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棠梨叶落胭脂色

皇家晚宴

棠梨叶落胭脂色 月白七弦 1309 2013-06-16 12:24:27

  用过膳,倒也闲得无事,带着一干仆从去找映湖姐姐下棋。棋盘旁边摆着新沏的雨前龙井。黑子白子,双子凌乱,却勾勒了一幅人生百态图。

一时间有些失神,怔愣了一会儿,该下子了也未注意,映湖姐姐轻轻敲了几遍棋盘后我才回神。“姐姐怎么了?”看了眼棋局,“我该下子了呀,抱歉,我失神了。”“弦妹妹,你是怎么了,你一直聪慧,下棋又是高手,不会做出这样的错事才对呀。”

“姐姐,没事,我只是想到人生如棋,走过一步,落棋无悔,却不知道别人在下一步又给你布了怎样的局。”“我听说你昨日才得承皇恩,按说该是春风得意之时,怎会有这样讪然的想法呀。”“外人看来,的确是该高兴,我本心情也是极好的,不知为何,却徒增伤感。姐姐,你这样为林状元,可觉得值得?近日也没看你有什么动静,可是有长远的计划?”

“哪里有什么值不值得,不过是不愿他受苦,愿尽己之力替他分忧罢了。我也是新近进宫,来时算有些鲁莽并未想得多远,只是家中会有安排,自然有人传信进宫。虽是进了宫,是皇上的妃子,但我也有底线,若不是到了最后关头,决计不会出卖自己的身子。”

映湖姐姐性子刚烈,况且我本也不愿要她做委曲求全之事。又听了她一番领悟,恍然明白,爱情本就如此,怎可计较太多,现下我们的关系如此已是不易,要好好珍惜。

“姐姐,那咱们也不提这些了。坏了下棋的雅兴。日子还要过,还是要有自己的风花雪月。”她笑了,我落子,往事就此翻页。

棋势严峻,不觉已到夕阳时分,我二人仍未决胜负。外面却急匆匆跑来一个小太监,扰了好兴致,却也缓了形势。“奴才见过二位娘娘。”“你有何事,看起来面生,是哪家的宫人?”“回娘娘,奴才是皇后娘娘宫里的。冒昧拜见两位娘娘,是皇上今日要在御花园办消暑晚宴,各宫全数参加,皇后娘娘特地要奴才转达的。”“行了,知道了,你退下吧。”映湖姐姐的声音虽不显在宫中的不耐,却也让人难以接近,带着一股清贵疏冷之气。那太监听完,有些惶然的便下去了。

“既是如此,我也不叨扰了,也该回去打扮一下。不过,姐姐,你虽不愿参与是非,但我还是想说一句,今日的场合,还是不要太过素雅清冷,怕是对你日后的生活不利。”“好,我明白,这棋局留着,还等着妹妹来解。”“自然。”

回了梨若阁,换了件适宜外出的锦袍,外面配着青色掐牙小袄,带了一串红珊瑚珠串,听爹说,还是娘当初留下的。

看差不多到了时间,我施施然向御花园走去,许是离得近,我到的很早。只有华茵一人到了,看样子是想提前来献媚却失败了,看着我的模样格外咬牙切齿。我不愿理她,径自坐着,她也无趣,并没上前挑衅,再等了会儿,各宫妃子都到了。皇上最后同皇后搀扶太后前来。只是,令我没想到的是,墨然竟会随着一同来,这是皇家聚会,纵使他与皇上自幼相知,按规矩也不应来的。看他的视线飘忽的闪过,似乎定在了墨子涟身上,那个眼神,让我蓦地心里一惊。

开场显得索然无趣,各宫妃子依次向皇上、皇后、太后行过礼便落座了。太后的视线一直灼灼地盯在我身上,让我有些茫然失措,仔细看过自己,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抬头看胭杏,她的表情也并不明朗,难道是同太后训练的,怎么这样一致,让人无从下手。

还是卄慕寒开口致辞,打破了我们之间并不为人知晓的僵局,很快,众人饮酒,谈诗,看似和平,却暗涛汹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