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棠梨叶落胭脂色

真相

棠梨叶落胭脂色 月白七弦 1517 2013-06-16 12:24:27

  我回了屋子,疏影已在屋里候着,见我进来,忙斟了茶在我身旁站定。我自是懂她的意思。“那女子的身世可查出来了?”“查出来了,她是江南富商华意隆的的独女华茵,平日里没什么正当事情做,养了一身富家小姐的骄横习性。不过巧的是,她和尹映湖小姐是同乡,好像还和林状元家是世交。”

听到此,我大致明白了那华茵对尹映湖遮掩不住的敌意从何而来。不过却又对另一件事情起了兴致“疏影啊,不知道你是如何对这事情探听得如此清楚的,我们来这并不久呀,难不成你已和谁相熟了?”疏影听了,只当我是在逗她,羞红了一张脸。“小姐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只是见那店家小二面熟,便去问了名姓,不想竟是我老家那里的亲戚,同在异乡为异客,惺惺相惜,便熟络了。今日也是借着他打听,才知晓了这么多的事情。小姐明知道,疏影心里已有了别人,至死不渝。”

“我并不是怀疑你对我哥的真心,也不怀疑你会怎样,只是单纯的好奇,你莫要放在心上。”“疏影没有怪小姐的意思,是我自己太过敏感了。”“不妨事,你退下吧,我要好好想想这华茵与映湖的关系。”“是,不过小姐今儿个午时三刻便会有人来宣旨了,小姐是应好好打扮下,疏影告退了。”“嗯,我知道了。”

胭杏早被我打发去迎宣旨的内侍,此时屋里只我一人,给了我清净的环境来考虑事情。若是按照疏影打听来的事实,那让二人吵嚷起来的便不是那个小小的侍女了,怕是一个“情”终究误人误事。

他人的事终究只是想想的,我现在这个样子接旨怕是不够庄重,只得又换了套华丽的衣服,上面大杈的红梅不显庸俗,反衬的人孤高冷傲、雍容华贵。梳了堕马髻,缀了些珠翠,描的眼尾直飞入鬓,看着镜中的人,我觉得不是我。其实,这还是我,是进宫后的我,早没了闲情,只得用华丽的妆容掩盖争斗过后的憔悴。

怔愣间,外边传来一阵锣鼓声,然后就见胭杏急忙忙跑进屋子,“姑娘,可是准备好了?宫中传旨的内侍已经到了驿馆门口了。”“我打理好了,你看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没有咱们就去领旨了。”“没什么不妥之处,姑娘今日的妆容与往日不同,真称得上是人比花娇呀。”“行了,你也别逗我,咱们还是出去吧。”

到了驿馆门口,已围了黑压压的一片秀女,倒显得我来的晚了。见一穿着内侍衣装的人从轿中走出,先前喧闹的人们齐齐跪下了。我心思并不在这上面,因此对人封号名讳也未在意,直到喊我名字的时候才回神。只听内侍宣诏,“罗阳太守洛清修之女洛弦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洛弦贤良淑德,机智聪慧,颇有大家风范,特兹封为洛嫔,明日入宫,钦此。”我讪讪接了旨,颇有些心不在焉,起身谢过内侍长官,又叫胭杏给了赏银,便回屋了。

回到屋里,胭杏急忙去外寻了疏影回来,紧闭了房门,问疏影道:“刚才的圣旨内容你可听到了?”疏影点头,“那你可觉得有什么怪异之处?”,疏影听言蹙了眉头,“我只是觉得不对,却不知哪里不对,怕是与你们那日进宫选秀时有关吧。”

我点头,“咱们那日在皇上面惹得恼怒,他留下咱们已是万幸,竟还说是贤良淑德,真不知是不是讽刺。这品级低的嫔位我倒是不曾意外,只是明日入宫是不是太仓促了,你们可知别人的入宫时间吗.?”

疏影似是想起什么,“我刚在外面听说别的入选秀女均是三日后入宫,有好些风言说咱们小姐不知使了什么狐媚术,让皇上如此优待。真是气死我了!”我听了却是没什么反应,“由着他们说好了,咱们那日那样做,怕是坐实了心机重的罪名,这算是个教训吧。”“可小姐若不是为了家里,也不必受这份罪呀。”“算了。”

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我便转头对胭杏说:“听说你以前是太后身边的侍女,想必宫中也能说上一份话吧,提前打点好,咱们要提早拜访太后。”听了我这话,胭杏面色一僵,但很快恢复正常,“姑娘放心,我一定早做安排。”“好。”话说到这份上,我也没必要追究她脸色瞬变的缘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