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我落花飘零

桃花宴席(四)

许我落花飘零 雨送阑珊 1038 2013-08-01 16:44:37

  琴声流淌,一曲《高山流水》悠扬传来,林宛清不禁心中赞叹,李月儿的琴声中情韵令人回肠荡气,琴声若诉,哀婉,缠绵。每一个音下,都是女子的痴心与爱意,一曲清丽的《高山流水》却弹出了女儿家的情怀。

在李月儿弹到嘈嘈切切如急雨一般时,林宛清悄悄送了一波内力过去。原以为必然琴会毁坏,可是就在那波内力接近李月儿时,一股内力挡了过去。

林宛清抬头看到柳毓风一脸雾色,眼神警示她别出格。林宛清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股火气,加送了内力过去,柳毓风同时出手,两个人僵持着。

突然,柳毓风收手了,额上冷汗直冒。刚刚林宛清的内力夹杂着一丝莫名的寒气,直接将柳毓风所使出的内力击破,林宛清也在微微惊讶中,自己的内力那一刻忽然就不受控制了,压抑了好久仍然有一丝寒气出来。

李月儿弹得正兴起,宴席上的人也听得如痴如醉,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穿过,李月儿的琴弦弹断了。一小刻的安静,李月儿的手指还停在空中,那根断了的琴弦也安静的停留。人们还在诧异中,一声冷漠的声音响起:“李小姐琴音真是悦耳,只是李小姐弹得太投入,付出的情意太多,所以琴弦断了。琴弦断了也倒是不打紧,续一根弦就行了。李小姐,妹妹说的可对。”

林宛清的突然转脸,惊得李月儿措手不及,半晌才吐出几个字:“对,妹妹说的是。”

林宛清的弦外之意是什么,大家都心照不宣。就算这个李月儿家世再高,又有太后的赐婚,可是侧室终究是侧室,不过一个妾,一个续弦,付诸的情意再多也没用。

李月儿尴尬地从琴前面撤下到她的娘身边,脸色惨白,尚书夫人小声安慰道:“月儿,没事。你的琴弹得好,大家都知道,那个林宛清一定不如你,别担心,还有太后呢?听了娘的话,李月儿的脸色才稍有暖色。

柳丞相吩咐人去换一根琴弦,林宛清叫住了下人,“且慢,丞相大人,宛清才疏学浅,续一根弦也无用,宛清就这样弹好了。”

不待众人的惊异消除,林宛清已经婉婉落座,一双素手抚上琴弦,先弹出了几个清冷的音,略沉吟一会,轻轻开口道:“初如细雨斜千缕,复若飞瀑落万仞。潺缓宛转兮同流水,悠扬飘忽兮似浮云。”

绵延琴声从指间缓缓流淌,林宛清本是无情之音,弹着弹着,想起了娘曾经教自己如何弹琴。琴音逐渐凄婉,哀伤。心中的苦涩,无奈,凄凉随着琴声缓缓流淌,流入了人心。

不知不觉,所有人都沉醉在了林宛清的琴声中,在林宛清用音符所阐释的女子的内心最柔软处流连。琴音渗入林宛清自己的心,沉淀所有的爱恨情仇,眼中蒙上一层水雾。

一曲毕,林宛清的眼中恢复清冷,幽幽开口:“但闻琴声情切切,不见月下弄弦人。”音止,乐停,众人被琴声扯远的思绪却回不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