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我落花飘零

徐氏来访

许我落花飘零 雨送阑珊 1085 2013-08-01 16:44:37

  “妾身见过二小姐。”徐氏一进门就行了个礼,满脸笑容,身上是江南新贡的织花缎子所做的衣服,发髻上更是名贵的朱钗,和原来一点都不相同了,施了脂粉觉得徐氏真的是个美人。

“侧夫人,你太客气了。”林宛清笑着把徐氏扶起。

“怎会,林小姐是小姐又是柳家的少夫人,身份贵重,理应如此。”徐氏堆满了笑容。

徐氏坐下后,林宛清倒了杯牛乳茶,问道:“侧夫人不知今天找我有些什么事情?”

徐氏只看了一眼茶,吩咐身边的下人,“春儿,你去把东西拿来。”

春儿把两个沉木匣子打开,说:“是,侧夫人。林小姐,这是夫人的谢礼。”

第一个稍大一些的木匣子打开,一瞬间黄金的光闪出,还有宝石射出璀璨的光芒,华美的首饰在木匣子里放出光彩。春儿一样样翻开,拿出放在桌子上,报道:“林小姐,这些都是京城点翠坊的首饰。有累丝珠钗,红翡翠滴珠耳环,梅花琉璃簪,绞丝银镯,乳白珍珠璎珞,垂珠却月步摇······”

“停一下,春儿你先不要念了。”林宛清淡淡开口,原以为这个徐氏会怎样,原来不过如此,只是些寻常的金银珠宝的饰物罢了,林宛清把春儿拿出的饰物一样样的放回到木匣里。

被林宛清的话语打断和放回珠宝的举动,徐氏的脸色有些挂不住,脸色有些难看,进而又笑道:“林小姐,这是为何?难道礼太轻,林小姐不合心意。”

林宛清合上木匣,说:“侧夫人,这些东西太过贵重,宛清不敢收。而且,宛清也没有帮多大的忙,这心意宛清怕收了后,寝食难安,心里备受谴责。”

话说的有理又极其谦和,林宛清原以为徐氏听了她的话一定会觉得没面子,会认为她不识好歹,一定不会强求她收了这些礼。可是,这世上的事情真的不能用一定,只见徐氏依然笑着,指着另外一个细长木匣子说:“林小姐,你看一下这个,再决定也不迟嘛。”

林宛清愣了一下,想也没什么,笑着伸出素手打开,木匣开的那一瞬间,眉目的笑容顿时凝滞了。

木匣里倒不是什么珍贵的珠宝,只是一个横笛,但是却在横笛的旁边有几滴凝固的血液。

这个笛子,林宛清当然认识,当年这是任素素送给自己师父的横笛,是自己和素素用明源山庄竹林里普通的苦竹做的。那年她们还小,笛子虽然粗糙不过音色却意外很不错,林宛清连忙把笛子反过来。

上面的一行蝇头小字,一湖清月净如洗,这是任素素刻下的,意味“洁”,是师父的名字。

这么说,那师父岂不是落在了徐氏的手中,师父的毒还是解不开,武功尽失,师父究竟怎样,还有这血,怎会?

看到林宛清的表情,徐氏笑笑,说,“林小姐,这是一位少侠给我的。他说林小姐见后,一定会收下妾身的礼品的,林小姐,您是······?”

林宛清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如此的恶心,紧咬着嘴唇,一字字的道:“我······收。”

“那妾身就告退了。春儿,我们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