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棠梨叶落胭脂色

映湖姐姐

棠梨叶落胭脂色 月白七弦 1200 2013-06-16 12:24:27

  我心里有气,快步朝梨若阁走去,跌跌撞撞。疏影在后面笑,“娘娘,您心里有气,可不要和这青石板过不去呀。”“我哪有,不过是晒得久了,头有些晕罢了。”“好,娘娘没斗气,是奴婢多嘴了。”

快要走到阁子门前的时候,我心下一动。“咱们不回去了,去伊月楼那里探望映湖姐姐吧,她今日新来,怕有许多不适应,咱们去帮衬一下。”胭杏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娘娘,新宫灰尘重,别添了咳疾。况且舒嫔娘娘第一日进宫,咱们便急忙跑去,怕要落了话柄呀。”我刚受过卄慕寒的轻视,正听不进去劝,赌气地喊:“你们要去便去,不去我自然找别人带路。”胭杏叹了口气,还是走到前面带了路。

进了伊月楼,还真是有灰尘的味道。宫女太监们急忙清扫,映湖站在院子一角的石榴树下,头上沾了些许花瓣,神色淡然,偶尔提点两句,并不多话。这伊月楼真应了它的名字,“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或许月亮也够得到吧。屋顶飞檐,四角挂了铃铛,随着风吹散发出悦耳的声音。院里的厢房与之风格不同,皆是平顶,上面摆了石桌石凳,有蜿蜒回廊同地面相连,看来是专供夏季纳凉用的。

映湖站在楼的阴影下,漏下的阳光在她的脸上留下淡淡的光圈,配上淡然无暇的面庞,纵使我这个小女子,也看得痴了。到底是胭杏见惯这样的场面,轻咳了一声,然后走到映湖面前,打了千儿,“舒嫔娘娘吉祥,我家主子与娘娘投缘,特地来拜访。”映湖听了四下望着,看见我,我冲她笑,她却似乎十分兴奋,抖了身上的花瓣,就朝我走过来。

我有些受宠若惊,连忙行礼,“见过映湖姐姐。”“弦妹妹,可不要这么见外。屋里收拾得差不多了,你进来,我有话同你说。不过你那两位侍女,可否让她们回避一下。”“没问题。”疏影有些迟疑,我朝她点了头,便随着映湖进了屋子。

到了屋里,映湖招呼我坐下。我也不客气,随意坐了下来。“不知道映湖姐姐找我何事呀?”“弦儿啊,今儿进了宫,你还叫我一声映湖姐姐,没随着别人叫舒嫔娘娘,我便知道,你和她们是不同的。不枉咱们相识一场。”“我不太懂姐姐的意思。”“弦儿,你可还记得十年前,你曾在山上救下一名女孩儿,她叫树枝刮了腿,走不得路,你替他包了伤口,但没留下名字便走了。”“姐姐的意思是你就是当年的那个女孩儿?”“嗯。”映湖笑了,很美很真,我也笑了。“当时咱们还小,相貌和现在又不甚相同。姐姐是怎么知道是我的?”“那日,你替我包扎伤口,我便看到你右耳下方有粒痣。在驿所的时候,你从我那离开,起身时我便看见了那粒痣,想着日后会再见,便没叫你,况且我也并不确定。你走后,我将儿时的印象仔细回忆,便越发觉得是了,又听说你的家乡正是我受伤的地方,我便肯定是你了。”“怪不得我觉得和姐姐莫名投缘,原来以前便见过呀。”

我们两人许久未见,心里念得很,又扯了一丝渊源,因而巴不得紧紧盯着对方,后来有些累了,便都笑了。

还是我先打破沉默,“那姐姐,你有了林状元,为什么又进宫?我绝不信你是趋炎附势之人。”“唉,这都是命。因果循环逃不掉,一言难尽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