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弯弯的小路

第二章 我们山里甜甜的东西好多呢

弯弯的小路 晓焱 2767 2010-08-23 10:45:48

  三



在一片叽叽喳喳的孩子读书声中,龙度过了大山学堂的第一天。

傍晚时分,龙一个人走出吴老师家,迎着晚霞,在附近的山脚下坐了下来,下午吴老师的一番话又徘徊在耳边:我已经力不从心了,身体每况愈下,山里孩子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希望她们能飞出大山,这也是我们几代山里人的愿望。。

龙感觉心里有点堵,说不出原因。余晖里,那一片重迭的山峰,巍然而静默,漫坡挥洒的绿意在晚风的轻抚下,妩媚的抖着清香,若不是有种种心里的压力在作祟,这美景下,龙会在这杂草野花的氛围里翻上几个跟斗,可现在,他是一点心思也没有了。家中的父母因为他的这个任性决定已经和自己闹翻了,他知道父母再气,也会惦记自己的,每天在一起的时候真的没觉得怎么样,现在离开了,而且是这千里之外寂静隔绝的大山里,面对一帮从没有接触过的最底层的山里淳朴农民,他真的有一种冷凄的落寂感。想爸,也想妈。。。而此时,他还想曼儿,不知自己赌气离开之后,她会变成什么样子?一丝愧疚掠过脑际,转而又被一个很充分的理由开脱了:是她先对不起自己的!所有的导致分手后果的一切过错都应该她一个人负责!他发觉自己的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那折磨了自己多日的羞辱感重新袭上心头,他又开始精力集中的想曼儿诉说的那个可怕的夜晚,那个让他几欲发疯最后决定跑到天边,或者海角的夜晚。他知道,虽然身体离开了,可是那个阴影却是如影随形,恐怕,他这一辈子都无法摆脱了!

小路上,一串细细碎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绿花格子衬衫的小姑娘出现在龙的面前:“你会离开这里吗?”龙抬头看时,那目光里又现出了龙第一次见到的忧郁,他开始有了一点点好奇,在城里见过女孩无数,可这小姑娘和她们不一样,他不清楚是哪一点不一样,凭着感觉,也许这感觉是一种错觉呢,他想,反正现在心里思绪乱得很,太多的问题,和小姑娘无关的问题。“我问你话呢!你们城里人不喜欢回答问题吗?”那眼神是愈发的忧郁了,龙读到了那言语里的些许急躁。也不知是什么心理,龙点了点头。“什么意思?是会离开这里?还是不喜欢回答问题?你点的是那个问题的头?”龙越发的感觉这小女孩是有些意思,他就笑着伸出手:“认识一下吧,小妹妹,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女孩犹豫了一下再没了言语,余晖恰到好处的角度,给了她一个光彩的红晕双颊。龙握住了她的手:“我,辛龙,你知道的,你呢?”“甜甜。”女孩的声音很小,低着头,眼睛看着地面。龙感觉到了一种陌生的新鲜的羞涩,这是城里女孩缺乏的,也不知是不是优点,反正这一刻,龙很喜欢,心情也好了很多。“哈哈。很好听的名字,甜甜!好甜的名字!我想起了清冽的泉水,还想起了嘹亮的山歌,都是你们山里的甜甜的象征,你的,是什么意思啊?”女孩已经抽出了手,转身跑了几步,站在了半山腰,回头看着龙:“我们山里甜甜的东西好多呢!留下来吧!你会喜欢这里的!”话音落下,女孩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浓密的矮槡里。

龙回到吴老师家,第一个汇报了甜甜的情况。女人笑了:“没关系的,那疯丫头走山里象平道,不用管她,晚一点就会回姑妈家睡觉了。”“真不好意思,我来了,倒把她挤到了别人家。”龙是真的觉得过意不去。“哎,辛老师,你不用多想,她姑妈家有小她一岁的表妹,她喜欢去那和表妹同住呢。就你不来,她也时常去那和表妹说些女孩的悄悄话呢。你只管住你的,娃娃的希望都在你身上呢,村长支书都交代我们老吴过,可不许慢待了你。”

