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弯弯的小路

第七章 我要嫁给他!

弯弯的小路 晓焱 3662 2010-08-23 10:45:48

  十三



坚持到这个月的月底,龙就返回上海。

这是他给家人和曼儿的最欣悦的答复。今天虽然只过了四号,可也不差这个把月时间,家里那边妈妈和曼儿她们已经开始作着婚前的准备工作了,只等龙到家后马上举行婚礼。

有了这最后的期限,龙再看到甜甜就有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此一别天各一方,他是多么不舍这个善良,懂事,纯洁的姑娘啊!也许真的是命中注定,他只能与甜甜结下这一段短暂的宿缘。每每看到那清澈略带忧郁的眼神,他便欲言又止,怎么开得了口说自己要离开这个事实啊!对于甜甜,这是最残酷的,他深知这一点。他也想过,带她一起回上海,认她为自己的干妹妹。可甜甜会答应吗?她怎么能够接受?她会认为这是对她最大的侮辱!龙摇着头,不敢想象!好在,甜甜并没有在意自己的心里挣扎,依旧有说有笑的陪自己在大山里疯玩。龙就把所有的想法都咽了回去,他在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反正还有二十多天的时间呢!

这天傍晚,一家人吃过晚饭,都坐在院子里乘凉。

远处田野里青蛙此起彼伏的唱着蛙曲,吴妈养的几只大鹅也跟着起哄。甜甜端来了一盆水送进鹅群里:“喝吧,喝吧,都闭上嘴,吵死了!”还有几只不识趣的蚊子嗡嗡的飞来飞去,寻找着猛叮一口,死而无憾的机会。吴妈的手已经扬起,跟着一只从自己身上侥幸逃脱的蚊子跑来跑去,那一副势不两立的恨恨之情,逗得龙和吴老师一起笑了起来。“敢情没咬到你们,笑得出来!”吴妈边说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蚊子一巴掌拍在了甜甜肩上。甜甜咧着小嘴呀呀地喊疼。吴妈又补了她一句:“没良心的,让蚊子咬你就对了!”

甜甜不吱声了,眼睛盯着院外那个朝这边走近的黑影,龙也循着那目光望去,只一会儿功夫,那黑影便到了院门外,龙看清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矮胖女人,还没进门,声音已经砸过来了:“哎呀吴老师,可真清闲啊!他婶子也没事了吧?”“是啊,刘嫂子这么有空啊!吃过饭没有?”甜甜妈一边回着话,一边用衣袖在凳子上抹了抹,搬过来给胖女人坐下。

“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吴老师把手中的芭蕉扇递给胖女人,自己摸出烟盒,慢慢的卷起一根细细的旱烟来。

那女人也不推脱,接过扇子,哗哗的赶着脸上的汗珠,只见她抬头看了看一旁站着的甜甜,细细的小眼睛笑弯成两条缝:“,这不,就奔这姑娘来的,后山的田会计家大小子看上了她,要我来说媒的!我呢,也就传个话,关键是姑娘这儿,姑娘点个头,我就回去报个喜,姑娘不同意,我回个话儿,也就跑跑腿,当串门啦!”

吴老师和吴妈的脸一下子都拉下来了,谁不知道那田会计的儿子打架斗殴的前村后村的出了名,谁家能把女儿往那火坑推?吴老师看了自己的女人一眼,女人刚要张开的嘴就闭上了。所有的人都不说话,龙看着吴老师的脸,他在盼着吴老师的一顿义正言辞,把这个遭人厌的胖女人快些赶走,他是一眼都不愿看到她!甜甜妈也看着他们家老吴:他的想法就是她的想法,这么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老吴的话在她这儿就是‘圣旨’,听他的话仿佛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甜甜也看着爸爸,可谁也不知道她的心里是咋想的。

老吴慢慢点着那支烟,狠狠地吸上一口,笑了。他心里最清楚他们家女儿,她怎么会看上那野小子,况且?他抬头看了龙一眼,龙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老吴又慢吞吞的吸了一口烟,开了金口:“刘嫂子,首先我谢谢你的好意,一家女百家求嘛!但是现在不是我们那个年代了,这种事情让孩子们自己做主,我们做父母的不便插手的,你说是吧?”

几个人又把眼睛集中到甜甜身上,胖女人依旧眯起了那一双小眼睛:“姑娘,那你说句话吧!呵呵。”说这话的时候胖女人还给甜甜使了个眼色。

“我同意。”甜甜涨红了脸,低着头说出这几个字后,她觉得大脑已是一片空白,她看不到爸妈惊愕的表情,也看不到龙惨白的脸。

胖女人扭着屁股走了,一记凉凉的耳光让甜甜清醒了过来,爸爸怒目圆睁地看着她,她倔强地迎上那目光。这是爸爸第一次打她。她知道,这一天终归要面对,她不知疼痛,她已麻木,她一字一句地说:“我要嫁给他。”

她看到爸爸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她看到龙和妈去扶着爸爸,她没动弹,她的目光掠过龙,爸和妈各自不同心情的失望眼神,转身,她走出了院子。



甜甜又走进这片寂静的墓地。

夜色徐徐拉开了序幕,远处的重山只限于一片片黑色的轮廓,夜的冷风在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打在树叶上,发出丝丝冷凄的哀鸣。

甜甜一点也不怕,她一直信这片墓地里住着自己的生身父母。她能感知到父母的温和眼神正注视着自己。

此时此刻,甜甜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深深无奈,事实上,她是多么讨厌那个叫田成的人啊!人人都说他沾花惹草,口若悬河,他哪里是甜甜的意中人啊。除了龙,甜甜的心里再也容不下任何人,可龙越来越成为自己心里的一个梦,他迟早会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自己的,而且这一天仿佛就要来临了,甜甜多么希望自己的这种恐惧心里只是错觉在作怪!可是,希望后面总会跟着失望,既然会有离别,甜甜不会让龙说出口的,她知道他会为难,她不要他为难,而且。。。。

甜甜的脸变得纸一样的惨白,既然最宝贵的都给了龙,她已知足,除此之外,嫁与谁妻,又有什么区别?



