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我落花飘零

白衣男子(一)

许我落花飘零 雨送阑珊 1008 2013-08-01 16:44:37

  刚刚弹琴总觉得有些奇怪,林宛清在想到底是什么?无意中看到自己的一双手,原本红润的指甲竟然是毫无血色的惨白,而且透着隐隐黑色。

这样看来,原来那把剑没什么特殊,是用剑人体内的真气特殊,而且剑气含毒。怪不得,她轻易折断了那把剑,却受了严重的内伤,而且差点手就废了。要是那般,自己还会坐在这里弹琴吗?还好苏大哥及时到来。那个人受她一掌应该功力不会有多折损,而且还暗中给她下了毒。这样的话,那苏大哥岂不是!糟了!

“柳丞相,宛清身子感觉有些不爽,所以就先告退了。”

林宛清微微福了个身子,快步走出了宴席,一个闪身已没了人影。

“爹,我去看看。”柳毓风的声音。

等到大家回神,两人都没了影子。李月儿的脸黑的可以,从林宛清弹琴第一个音时,她的脸色就一点点地暗了下去,眼中满满的全是恨意。林宛清的琴,柳毓风的追过去都表示这一场,她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这个女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轻功那么快,柳毓风寻着可能的地方追去。

夜晚冰冷的风吹过,苏守玉和那个白衣男子对站着,手中各紧握着一把长剑,白衣男子手中的长剑是苏守玉给的,苏守玉虽然武功不如林宛清,但是也是有武德,不愿趁人之危。

空气此时好像凝固了一般,两人肃穆而立,剑气袭人,天地间充满了凄凉肃杀之意。两人心知肚明,这一次,不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白衣男子长啸一声,冲天飞起,铁剑也化做了一道飞虹,白衣男子是想一剑解决苏守玉。苏守玉也飞身迎了上去,两把剑锋相顶,冰火两重天,擦出了火花。苏守玉终究是略逊一筹,手中的剑已然断裂,白衣男子的长剑无情的刺向苏守玉。苏守玉急忙闪身,却仍然被刺进了身体,还好并不是什么致命伤。但是,仅此一招,就已经分出了上下。

林宛清正在焦急地在房顶寻找,一个人突然拉住了她的袖子,“林宛清,你要干嘛?我好不容易制造的机会,你却连一个都没有除掉。”

回头,柳毓风蹙眉的面容落入林宛清的眼睛,林宛清一愣,想起他和自己在宴席上的事,一把甩开他,冷漠开口:“不用你管,我的事情我自己知道。”

“林宛清,你什么态度?”柳毓风对着淡漠的语气的林宛清道。

“什么都没有,柳毓风,我的事从此不要你管。”这个男人还责问她,她做错什么了?

林宛清不再理他,她看见了苏守玉和那个白衣男子正在交手。苏守玉处于下方,身上的玄青色衣衫已经被划了好几道口子,涌出来的血已经染上了衣衫。

白衣男子飞身,一招白虹贯日带着逼人的寒气刺向苏守玉,剑苏极快。

林宛清看情况不妙,一手把柳毓风的剑从剑鞘拔出来,“把你剑借我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