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看红袖如此添香

看红袖如此添香

我们永远相爱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1-11-28上架
  • 11869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1)

看红袖如此添香 我们永远相爱 3874 2011-12-02 09:22:26

  这是一个充满阳光的早晨。业余作家郝诗美踩着轻快的步伐,行走在高高的十八层大楼暗红色的地板上,径直找到标有1802字样的写字间,定了定神,伸出两个手指头,又微微向里弯了弯,轻轻地叩响了文艺出版社常务副社长章子凤办公室那扇玫瑰色的大门。

“请进!”室内立马传出一个好听的男低音。郝诗美扭开门锁,轻轻地而又是欢快地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巨大而豪华的处所,郝诗美放眼望去,但见一位年约五旬戴着眼镜的男人,正端坐在那张大型办公桌前的高背靠椅上,侧着一张白皙而又光洁的面庞,笑盈盈的瞅着自己。

郝诗美认得,这个男人就是他要找的章社长。在章社长的正对面,正坐着一位年轻美丽的女人,她也随着章社长将漂亮的脸蛋转了过来,笑容满面地看着郝诗美。就在郝诗美和这个女人四目相对刹那间,两个人的脸都红了,各自的心中悠然荡起一阵异样的浪花。

女人羞涩的低下了头,郝诗美也不好凉着正张望着他的章社长,便快步走到章社长的侧面,高声说道:“章社长。您好!”

章社长连忙起身,将身后的那把高背靠椅往向挪了挪,侧身走出一大步,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郝诗美伸在半路上的那两只手。

章社长说:“我们的郝大作家,快坐快坐呀!”他边说边用嘴朝郝诗美旁边的一张条型沙发努了努,郝诗美侧着头看了看那张沙发,又将下巴点了点,示意请章社长先落座,章社长笑着说:“好好,我们两个都坐!”

两人说话间,那位女士却悄然离开了他们,来到落地窗前的电热水壶跟前,从壶下面的柜子中取出一只白色的一次性茶杯,又轻轻地压了压红色的按纽,放出大半杯热开水,走到郝诗美的面前,郝诗美赶紧站了起来,双手接过女人递过了茶水,说了声谢谢。女人的脸顿时一片绯红。

章社长见状,觉得应该将他们两人作个介绍才是,便伸出一手来,指了指郝诗美,操一口低沉的男低音说道:“邓楚楚,这是大作家郝诗美。”郝诗美再次起身,说:“不敢。不敢。就叫我郝诗美!一个赤字加个抱耳的郝,诗歌的诗,美丽的美!”章社长接着说:“听听,我们的郝大作家见了丽人就谦虚起来不是?”又转了转身体,指着女人说:“这位,芳名邓楚楚,年芳二十四岁,是牡丹市作协的女作家。”女人一改先前的窘态,亮着一双丽眼,大胆地看着郝诗美,伸出一只玉臂,和郝诗美轻轻地握了握手,便从郝诗美略有些用力的手掌间抽了出来,郝诗美立马感到一种热流流遍全身。

在章社长的提议下,郝诗美和邓楚楚两人交换了名片。郝诗美看着名片上的邓楚楚三个字,一下子更加喜欢这个美人来,心里说了句:“人如其名,楚楚动人!”

邓楚楚说:“郝老师,您是前辈,您的大名我早有所闻。您就叫我小邓或者是楚楚吧!”郝诗美说:“邓女士的文名,如雷贯耳,女作家的芳名,老夫怎敢直呼其名!不敢!不敢!”说罢,张扬一笑,声震寰宇。

郝诗美见章社长和邓楚楚还有话说,便知趣地从随身携带的黑色皮包中取出两部打印书稿,双手递给章社长,说:“这两部书稿,我就交给您了,请您抽时间看看,尽早给个答案给我。”章社长说:“过谦了过谦了。我会尽早地拜读大作的。”

郝诗美就要告辞,章社长看了看对面墙上的挂钟,说道:“下班的时间就要到了,我今天做个东,请你们二位吃个便饭。我和邓楚楚还没有说完的话,也好继续谈下去。你看如何?”郝诗美心里想,这也好,自己还可以趁着吃饭的时候,和章社长进一步联络感情,更重要的是,还可以和邓女士两人说说话。

郝诗美笑着说:“这样当然好!我求之不得呢?不过,这餐饭必须由我来做东。否则,我现在就打道回府!”

章社长当然满意,他刚才说由他来做东,本来就只是一句客套话,便说:“既然我们的大作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只好俯首听命了!”郝诗美转过脸来,两只大眼睛充满笑意,望着邓楚楚,说道:“邓作家,您也赏个脸,陪章社长一道去。怎样?”

邓楚楚说:“我也是求之不得呢!正想就着这个机会,向郝老师讨教讨教学习学习哩!”

郝诗美和邓楚楚在章社长的引领下,乘着电梯,一路下到出版城大楼的一楼大厅,出了大厅又沿大道步行了一会儿,便来到了一家西餐厅。这正中郝诗美和邓楚楚的心意,他们两个都是搞文学的,天生就喜欢浪漫的情调。

他们三人一边品着美酒,一边听着音乐,一边说着话,气氛融洽,谈得十分投机。在言谈之中,郝诗美大抵了解了这邓楚楚的一些情况。

邓楚楚今年二十四岁,两年前毕业于部属重点大学牡丹大学文学院,因为她在读大学时发表过一些文学作品,所以大学一毕业就被牡丹市文联要了去。两年来,她又陆陆续续在国家级和省级文学刊物上发表十余首诗歌和两个中篇小说,还得过省文联颁发的一个什么文学奖,在牡丹市文化界多少也还算是一个名人。

