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弯弯的小路

第十四章 龙紧紧地抱着小梦,就像当年抱着的甜甜

弯弯的小路 晓焱 2916 2010-08-23 10:45:48

  二十七

夜,在一轮新月的轻抚下,柔和而静谧。

龙坐在酒吧里,慢慢地饮着杯中的红酒。窗外的夜色柔和着舒缓的音乐,在龙的心里投下点点淡然的思绪。

连续了几天,龙每天晚上都要来这里喝酒,听歌。

这个位置是酒吧里最阴暗的一角,他喜欢坐在这里听着小梦唱的那首《一个人的寂寞,两个人的错》。小梦是一个大三的学生,清瘦,文静,她的音质很好,委婉,哀怨,似乎有一种无法形容的魅力,能抓住听众的心,别人不知道,反正龙是被这歌声深深打动了。

他细细地打量着台上的这个女孩,清纯,高贵。若是倒退十年,他会走上台去与她对唱。可现在,他感觉自己已经苍老了。苍老到荒芜,或者潜意识里一直拒绝打理心里的杂草丛生。有时候,心也在隐隐作痛,那是一种别人无法感受的孤独。

他在孤独的情绪里品味着歌声,唱歌的人。这歌声,连同这个人已经将他的思绪带出好远,带回那段美好,朦胧又心酸的往昔里。

他摇了摇头,摆脱丝丝缕缕逝去的光阴里抹不去的记忆。

很自然地,或者说也是突然产生的一个念头,他想走近台上的这个女孩。他希望借助于她唤醒一些什么,他更期待能够找回一些什么。他到底丢失了一些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但心灵的深处,确实有一份沉积了太久的渴望。那渴望被现实的残酷一次次扼杀过,他已经灰心了,绝望了,曾经不再奢求这一生一世会再有让他开心的时刻了。但事实上,自从那天他在这个酒吧的门口赶跑了威胁小梦的坏人,结识了她之后,就有一种无形的温暖,在他的心底解冻。

一曲完毕,小梦走下台来。她像一只轻盈的蝴蝶,静静地坐在了龙的对面,双手托腮,仿佛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又像在洞察龙的心理。

一阵尖叫声,台上已经走上另一位性感,开放的女孩,两只小手一面向台下献着飞吻,一面拿下麦克,劲爆舞曲里嚎着听不清歌词的外国歌曲。

“明天别再来这里上班了。”龙抬眼看了看小梦清澈的眼睛,语气很坚毅。

“为什么?”小猛回头看了看台上,仿佛懂了龙话语的意思。她小声地嘟囔一句:“我是我。”龙不再说话,低下头,倒尽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

“今晚,陪我说说话,行吗?”龙的语气很轻,带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脆弱。

小梦的心一颤,她告诉自己,没有任何理由来回绝的。或者应该拒绝的,必须拒绝的,她想。她的心跳开始加速,她想哪去了?她暗自斥责自己,脸也在发热。对面的这个男人,成熟的男人,周身上下无一不透着让小梦心动的魅力。虽然只接触了几天时间,但这不重要。

小梦的心里很乱,她站起身,口中支吾:“我,该下班了,该回学校了。”

“不回学校,可以吗?”龙没有看她,在上衣口袋掏出香烟,打火机的亮光照亮了他青青的胡茬。

“你说什么?”小梦已经站起的身子僵在了那里。她回头偷偷打量着这个比她大了八岁的男人,她在他的眼里读出了她所能感受到的真诚,还有些许的无奈,她确信他是一个好人。她只在心里掠过一丝的怀疑,还没来得及多想,龙已经一把拉起她,很绅士地朝酒吧经理点点头,走出门去。

她乖乖地坐上了他的车,闭着眼,心里已经砰砰地打鼓。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她不知道他会带她去哪里。她的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他是好人。她在这句话的鼓励下,竟感觉自己平静了好多。还有一丝隐隐的幸福。



二十八

小梦坐在客厅里,她对龙家的豪华并不感兴趣。她盯着沙发地面墙壁上那张巨幅婚礼照片:原来龙的妻子也是那么的漂亮。她抬眼看着照片,照片上的那个女人,高贵,典雅,那种气质是学不来了。尤其是那双眼睛里的高傲,小梦有种极其压抑的自卑。奇了怪了!要跟她比什么?她在鼓励着自己内心的某种稚嫩的自尊。她心里现在只有一个很自责的想法:深更半夜,跑到人家里做什么?

