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棠梨叶落胭脂色

我依旧看清你的身影

棠梨叶落胭脂色 月白七弦 1583 2013-06-16 12:24:27

  第二天起得早,要疏影收了露水。御花园里是有湖的,叫作青湖,听说本就有,先皇在位时又加以修缮,花了大把心力在湖中修筑人工岛,设了亭子,名字也契合——青亭。夏天的时候,湖中自有一番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滋味,荷叶长得好,露水自然要收荷叶上的才清新。

湖边常年备有游玩的船只,有宫人看管,疏影带了白玉净瓶,向宫人亮了宫牌,他这才行礼,“奴才不知洛嫔娘娘驾到,还请娘娘恕罪。”“罢了,毕竟我也新进宫,况且你只是尽忠职守,快些开船吧。”宫人领了命令连忙拉过船,疏影扶了我上去。

看着这一片碧波荡漾,我心情不自觉的明朗起来,话也多了,“疏影,咱们采了露水,回去泡上一壶碧螺春,去找映湖姐姐品茶,再做了荷叶包饭,露水无根,味道定是好的。”疏影忙着采露水,也没时间回我。我也无趣,拽着疏影的袖子摇晃,“疏影,你唱歌给我听,我好想听你唱歌。”疏影嗓子好,声音柔美,好久没听她唱,我想得紧。不觉有些用力,船都有些晃了。“娘娘,小心些。船晃呢!”“我不管,你不会是只给我哥唱歌。忘了我了吧。”“娘娘,怎会呢?疏影唱就是了。”

“青色池塘,烟雨迷茫,遮不住大漠的驼铃叮当。江南女儿,柔和如水,看清了世间的万物仓皇……”是家乡的曲子,我幼时极爱听,也幻想着去大漠走一遭,听满天驼铃响。愿望倒是实现了,我的确去了大漠,本是孤身一人,却在路上遇到了我今生的劫,不由想起了满目黄沙中那清晰的眉眼,那清朗的神情。还有那个璎珞,其实他常戴的,只是临别前才赠予我,我想定是珍贵之物,于是格外珍惜。心里突然有些躁,不由挥手打断了疏影的歌声,“算了,不要唱了。”

“娘娘,怎么了,难道是疏影唱的不好听?”她的声音听来有些受伤,我刚要出声安慰,却看到了一抹身影,让我忘了言语。卄慕寒,他的身影掩在大片荷叶之后,可我偏偏看清了。我想,纵使相隔万水千山,我依旧看清你的身影。他应是刚下早朝回来,脱了朝服,换了一身素白的长袍,在碧绿的荷叶里观看,分外显得长身玉立,似乎还多了一份儒雅之气,让人想要亲近却不敢上前。

听到他开口问守湖的工人,“这歌声是哪里传来的,很好听。”“回皇上,洛嫔娘娘与侍女方才下了湖,这歌声应是其中一人的。”“李全海,告诉唱歌的人,今夜到养心殿。”“是,皇上。”我一时呆住了,他却不以为然地迈步走远。

我猛然回头看疏影,她应也听见了,我眼看白玉净瓶从她的手中坠落,露水掉落湖中,了然无痕。我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完全开不了口,只得靠了岸拉着疏影回了梨若阁。

我们都明白,这句夜里到养心殿的意思。若是旁的宫女,怕早就心里按耐不住,盛装打扮了。可疏影不行,我们一家人都认定疏影会是我们洛家的媳妇,爹也十分喜欢她。她心里也对哥哥一片深情,怎么会应了这道旨意?都是我害的,若不是我硬要疏影唱歌,也不会惹出这些事端。不过既然解铃还需系玲人,或许此事我可解。

胭杏守在宫里,我们久久未归她有些急,见着疏影苍白的脸色更是心急如焚。直问发生了什么,我想她久居宫中应是多些法子,便将情况告诉了她。她听完蹙了蹙眉,还没说什么,李全海便到了。

“李全海见过洛嫔娘娘。”“免了,李公公来此可有要事?”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只有自己知道如鼓的心跳几乎令我晕眩。“洛嫔娘娘这话怕是不对吧。今儿个万岁爷金口玉言要唱歌的人去养心殿侍寝,奴才自然是来宣旨的。难不成娘娘没听到?”“放肆,你怎可这样和本宫说话,简直坏了规矩。”“娘娘恕罪,奴才这就告退,还望娘娘不要忘记”说完便向外退去,临走状似无意的瞟了一眼疏影,没说什么却让疏影的脸色愈发苍白。

这李全海果真是长伴帝王的人精,常言道伴君如伴虎,他自皇上是太子时便是心腹,今日做了总管太监,果真是有些手段,一下便辨出唱歌的人是疏影,他已听出,那卄慕寒呢,手腕与李全海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怕也早听出来了吧。若真是如此,怕也只好使出杀手锏了,这恐怕是我手中最后的一张王牌,只是不知,年月已久,同心人是否还在原地等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