的梳楠木妆台,白色配上棕色,很别致。梳妆台的两边的墙上分别挂着两幅画,一幅是写意牡丹,娇艳动人;另一幅画的也是花,是一池秋荷,简单的墨色,这两幅画形成鲜明的对比,却也不冲突。屋子的左边用一个屏风隔开了,可是还是隐约可以看到一张琴。屏风的左下方是一张精美的雪梨木书桌,案靠在窗边。书桌旁摆着清雅的蓝墨色一只花瓶。

这个房间,好熟悉。

林宛清看着这个房间,想起刚刚的事情,突然觉得这个地方仿佛也不真实存在。不止这样,林宛清想抬起手也做不到,想说话也卡在了喉咙吐不出一个字,只有这双眼睛勉强可以动。难道又是幻境?为了确实自己的想法,又闭上眼,过了好久才睁开。

一睁眼,着实吓了她一跳,一张脸遮住了她所有的视线,眼睛还眨来眨去的,“书宣,你醒啦!”

“啊!”

林宛清发现自己能说话了,活动一下手臂也可以了,面前的女子显然被吓得不轻,慌忙离开林宛清远点,“林书宣!你要死啊!”

林宛清这才打量起面前的女子,不禁脱口:“素素?”

不错,就是素素,“早知道你一醒来就大叫,我就不费心费力的救你了。”素素很不给面子的白了床上的林宛清一眼。

“你救我?你为什么救我?”林宛清一时没反应过来。

“为什么救你?”任素素指着自己的鼻子,“拜托!你中毒了,除了我,你还想找谁解毒啊?我救你当然是因为姐妹情深啦,怎么了,你怎么怪怪的哎。”

“中毒?”

刹那间,记忆涌动,林宛清又是林宛清了。白衣男子,口吐鲜血······全部都记起来了。

怪不得这个房间那么熟悉,现在想起来这不就是素素的房间吗!面前的女子就是那个可爱,刁蛮,大大咧咧和自己义结金兰的任素素,这么说刚刚的一切都是梦,可是一天一日那么真实,竟然只是梦。

任素素摸摸林宛清的额头,“奇怪,不烧啊!怎么竟说胡话。”

“我没事。”林宛清从床上坐起来。

“没事就好。”任素素把书桌上的一碗药拿来,用勺子搅了几圈,“醒了正好,你这一次中的毒还好不深,不过这毒倒是厉害,我配解药麻烦死了。给,这是药,每天煎一碗,不出十日,就会康复。自己喝吧。”

林宛清接过药,一股冲鼻的中药味,眉头不禁皱起来,想想还是喝了一勺,苦涩和一种奇怪的酸味,林宛清眉头更深废了很久时间才咽下去,“素素,你重新配一个吧,这个好难喝。”

“你已经昏睡了三日,这个毒有嗜睡的作用,你呀,睡着睡着就死了。呵呵,我配的药,你可以不喝。”

“你说我昏睡了三日!”

“嗯,对了,那个柳毓风是谁?他吵着要见你,我没理他,他就一直在揽月阁的门前不走了,水米未进。我说让他走,他说要等你醒来,一直没睡觉。”

“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