邓楚楚的父亲是个中学语文老师,她的母亲在县人民医院做内科医生,所以说,邓楚楚也可以说是个书香门弟。

半年前,邓楚楚花了四个月的时间,创作了一部30万字的长篇青春小说,走的是校园小说的路子,总体上属言情小说一大类,先后投给人民文学出版社和《收获》文学杂志社,不料都被退回,随同退回的厚厚的书稿的还有两张填写式的退稿函,均称大作不适合本社或本刊采用,故完璧归赵,请见谅云云。

邓楚楚的爸爸虽然不搞文学创作,但毕竟是个学中文的大学生,做中学语文老师也有二十多年了,对文学作品还是有很高的鉴赏力的。他认真地读了读楚楚创作的长篇小说,总觉得女儿的东西写的不错,完全达到了发表或出版的水平,便鼓励她将小说寄给他的高中同学章华子凤看看。

华子凤在大学时期读的也是中文专业,只不过他就读的是堂堂北京大学,因此毕业后分配的单位就自然比邓楚楚的爸爸要好,在东方省文艺出版社做了个编辑。通过二十多年的打拼,好不容易做了这家出版社的常务副社长,并被评上了编审这一业内最高的职称。

章社长不仅是个颇具慧眼的编辑,而且还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已经发表或出版长篇小说六部之多,其中还有一本被图书界列为2008年的畅销书,而且一直都在热销中,至今在读者中仍享有崇高的声望,被那家出版社列为该社的常销书,章子凤据此委实大赚了一笔,章子凤本人称不多不多只有二百来万元。

章子凤审读了邓楚楚的小说后,便有了一种惊喜的感觉,认为邓楚楚的文笔优美,构思奇特,养眼又养心,应该是一部好作品,一旦出版,极有可能成为一部热门书。为慎重起见,章社长又将楚楚的作品交给另外两位有经验的老编辑审读,其评价并不亚于他章子凤,但同时又指出小说的某些地方还可以修改得更好,让这本书更有卖点。章子凤也同意这两位名家的意见,便一个电话将邓楚楚从牡丹市叫了过来。

邓楚楚是今天到的省城,比郝诗美晚来整整一天,来后就找到了章子凤这里,和她章叔叔交换意见。

席间,章社长说:“楚楚啊,我们打算将你这本小说首期印它六万册再说,至于稿费呢,我们社里也有个初步想法,就是在给你四万元的基本稿酬的基础上,再给你8%的版税。如果销路好,我们社里就和你再鉴订买断合同,就是你给我们社三年的合同期限,我们一次性给你一百万元。不知,你意下如何?”

在邓楚楚看来,这本小说能够正常出版就是天大的喜事了,根本没有奢望还有什么稿费不稿费的,可如今人家不仅要给稿费,而且像对待名作家一样,还另给高额版税。对此,邓楚楚高兴都高兴不过来,岂有不允之理。邓楚楚那张白嫩的脸,因兴奋而布满了好看的朵朵桃花。她抿了一小口白干,努力地平静地自己的情绪,不让章子凤和郝诗美看出来,说道:“章叔叔,我全听您。您怎说,我都没有意见。”

末了,章子凤要邓楚楚这次就住下来,按照社里的意见,将书稿修改好再回牡丹市。邓楚楚甜甜一笑,点头同意了。

见一个小女孩写的东西都能这样打动名气日益看涨的章社长和极有眼光的两名老编辑,郝诗美心里就有些不么自然起来,既高兴又有些说不出来的妒嫉,更多则是不服气,心想像她这样的言情小说我老郝一个月写一本,如果她的这本书可以畅销的话,那么,我老郝写的这样的小说也完全可以热卖大卖起来。心里虽有想法,但自己毕竟是个长辈,况且又是来求章社长的,所以他口里还是一个劲地说:“邓作家,我郝诗美算是开了眼界了,真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取得了这么大的成绩,真是可喜可贺啊!”

面对有些名气的郝诗美的夸赞,邓楚楚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连忙说道:“郝老师,让你见笑了。刚才章叔叔说的只是他们的主观想法,还不知道投入市场后,我这本书到底能不能卖得出去呢?”

章社长笑了,说:“别看你年纪不大,说话做事都留有余地。”郝诗美也笑了,说:“你章叔叔可是一个伯乐,他说行就一定行。你刚才讲的不是谦虚,就必定是小瞧了你章叔叔!”郝诗美又将头转了过来,面对章社长,说道:“章社长,您说呢!”

章子凤乐了,说:“是的。是的。楚楚,请你相信我,我们是断然不会看走眼的。”

吃完西餐,郝诗美和邓楚楚两个,将章子凤一直送到餐厅大门口,郝诗美又叫来一辆的士,将章子凤扶进去,给司机塞上一张伍十元的钞票,对司机说将章先生好生送到家,多的钱就不用找了。

车刚起动,章子凤又探出头来,对邓楚楚说:“楚楚,要不你跟我一起到走,就住在我家,你阿姨也好照顾照顾你。”楚楚立马说:“我的一个大学女同学就住在出版城附近,我就住在她那儿去。过两天,我再去您家看望看望您和阿姨。”章子凤说:“那也好。老郝啊,就麻烦您代我送一送楚楚。”郝诗美回答说:“章社长,您就放心地回家,我马上就送邓楚楚去她的同学那里!”

送走章社长不久,一辆出租车朝他们开来,郝诗美招了招手,又用下巴对着邓楚楚挑了挑,示意她上车。邓楚楚慌了,说:“我不要车!”的士司机不高兴地将车又开走了。

郝诗美说:“我想用车送你到你同学家里去!”邓楚楚说:“我的一个要好女同学就住在附近不假,但我刚才对章叔叔说的是句客套话,所以,我根本就没想去我同学那里。她刚刚结婚,我不想去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