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今生所爱!缘,峰回路转

七 治伤

今生所爱!缘,峰回路转 拈香一朵 2410 2013-06-20 11:50:19

  其实她在八岁的时候有一次晚上在别墅院子里看星星,当时她只记得空中一道亮光,一块闪着红光蛋黄大小的石头落在了院中,她好奇的跑过去拾起那块石头只觉得石头像是冰一样融化了,而融化的并不是水,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好像融化到了她手里,她的手也因此微微的闪着红光,然后她便觉得一阵头晕晕了过去,等她醒来保姆陪在她的床前,她的父母一直在外地经营生意,这里只有保姆和司机,而接下来的事让所有的人难以置信,当她伸手去碰保姆的手的时候保姆便像触了电一样摔倒了。然后她就听到保姆喊“妖怪,救命。”因为她的瞳孔变成了暗金色的,后来父母找来了两个可靠的人帮她医治,据说她拾到的是一种外星生物的能源核,而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个能源核能与她的身体结合在一起,但最主要的是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不然她准被拉去变成科研的对像,就像是小白鼠一样的命运,好在他的父母及时的找人给她开了死亡证,又用朋友的名义收养了她,而在那两位可靠的人帮助下她渐渐的学会了控制了那股力量,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她每过几年就要被换一个地方,都是由从小照顾她的保姆和司机陪着,平时还好,但是若她受到伤害或是见到血她的眼睛就会变色,随时都可能电伤别人。

这种漂泊的生活让她早习惯了聚散离合,说是习惯不如说是躲避,她渐渐的不再和身边的人接触,也是怕暴露了自己的能力,她记得她十岁的时候帮一个邻居家的朋友赶走了欺负她的大孩子,结果那个朋友却哭着说她是怪物,她也只好马上搬了家,从那以后她便不再相信任何人,也不太敢接触任何人。时间久了她的心便封闭了起来,有时候她也觉得自己是怪物,不止一次的她用拳头打着墙壁或是沙袋直打到手上满是伤痕。

手上的疼痛让她渐渐的冷静下来,她闭上眼觉得看不到眼皮上的血管的时候,她想自己的眼睛是变回来了,因为眼睛变成金色的时候她的视线可以穿透皮肤。

她停下脚步看了看手,手上满是血还在往下滴,只是她知道伤口是在手指中间关节处,最深的是食指上的伤口,可以说是皮开肉绽了,

好在她当时也顺势向前送了一下手抓牢了刀,不然搞不好要伤到骨头了。

“你跑什么啊。”程风总算追上了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没什么。”她吸着气忍着疼痛道。

“先按着点,我带你上医院。”程风递过来一叠纸巾道。

“不用了,只是皮外伤。”她把纸巾按在伤口上道。

“什么不用了,这么一叠纸巾这么快就透了,你想流血流死么?”杜峰也追上来,看着这情景说道。

“程风,你送我回家吧,我有自己的医生。”她说道,因为她知道如果她用灵力的话这伤很快就会好,虽然可能会有点疤痕,但绝不必去缝合或是再忍着它一直流血,她的恢复能力相当惊人的,但若是不带上他们一个人他们一定不会放她自己离开。

“真的?那好吧。”他说着跑到路边拦了辆计程车。

他们上了车她告诉了司机地址,程风陪她坐在了后位。

“疼吧,脸色这么差。”程风看看她道。

“还行吧。”她闭上眼道。

很快便到了她的住所,因为离学校本就不远,这是当时搬来就选好的,她按了下门铃保姆见是她便开了门,然后惊讶的看到了程风,不过她也没说什么。

“陈叔呢?”她问道。

“在楼上修剪花草呢。”保姆眼神中满是担忧的道。

“我上去找他,你招呼下我的同学。”欧阳雪冰道。

程风也自然不好随她上楼,她跑到楼上看到陈叔正在阳台弄着花草,看到她的样子便好像一下子他便明白了,三步并两步的跑过来。

“没让人看到吧?”陈叔边拿开那浸血的纸巾边说。

“没有。”她笑了下道。

“怎么弄的?打架了?”陈叔拿出医药箱道。

“不算,回头再和你说吧。”欧阳雪冰道。

陈叔自然不是很担心她的伤口,这点伤其实算不了什么,不过他还是细心的用药棉帮他清理了手上的伤口并用药水止了血。

“好了,包上就行了,你休息几分钟吧。”陈叔说着下了楼。

欧阳雪冰明白他的意思,因为她需要一点时间让伤口恢复,她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一道红光笼照在她的手上,不一会她伸了伸手动了动,不那么疼了,但是完全好还有几天时间,毕竟当误了这些时间,也流了不少血,其实如果她愿意可以把伤口修复的很好,只是那样容易让人怀疑,她的眼睛就像是透视的一样,可以看到哪里有伤到便可以用灵力修复,治好后她闭上眼,过了一会眼瞳变回黑色,她又用纱布包好伤口便下了楼。

程风正坐在客厅等她,看到她好像松了口气的样子。

“怎么样?会不会伤到筋骨了?”程风忙问。

“没有,还好,只是皮肉伤,我的医生可是很厉害的。”她笑了下说道。

“想不到这小子竟然敢背后动刀子,看样子非得好好处理他不可。”程风放下心便想起了张磊,愤愤的道。

“小姐,你这位同学要不要留下吃饭?”保姆走进来问道。

“不用了,我们回学校了,我这周末不回来住了,你和陈叔不用为我准备了。”欧阳雪冰回答她道。

“小姐?你,你,你……”程风结巴着看着欧阳雪冰道。

而欧阳雪冰也在微笑着看他,因为他那表情太有趣了,想不到他也有口吃的时候。

“打个电话,去学校请个假,我上楼换件衣服,然后带你去个好地方。”她小声道,然后上了楼。

程风掐了自己一下,然后合上自己的下巴,这不是做梦吧,他可是糗大了啊,把一个女生当哥们是的拉出去疯不说,还害她受了伤救了自己弟弟,更夸张的是他还摆出一付很英雄,不,是很流氓的样子带她去约架,不过他还是打了电话给程雨让他想法请个假,就说是欧阳雪冰摔了一跤擦伤了,他陪着去医院了,可能要晚些回去。

欧阳雪冰这时也下了楼,换一身白色的衣裤,不过还是衬衫和休闲裤,并没有让他很惊艳,依然是很中性,显然这是她独有的气质,所以才让他以为她是他了。

知道了她是女生便更注意起她的样子,一身白色的衣裤让人觉得她像是整个人在散发着淡淡的光,白晰的脸宠,闪亮的黑眸,只是可能流了不少血,嘴唇不如平时粉润,而是淡淡的粉色。

“走吧。”她说道。

“嗯,你要不要我帮忙?”他点了下头,换了鞋子,然后看着她受伤的手道。

“陈叔,陈婶我回学校了。”她喊了一声道,然后冲程风摇了下左手,意思是她自己可以。

换好鞋子她便和他离开了家,程风真搞不清楚什么情况了,因为欧阳雪冰招呼完并没人搭理她,这家人真是有些怪怪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