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我落花飘零

玉面圣医

许我落花飘零 雨送阑珊 1329 2013-08-01 16:44:37

  “林小姐现在身子还很虚弱,将军和小姐暂时离开让好好静养,老夫倒是还有几句忠告要告诉林小姐,宁将军,请。”大夫细眯着眼睛,手还在花白的胡子摸索,言语毫不客气的说,宁沐成也不愿自失身份,冷哼一声,大步走出。

哭哭啼啼的宁雪心和一脸冷静的宁雪云也消失后,明月阁才真的是安静了下来。

大夫突然大笑起来,问:“姑娘,我看你眉头紧蹙,一定心里有很大的疑惑,你就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林宛清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把额上的青丝撩到耳后,淡淡道:“刚刚是有,不过现在似乎是没了,我说老人家,你的易容可不怎么样,连我这样一个小女子都看破了,您老人家还要如何呢?”林宛清故意把“老人家”三个字咬得很重,无尽的讽刺就在口中。

“你倒说说为什么?我想知道的紧呢。”

“首先,我的伤口怎么可能偏斜,你又如何得知,你一个男人怎么可能知道,是大夫也没用,连看都没看就这样说。而且你字字句句都透露着霸道,最可疑的是每句话都在帮我,可是你又叫我姑娘,所以你不是他,只能是素素或者一个不认识的人,又不想我知道你的面目,我说的可对?”说完伸出手想扯掉那层假脸,却是,却是没有。

“真是自大的女子。”老者揉揉脸,轻佻的说,“我的易容术要真的能被你看穿,我玉面圣医也就不用在江湖上混了,故意留下圈套,你还真钻,你还不是很聪慧啊!”

玉面圣医!他竟然故意露出马脚,究竟用意何在?想到刚才的话,林宛清面色略有难看,“那是,您老人家我怎么比,只是,绕了这么久,痛快点,一句话,究竟来干什么?”

“哈哈,好!跟你痛快说,你师父还在明源山庄,好得很。你师父叫你放手去做,只不过,我看你好像也没在意你师父的生死啊,也没多孝顺。”

老人的语气故意带刺,林宛清无兴趣与他争论,闭上眼睛假寐,再睁眼,人已不见,一丝痕迹都没有,消失的无影无踪,轻功真是好,林宛清竟然无一丝察觉,无所谓,只要师父没事就好。

柳丞相府邸

看着面前的老人喝的酒是父亲十几年的珍藏,而且一壶壶的灌下,比喝水还痛快,这样真的品得出酒味吗?

流出了酒水把老人的胡子以及衣衫都沾湿了,柳毓风深知老人的习惯,喝酒时不能问他话,否则他就固执的一句不说,待最后一壶酒喝下,柳毓风这才开口,“师父,林宛清她怎么样了?”

“没事,自己把簪子扎进左胸,根本就伤不了心脉,就是疼痛罢了,我根本就是白去一趟。对了毓风,为师肯定这样的女子不适合你,对自己下手都那么狠,而且还有点小聪明,你娶回来,怕是无法掌握啊。”

“这倒是没有关系,只是,师父,她真的中毒了吗?”柳毓风问道,语气还是怀疑,他根本就不信任素素,林宛清又没有承认自己中毒,若是真的骗自己,日后恐怕要荒唐至极,颜面无存。

“这,那个任姑娘倒是没有骗你你,我把她脉时,她真的体内存在毒素,而且十分奇怪的毒,活不过三个月倒有可能。不过提前告诉你,为师不解这毒,我看那位任姑娘倒是应该能解开。”

原来任素素没有骗自己,是自己不相信,是自己太多疑了,师父都这样说了,难道只能祈求上苍和那位深藏不露的任素素了吗?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因为睡梦中的另一个女子嘴里叨念着,“我怎么会是不关心师父,我知道你能保住她。还有,你跟我一个女儿家比心思,简直自不量力,徐氏的首饰当然有毒,呵呵,是剧毒,却不是那种毒哦。柳毓风,你还是不如啊。”

只是,这些话,再也无人知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