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我落花飘零

我在等他

许我落花飘零 雨送阑珊 1166 2013-08-01 16:44:37

  “其实你早就知道,宁沐成根本就不是为了谋反的事情杀了你全家,以你在朝政上花的心思,宁家虽然从宁雪珊的曾祖父开始就已经是将军,但是却一代不如一代,直到最近,宁沐成才成为朝中重臣,手握兵权,虽然依他目前的势力有可能谋反,但是皇上对他戒心还是很大,所以他不敢。”

林宛清垂下了头,指甲深深陷进肉中,不受控制声嘶力竭地喊道,“不要!不要再说了!这不是真的,我不信。”

柳毓风没有理她,“其实,皇上秘密派宁沐成调查你爹的贪污事件,江南啊,是啊,比京城富裕多了,京城的吃穿用度那个不是从江南运过来的,你爹身为江南最高官,过河打点的费用高吧。宁沐成的确存了心眼,在看到那么多财宝后,自己私藏了一部分,皇上还是怒了,那些财宝富可敌国,你爹不过小小的一个巡抚,说出去,皇家会失了颜面,给后人诟病。所以,皇上秘密处置了你全家,我想你隐隐约约的猜到了,却不想承认,所以来找证据,证明你爹的清白,对吧?”

一下子陷入了寂静,林宛清的面上滑落两行清泪,“为什么要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残忍,爹他怎么可能······爹他从小就教我仁义道德,怎么可以!”

看到她第一次流泪,柳毓风心中有些酸楚,弯腰把满脸泪水的林宛清扶起,“虽然,你爹很好,对你很好,但是他始终是做错了,你比你爹清楚,对吗?不要执迷不悟了,好好做自己可以吧。比起自欺欺人的残忍,我觉得让你知道更好。”

林宛清紧紧咬着嘴唇,不语,也没有哭声。

“想哭就哭吧,虽然我知道哭没有用,但是总能舒坦些,做最开始的自己好吗?”柳毓风小心翼翼地询问,林宛清她不是树,不是天,只是一朵小花,能否经住风雨的打击,他也不知道。

在这一刻,柳毓风停止了思想,甚至有些发愣。

有一个人,双手揽过了自己的肩膀,头埋在了自己的怀里,呼吸也听得一清二楚,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自己身上。尽管她妆花了,发丝凌乱了,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任意流着,哭声有些混沌不清,却又格外清晰。

林宛清抱着自己,吐出三个字,坚决,“对不起。”

傻丫头!柳毓风心中宠溺地轻骂道,指间穿过她柔顺的青丝,她真的只有十四岁,不该承受这么多。

真的拿她没办法,并不是刁蛮任性,只是冷静从容的让人无奈,不过,一切都值了。原本,两人不会有任何交集,却因为一场错误而相遇,虽然只是一个开始,但我相信,这个所谓的错误就是缘分。

林宛清哭了很久,终于泪水流尽了,她脱离柳毓风,有些许红肿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柳毓风,“虽然你很好,不过,对不起,我,······”

“什么?”

“我不能嫁给你。”林宛清无比坚定,在柳毓风的错愕中接着说,“小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一个人,他很好,虽然现在他不在我的身旁,但是我相信我可以等到他,毕竟我已经等了十年了。我还会接着等下去,三年后,若是我等不到他,再说这些,可以吗?”

PS:宛清喜欢的不是苏守玉,另有其人。以后的章节,可能不会是整齐的四个字,但是却多了份简单。——阑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