她没有看到龙的一个家人。手中握着龙给她冲好的咖啡,她的眼神不由自主地看着巨幅照片,照片里的那个女人。

龙走下楼来,已经换上了白色的T恤。

他面色柔和,和酒吧里的神情判若两人。

“你的家人呢?”小梦有些紧张,声音诺诺地问道。

“爸妈带儿子度假去了。老婆领女儿搬出去了。”

“为什么要搬出去?”

“你是说我老婆?你很关心这件事?”

“不是的,随便问问。”

“哈哈,不用紧张,我开玩笑的。每个家庭都有其不得已的矛盾与无奈,我也不例外,我的故事很长,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得明白的。你饿不饿?我给你弄点吃的吧!”

“不饿,我,想回去。”

龙收了笑容,眼神里流露出淡淡的忧郁,他缓缓地朝着小梦走来,拖鞋踩踏地板的声响,在此时,却声声敲击着小梦的神经,她感到不知所措,她盯着渐至走近的龙的身子,仿佛所有的血液都在上涌,她好喜欢面前的这个男人,是真的喜欢,是从小到大,都没有过的那种异样的喜欢。她想告诉他这种感觉。她又不想告诉,一辈子都不该告诉的,她斜眼看着照片里的那个女人,那两道穿透人心的高傲眼神,只那么一眼,就让她跌坐在沙发上,一头的冷汗!

她呼吸有点困难,龙已坐到了她的身边,她感到大脑一片空白,一下子扑到龙的怀抱里,闭着眼,头部深埋,她的冰凉的小手紧紧地抓着龙的胳膊,惊悸,混乱,忽而又清醒,仿佛沉溺在一片寻了太久的恬静的港湾,而这港湾早已有人居住,正有人挥动着利斧,赶她离开,她是该离开的,该离开,她拔不动双腿,她情愿,溺死在这港湾里。

她感到痛苦极了。

龙紧紧地抱着小梦,就像当年抱着的甜甜。

他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他已经感觉到了她的恐惧,他以一个中年男人的情感,试图融进这个年轻的纯洁心灵里。这情感,无论怎样的醇厚与真诚,龙知道,再也找不回当年的炙热了。他的爱,对这个小梦的爱,多半已经升华为一种关爱了。他已经因由一个爱字,伤害了一个女人的一生。他爱不起了,无论是谁。他的爱,已随着甜甜的离去也枯萎了。

龙把小梦的冰凉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手里,他贴近她的耳边说:“你就像一只惊悸的小兔子,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想让你陪陪我,说说话儿,或者坐一夜也好,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窒息的孤独,没有人可讲,因为太熟悉,没有人可以信任,现在的人心都太险恶。你能懂我吗?我就想找一个能偶尔懂我的人。你会是那个人吗?”

小梦慢慢抬起头,她已经稍微冷静下来来,她愕然了:龙的双颊已经滚动下两行晶莹的泪珠,这双男人中少有的漂亮眼睛,里面含满了小梦只能分担不能读懂的幽怨,这一刻,她整个人,整颗心被这个成熟脆弱的男人俘虏了,面前的这个大男人,似乎一下子激起了她天生的母性的温柔。她不再紧张,很自然地抽出小手,轻轻地擦拭着龙温热的泪花。有好一阵,她真的想去吻那个带有弧度的男人的唇,就像当年妈妈吻自己一样。可这会是一样的感觉吗?她告诉自己绝无杂念。真的没有吗?她兀自脸红。

她跪在了沙发上,将自己细腻的小脸贴在了龙的脸上,那硬硬的胡茬扎得她有些疼,或者是心里痛的厉害。她多么希望尽自己所能给这个她喜欢的男人一点快乐啊?哪怕一点点,她要让他放下所有的沉重,尽管那沉重都与她无关,但她爱上了他,他又愿意在她面前卸掉所有的伪装,关于他的一切就都与她有关了!

这一夜,龙的卧房,小梦偎依在龙的身边,听他讲了好多关于他的故事,快到天亮的时候,她睡着了,他也睡了,她睡在他的身边,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这是一个仅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纯洁之夜。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