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碎了纤尘

第十三章 健谈的Sherry 女士

碎了纤尘 早安_丹徒侬 1597 2011-11-25 18:26:03

  飞机很平稳的起飞了。越过云层,能看到下面小如蚁群的地面建筑。纷繁一片。

慢慢的磕上眼,在到达之前,习惯性的眯一会。从上海到东京,只要3个小时左右。

“莫桑梓,为什么背叛我”我听到有个很哀怨的声音在耳畔低转

“我没有”而后,又听到一个坚决否定的女子的声音

“哼,好一个没有,你看看这是什么?还打算瞒着我吗?莫桑梓”

“我不是在跟你解释,只是告诉你,而且只有一遍。信或者不信,在于你”

“好!哈,很好!莫桑梓,你厉害”男子暴跳起来,将手中的照片狠狠的甩在女子的面前,转身,欲走。

“赵子俊,最后一次。”女子低眉

“哼…”换来的只是一声嗤之以鼻的不屑

“子俊,走吧。为她生气,实在没有必要”温柔的软语在门口催促着,夹带着好心的安慰。

门重重的关上了,女子清楚的看到散落在地板上的照片,是她和Sam的合照,任何一张,都显得异常的亲昵。即便是她,也会认为照片上的两人一定是不寻常的关系。

那声关门声重重的砸在了女子的心里。

砰砰的。

我醒了,一声又一声的关门声,把我惊醒了。皱着眉,看了看手表,才过去大半个小时。

“Hey?”手边突然递过来一杯清水。

我讶异的抬头,是位年长一些的外国女士。皮肤尤为的白皙。金发碧眼。

我感激的接过她手中的杯子,并回以礼貌的微笑。

“Fine?”

“Yeah,I’m.Fine,thankyou。I.disturb.you?”

“Oh,no,don’t.worry?”外国人在任何时候,总是显得很绅士,连女士也不例外。

“Yeah”我再次报以歉意的微笑。

“I’m.Sherry,you?”

“Oh,I’m.Hera,nice.to.meet.you”

“Me.too。Er,Travel?”

“Yes。About.you?”见她有聊天的意思,我便将身子向她的方向侧了下,方便我能够看清她的面部表情。

“Oh,I’m.not。I’m.going.to.see.my.husband”

“Work.in.Tokyo?”

“Yes,he.is.an.engineer”说起丈夫,她眼里闪起点点光芒。

“He.must.be.very.good”

“Thanks,That’s.the.truth”她朝着我抬了抬细致的眉,为我夸奖她的丈夫开心不已

我们又聊了些其他的话题。她是英国人,丈夫是中国人。她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稍长一些,已经入学,儿子才1岁多,她们夫妻不在家时,两个孩子都由保姆看着。说起她的两个孩子,她更加的眉飞色舞,仿佛有说不完的趣事。兴许是被她的愉悦感染了,先前的“砰砰”的关门声,已经“听”不到了。

“I.want.a.cup.ofcoffee,will.you?”

“Yeah,Thanks”

咖啡的味道很快的弥漫了我们周围。飞机上的咖啡都是袋装的速溶咖啡。味道也很香浓。原本不太好的精神,在咖啡的作用下,稍稍得到了调节。

“Like.coffee?”

“嗯,very”

“Oh,me.too。”

接下来的话题,便是围绕着咖啡。她应该是位很有学问的女士。各国的咖啡,她都了解的非常清楚。甚至连如何栽种,都知道的很细。虽然同样爱着咖啡,可是我爱的只是咖啡的一些作用,而她爱的是全部。我有些自愧不如。也就不再参与讨论,只是安静的听她说。

我比较喜爱喝“白咖啡”。口感爽滑、纯正、香浓。

得知我爱喝白咖啡,她更是津津乐道。跟我讲起了白咖啡的一些相关信息。白咖啡并不是指咖啡的颜色是白色的,而是采用特等Liberica、Arabica和Robusta咖啡豆及特级的脱脂奶精原料,经中轻度低温烘培及特殊工艺加工后大量去除咖啡碱,去除高温碳烤所产生的焦苦与酸涩味,将咖啡的苦酸味、咖啡因含量降到最低,不加入任何添加剂来加强味道,甘醇芳香不伤肠胃,保留咖啡原有的色泽和香味,颜色比普通咖啡更清淡柔和,淡淡的奶金黄色,味道纯正,故得名为白咖啡。

最后,我不得不承认,她很专业。

因为Sherry女士的关系,这三个小时,我一点都不无聊。相反,还学到了很多知识。

“女士们,先生们:

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小着板,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所有个人电脑及电子设备必须处于关闭状态。请你确认您的手提物品是否已妥善安放。稍后,我们将调暗客舱灯光。谢谢!”

“Goodafternon,LadiesandGentlemen:

Ourplaneisdescendingnow.Pleasebeseatedandfastenyourseatbelt.Seatbacksandtablesshouldbereturnedtotheuprightposition.Allpersonalcomputersandelectronicdevicesshouldbeturnedoff.Andpleasemakesurethatyourcarry-onitemsaresecurelystowed.Wewillbedimmingthecabinlightsforlanding.Thankyou!”

播音员的声音再次响起,这表明,我们已经到了东京机场了。我又莫名的激动起来。樱花和赵子俊一起划过脑海,像是一种信仰就在眼前,我触手可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