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棠梨叶落胭脂色

狭路相逢

棠梨叶落胭脂色 月白七弦 1842 2013-06-16 12:24:27

  身上还有些酸疼,抹了脖子上的璎珞,便不觉得有什么了。换的是新衣衫,还是昨儿个胭杏放在御辇上备用的,一套淡粉的曳地长裙,绣的合欢花,雕琢细腻。又戴了同款的玉簪,整个人装扮虽是简单,却也让我感到一份淡然与快乐。

回梨若阁的路上都铺的一些散碎的鹅卵石,我低头看着路,眼前却突地出现一双绛色的绣鞋。我猛然停住脚步,身子些微前倾,胭杏连忙拉住我,“娘娘,是芮昭仪。”我抬头一看,芮陌纤跋扈的笑脸张扬得意,看我的眼神里却有些许轻蔑。不由让我想起初进宫那日她的表情,果真是沉不住气,才不过几日,便露了真正嘴脸。想必皇后娘娘为人是真正忍让,不然她心机重,怕连潜邸都熬不过,哪还能在这皇宫里过的舒坦。

我抬头浅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微微俯身,“臣妾见过芮昭仪,昭仪万福。”芮陌纤连忙拉过我的手,“妹妹这是做什么,都是自家姐妹,何必拘泥形式呢?”她在手腕上渐渐用力,本就被寒捏的红肿的手腕此时更是疼痛难忍,见我唇色泛白,才轻轻甩开我的手。不过在外人看来,只是姐妹间的玩笑,“娘娘说的哪里话,臣妾位分低,自然要谨守宫规。”“妹妹果真聪慧过人,看妹妹从养心殿方向来,难不成昨儿个受皇上召幸了。”“臣妾不过是偶沾风露,受皇上一时青睐罢了。哪像姐姐多年如一日常得圣宠,妹妹才要羡慕姐姐呢。”她被我明里暗里的讽刺影射的脸色青白,“好了,还希望你能谨守本分,别做逾矩之事。”说完便拂袖而去了。

身后传来胭杏的声音,“娘娘,咱们要不还是上轿吧,毕竟舒服些。”“不了,本宫今日心情好,正想走走呢。”胭杏叹了一口气,“娘娘今日讽刺她多年承恩却无子嗣,虽是得了一时口舌之快,怕她会日后记恨呀!”我这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妥,算了,“日后若她有意报复,我们也值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来的终究躲不过。这芮陌纤心思虽毒,却也看得出没什么真正的心思,早晚露出马脚。胭杏,咱们在宫里绝不做亏心之事,但若有人来犯,也决不可手软。”胭杏应着,脚步却都没停。

当初进宫之时,我的确想要在这深宫中谋得生存,也不过是为了族人性命。但从未想过要设计陷害他人,自小爹爹教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自然不会做些伤害他人之事,但我从不认为我是多善良之人,他人夸赞我善良,不过是未触及我的底线罢了。“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但上天给了我机会,让我与寒再次重逢,我定不会给人机会破坏我的幸福。

不觉已回到了阁子里,疏影似是等得急了,昨晚胭杏派人通了信,疏影知道我没事,心里终于安定下来,看看脸色,也是比昨日好了许多。可我们久未归,她还是来到门前翘首以盼,看我回来,也顾不得什么宫中规矩,拉过我便问,“娘娘,皇上有没有为难你?你还好吗?”又仔细检查我的脸、手臂,我有些哭笑不得,“疏影,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带了璎珞去,皇上记起我了,怎还会为难我呀。”

她终于放下心来,撂下我的手臂,却不自觉碰到了手腕上的伤口,我疼的轻嘶一声。疏影立马慌了,撩起我的袖子,“这么重的伤口,是哪里来的,难不成是皇上?”胭杏打断她的臆测,“我们在路上碰到芮昭仪,怕是她留下的。”“这芮昭仪真是可恶,怎么会下如此重手呀。”我没有解释,没有告诉他们其实这是二次伤害,一则不想她们担心,怕疏影更加内疚:二来我替寒心疼,生活的如此没有安全感,想一个人分担他的喜乐,或许这就是爱情的自私吧。

疏影拉着给我上药,眼眶微红,我一时无措,“疏影,没事的,我以后绕着她走便是了。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了。皇上那边,现在他已晓得了我的身份,我想,我会幸福的。”当时,虽是安慰疏影,但心里真的有这样的盼望,只是年纪也小些,聪颖终究敌不过世情。怎会想到,日后要面临这样大的变故。

我抬头刚好看见胭杏些微疑问的眼光,是时候告诉她了,随即遣退屋内的其余宫人,“胭杏,我已真正将你当作是心腹,有些事自然是要告诉你的。还望你莫要辜负我的信任。”胭杏重重点了头,我看到了一份决心与坚定。

我将我与卄慕寒的事告诉了胭杏,一点一滴,都是那么清晰,往事侵袭的人片甲不留。胭杏只是静静听着,不算吃惊,却也面目哀伤。“算了,快乐与悲伤都过去了,我们要珍惜现在,才可以在这个漩涡中生存。”

“是。”胭杏轻轻应了声,神色已恢复正常。“对了,那个芮陌纤是什么底细,随潜邸入宫,怕也家世显赫。”“哦,这芮昭仪是大学士芮丰城的女儿,也算是一员老臣,只是这芮学士似乎并不十分安分。”“行了,我了解了,怪不得教出这样的跋扈女儿,亏了读书人的身份。去叫了他们准备膳食吧,倒是饿了。”“是,”胭杏说着便退下了,疏影这边也上好了药,我闭目躺着,心情十分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