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棠梨叶落胭脂色

初见

棠梨叶落胭脂色 月白七弦 1188 2013-06-16 12:24:27

  我急忙放下手帕,掬过万福谢旨,便在引路丫头的带领下来到了大选正殿——龙吟殿,名字起的十足霸气。但见我对面走来那位素色可人,不由心中一喜,险些脚下滑倒。胭杏轻扶住我,我摇头道:“姑娘行事一切要找对时机,不然恐怕伤人误己。”我虽疑惑,却也施施然继续前行。只听见同行的秀女在旁边絮絮道:“那素色衫子的,是江南有名的才女,叫尹映湖,听说心性高傲的很。不过到了宫里,还不是攀龙附凤得紧。”我听罢,了然,原来她就是破了金科状元林维止绝对的奇女子尹映湖,相传二人早已情投意合,媒妁之言已定,何以又进宫选秀呢?不消我多想,已来到正殿阶下,天子身旁,与其余秀女一起跪在殿下铺就的厚重连织羊毛毯子上,齐声道:“恭祝皇上万福金安,皇后娘娘金玉吉祥。”这选秀的事,皇后本不必来,却听闻太后突感风寒,难移外殿,皇上便邀了皇后来,实是巧得很。我既是为全族而来,便不得有任何差池,于是对胭杏暗使眼色,胭杏轻点头,对皇帝颔首道:“胭杏受洛弦秀女之托为圣上奏笛。”这胭杏是卄慕寒自小使唤妈子的侄女,想是和他亲近些,于是我便用了这等手段。

皇帝一听却似是起了兴致,轻笑道:“不知这位洛弦秀女是怎样的人物,竟是将宫中之事了解得如此透彻,哼,想以此制朕吗?抬起头来。”声线低沉,竟出奇的好听,但这样的场面早让我忘了欣赏这嗓音,我只觉有些面红耳赤,羞窘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认命抬了头,摘了遮面的斗篷。瞧着皇帝的脸,我心内一惊。那年我女扮男装,打马西行曾与他同走隔壁,畅饮谈心,是他,那个在我心内存了许久的人,四年不见,他更显英气了。今日的阳光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那张脸动人心魄,有着让人难以直视的迫人气势,却为何我在那双湖一样深邃的鹰眸里读到了一丝落寞?他对着我,无甚表情,想是不知,也难怪,男装的我,与现在不同太多。

见他深邃的目光,一直不发一言,我心下不觉有些急,不知如何是好。这时皇后却开口道:“陛下,这洛弦虽心机有些,但终究是个少不更事的女子,年轻莽撞,但模样甚美,有大家风范。况且罗阳地势重要,望陛下深思。”卄慕寒抚了下座椅上的紫貂刻丝垫子,半响说:“罢了,留下吧。”

我听罢心中霎时便松懈了下,忙拉了胭杏叩首谢恩,从掌牌太监处领了秀女的牌子便匆匆离开了。似乎再多留一刻我就会忘了自己的使命而深陷其中。穿过一处抄手回廊,路边一丛牡丹开得正艳丽,牡丹真国色,怕是只有皇后才配得起如此富贵的花枝。便转头问順眉前行的胭杏:“这附近可是皇后的寝宫?”“正是皇后娘娘的皎烨宫,还是皇上以皇后娘娘的闺名建的宫殿呢。这日后进了宫便免不了晨昏定省,差池不得,姑娘可认识了才好。”我点头,这皇后我是听说过的,兵部尚书的小女儿,自小得宠,父亲又掌握着军事大权,自然是早早送进宫来,做了当时还是太子的皇上的太子妃。出神间,猛然想到,昨日萧郎已成了我对用心计之人,心情蓦地黯然了,便丝毫无了赏景的兴致,默默地穿过道道月门、游廊,出了宫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