吴老师抬头看了女人一眼,女人马上不再言语。去猪舍照看她那两头快要临产的母猪了。

“怎么样?今天接触孩子感觉如何?吴老师将一把草药一类的东西放进杯子,倒了开水,递到了龙的面前:这是苦菜,清火排毒的,想家了吧?以前也来过大学生,都因忍不了寂寞和乏味几天就跑掉了,哎,想想这些孩子,真的可怜,一样的父母生,一样的生存在这个世间,但命运却是和你们天壤之别。。。。”说到这,吴老师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

龙心里清楚吴老师的一番话,他的担心不无道理,我也会跑的!龙心里这样想,但说不出口,他感觉吴老师正在一步步给自己设下封锁,尽管只是他朴实真诚的语言而已。



四



这一个星期,龙不知道怎么过来的。

他没有给父母及曼儿发过一条短信,仿佛自己要从他们的世界蒸发。这之中,甜甜带他采过两回野果,他是真的领教了甜甜登山如踏平地的本领,甜甜几次回头看落下老远的龙就掩嘴偷笑,龙心里想,登山我是不行,若是下海,我就是一条恣意游荡的鱼,呵呵,恐怕海水打到你的脚面你就会惊恐万分呢。想到这时,他就真有一种想法若有那么一天,能将甜甜带回上海,让她了解山里之外的世界,她的忧郁眼神会不会就能消失?他想起了曼儿,曼儿和甜甜相比,那就是天堂里的宠儿,曼儿也是家里的唯一宝贝,从小蜜罐里长大,她的眼神永远不会忧郁,父母已经为她扫除了人生之路的一切障碍,若不是曼儿抖出了那对于龙来说近乎残忍的隐私,恐怕现在曼儿己经成了龙的新娘了。龙不止一次梦到过曼儿穿着婚纱,和自己手挽手慢慢步入结婚殿堂。他是真的爱她,爱到骨子里,可爱是自私的,容不得半点的瑕疵与欺骗,更何况曼儿一直隐瞒的那个事实,它击碎了龙的男人最为神圣的尊严!这是龙永远不能原谅的!一想到这些,龙的脸色又沉了下来,他是真的,走不出那个阴影了。对于曼儿,他已经夹在了思念与怨恨的缝隙里,周围一片窒息的沉重,似乎有那么点阳光偶尔投射过来,可阳光本该柔和,却让龙觉得刺目的疼痛。那些写在日记里“阳光般的爱”的句子已经发霉,霉到了心里,龙的心,痛在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霉变里。

龙很感激这个山里姑娘-----甜甜。若不是她带着自己偶尔在大山里转转,陪自己聊天,恐怕龙的每一寸闲暇时间都在重复那不堪回首的回忆片段。

就在今天,龙终于开了手机,未接电话已经一大排了,都是爸妈的,短信一大堆,也是爸妈的,他知道自己很过份,这过份二字还是甜甜送给自己的。

“爸妈会想死你的,他们养了你二十年,走出来居然不给家里一点消息,你太过份了!”这是甜甜原话。说这话时,她倚着树干,小手一下一下地扯着树叶。龙从那表情里读出了率真纯净的善良天性。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听了这个山里丫头的话,打消了将自己封锁起来的念头。他开了机拨了母亲的号,话筒那边是妈妈老泪纵横的声音。你得感谢一位素不相识的山里姑娘,他在想,待妈妈将几日积攒的话语一并说完,龙也觉得眼睛湿湿的。他抬头看着甜甜,她正静静地看着自己,嘴角弯弯,现出两个小而深陷的酒窝。

龙扬了一下手机:“你都听到了?”

“没有,能感觉得到!”那陶醉的神情仿佛电话里的是她妈。

“有妈真好。”她嘟囔了一句,眼神里又恢复了深深地忧郁。

龙拍了拍她的肩膀,试图将那团浓重的忧郁打散。曼儿就是他一路宠过来的,他可不允许自己身边的女孩不快乐!可甜甜是自己什么人啊?一点瓜葛都没有,为什么看不得她忧郁?

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