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棠梨叶落胭脂色

请安2

棠梨叶落胭脂色 月白七弦 1989 2013-06-16 12:24:27

  到了玫凝宫,门外守着的小厮见了我高声通报着:“洛嫔娘娘到!”我侧身道了谢,缓步走了进去,果真是太后的寝宫,与后宫其他地方不同,这里天然沉淀着一种雍容厚重的气质,院里植着几棵松柏,青瓷盆子里喂着几缸锦鲤,都是取了吉祥的好兆头。

我进了内堂,太后坐在榻上,旁边是紫檀木的小几,上面摆了整套的紫砂壶具。看太后的样子,似乎是特意等在那里的,想想又觉得不会,后宫中极受爱戴尊崇的太后娘娘怎会为了我一个小小的洛嫔等候,未免太不自量力。

我偷偷打量了自己的妆容,见没什么问题,便恭恭敬敬地行了大礼,“太后娘娘万福金安”,她脸上噙着笑,似乎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刻薄,我却不敢怠慢,又连忙奉了茶,得了准许才起身。

我并不抬头看她,她也不言语,一时间气氛有些僵凝,却没人敢打破这个僵局。最终还是她先开口,“你叫洛弦是吧。”“是,臣妾叫洛弦。”“你的父亲可是罗阳太守洛清修?”我不解她为何问起我的父亲,却还是规矩答着,“是,家父正是洛清修。”听言,她却轻飘飘地叹了一口气,几不可闻。“说来,我和你父亲可有很深的渊源呀,孩子,抬头来让我好好看看你。”我听命抬起头,太后眼里的慈爱目光不容忽视,难道这便是传说中的爱屋及乌吗?疼爱皇帝,连陛下的妃子也一同疼爱。不过,这并不符合常理,我选秀那日的事怕是宫里早已传遍,我又提前进宫,明眼人都瞧得出这是下马威,能坐到太后位子的人不会不明白呀,实是费解。我又冒着大不韪之险打量太后,还是那样的目光,不过那副脸孔,却让我觉得似曾相识。太后虽年纪渐长,但风韵犹存,尤其是那双眸子,清亮异常,让人觉得无所遁形。

我被这样的目光注视得有些不知所措,像一张密密的网,困的我有些气喘。她又问:“你可知皇帝为何让你提早入宫?”“臣妾愚昧,不过应是因着选秀那日臣妾出了丑,陛下心生不满,才让臣妾难堪的吧。”“大胆,这样忤逆的话竟然也敢说出来,不怕哀家怪罪吗?”“臣妾知错,臣妾口不择言,还请太后恕罪。”“罢了,哀家只是提醒你,这宫中的事诡谲多变,说不准下一刻哪个人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你生得漂亮,又冰雪聪明,今儿你提早入宫这事,怕也惹了不少麻烦和闲言,你可要万番小心才是。胭杏是我调过去的,你大可放心,她不会害你,必要时会助你一臂之力。”“不知太后娘娘为何对臣妾如此关爱,臣妾明明只是个不得宠的嫔妃而已。”“我早说了,我与你父亲有极深的渊源,况且得宠失宠只是一时之事,皇帝年轻,心思不定的。我已是太后,年纪又大了,皇帝孝顺,我要个得宠嫔妃有什么用,又不体己。好了,天色不早了,你还要去其余各宫请安,就先退下吧。”

我本想问太后究竟与我父亲有什么渊源,可她不愿多言,我便掬了万福退下了。

出了玫凝宫,我便去向皇后请安,这一路上无意外的见到了簇簇牡丹丛,恍惚间,我似乎听到了孩子的呼救声,本以为是幻听,那声音却越发清晰。我和胭杏赶忙朝着声音的来源奔去,穿过了一丛牡丹,内里在青草掩映中竟有一方池塘,四周都是石砌的,布满青苔,湿漉漉的。水十分清冽,清晰可见一个小小的身体,还是个孩子,怕是贪玩掉进水里。我自幼生活在江南,深谙水性,这时也顾不得大体,“噗通”冲进水里,将孩子抱了出来,岸上胭杏见着我们赶忙拉了一把。上了岸,发现孩子已经快要窒息了,脉象微弱,胸腔里积了不少水。我学着幼时嬷嬷教的方法,才让她吐了水,悠悠转醒,可脸色依然苍白,即便这样,也看得出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大眼灵动,脸颊圆润,年纪不大,却并不怕生人,看着我,有些茫然。

这是内宫,又临近皇后的寝宫,旁人怕是不敢进的,难道这孩子……我转头问胭杏:“可知道这孩子的身份?”她这才凑过来仔细观看,“这是随安公主啊。”“看来咱们要赶忙送回去了,不然怕是要让皇后担心,公主的身子也受不住。”“可是娘娘,您衣服都湿了,还是先回宫换件衣裳吧。”“梨若阁离这儿还远,公主脉息不稳,还是孩子要紧”说罢也不等胭杏回话,径自朝着皎烨宫走去,怀里抱着孩子,我走得有些踉跄。

我是生面孔,怀里又抱着公主,进了皎烨宫并无人来行礼,宫人们只急忙带了公主进了屋子,又传了太医,宫里一时有些混乱。我也不言语,站在那儿等,天气炎热,我却觉得有些寒冷,不自觉抱了胳膊。胭杏急匆匆追了过来,这才领我进了大堂,又拉了一个宫女叫她向皇后娘娘通传“洛嫔娘娘向皇后娘娘请安”。

我落座等了会儿,皇后这才出来,身上穿了藕荷色的曳地飞鸟描花长裙,暗处皆是以金丝银线缝合,针脚精致,头上戴着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尽显华贵之态。不知怎的,一向自信高傲的我,竟突然有了自卑的心理,估计是由于她和卄慕寒鹣鲽情深,我却落汤鸡似的站在她面前。

见她坐下,我连忙起身请安,还未跪下,她已拉了我的手阻止我。“洛嫔妹妹方才救了随安,我正感激呢,怎好让你再行礼呀!”“这是礼数,乱不得的,救了随安公主,不过是臣妾的举手之劳,皇后娘娘不必太过感谢,臣妾受不起的。”

好像她又说了什么,我却听不进了,眼前突然一黑,倒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