十四



吴妈很后悔,前些日子怎么就放甜甜去后山屯的表姐家住了几天,要不怎么会认识那个叫田成的臭小子!还被他巧嘴滑舌骗去了心。放着龙这样好的男人不找,偏偏喜欢那个泥土旮旯里打滚的农家娃,活该一个贱命!当初老吴抱她来的时候就不该留下她,爹妈也不知什么个孽根生下这么个孽娃,人都往上走,她偏往下出溜!

吴妈怎能了解,田成那小子虽然早对甜甜垂涎三尺,但这一次是甜甜主动求他娶了自己的,还求田成请来媒人,最好速速成婚。吴妈如果知道这个情况,肯定会气疯,说不定骂人的那张嘴张开了,连闭都不会了。

家里的气氛闷得像一个密封的罐子,已经两天了。

龙每天吃过早饭就去学校,午饭后去学校,晚饭后就钻回自己的小屋睡觉。甜甜呢,只回家吃顿早饭就没影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也没人稀得问她。躺在炕上的吴老师,一根烟接一根的抽,吴妈只顾闷头扫着地上的横七竖八的烟头,大气也不敢吭一声。

这种局面终于在几天后的一个傍晚被突然闯进院里的甜甜和那个叫田成的小伙子打破了。

甜甜走在前面,那小子走在后面,一张黑且圆的脸庞上嵌着一对有点夸张的大眼睛,他定定的扫了龙一眼,龙感觉那眼神就是两把锋利无比的剑,而且还带着剧毒,龙稍作迟疑,将眼神转向一旁的甜甜,她的手被那个小子攥着,很乖地任由他这么紧紧地握着!龙的心里好生的不是滋味,他不恨那个臭小子,一个土的掉渣的山村混混而已,可甜甜是谁?自己心目中圣洁的公主,能够短短几天被这个乡野小子俘虏了去,这是他万万不能忍受的!龙欲转身进屋时,胳膊被吴老师拽住了。

那姓田的小子看到这种情况,倒也机灵,马上走过来伸出右手,吴老师出于礼貌,松开了龙的胳膊,轻描淡写的和田成握了一下手。趁着这空档,龙转身走进了小屋。

这一夜,龙没有睡觉。

他不知道那小子呆了多长时间才走的,他也不想了解吴老师和女人的态度冷到零下几度,所有的家人都不喜欢那个田成,这是他感觉得到的,除了甜甜。甜甜?她真的会爱上这么个人?他想到了‘素质’二字,仿佛一下子有了了悟,文化修养,成长环境。。。他看到了甜甜和自己的差距,他的喜欢是不是只是一时的孤单而致?她对自己的喜欢是不是也是一时的新奇吸引?也许,甜甜选择那样的男孩子是对的。。。可如果换一种选择,又有谁适合甜甜呢?龙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自己和甜甜连在一起,他喜欢她,但不是爱,作妻子,他想到了曼儿,无论自己怎么去恨曼儿,依然割舍不了融进血液的牵挂。

那甜甜的善良与纯洁是不是在自己的心里也打了折扣?他不希望,但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承认的同时他也深深的感到自己品味低俗的一种悲哀!把甜甜定性为低俗?他又开始偷偷地自责自己了!瞧瞧自己!理念与人格堕落成什么样子了!,当初那种逃出上海的迫切心情和此时一样,这个时候,他又想尽快的离开这里了!

“我可能这几天就要回去了。”清晨的院子里,龙在饭桌上放下了喝完了粥的空碗,向大家宣布。吴老师和女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甜甜身上,甜甜只顾低头吃的蛮香,仿佛龙的那句话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女人说话了:“吃吃吃,就知道吃!。”她已将甜甜的碗一把夺下,哐啷一声,墩在桌子上。甜甜迟疑了一下,站起身,向院外走去。

“我要结婚了。”龙的声音很小,他压得已经不能再低,可还是仿佛一颗炸弹,在吴老师家老两口子的眼睛里炸出惊愕。

甜甜欲走出院子的脚步停了下来,她回身走到龙的面前,伸手给他:“恭喜你!”龙握住甜甜的小手,很勉强的挤出谢谢两个字,这一刻,甜甜那清澈的目光让他丝丝心痛,那一抹微笑怎么让自己觉得如此的苦涩?仿佛刚做了一个好长的梦,而现在,还在梦里无法醒来。他被甜甜拉了起来:“再去爬一次山吧!你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龙点着头,跟着甜甜向院外走去,身后,龙感到一双冷彻心骨的失望目光,那是吴老师的,他自始至终也没有说一句话,可龙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是谁伤害了这个老人?甜甜还是自己?











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