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弯弯的小路

第八章 不是已经将她放下了吗?

弯弯的小路 晓焱 2145 2010-08-23 10:45:48

  十五



“稻子都出穗了。”龙随着甜甜的目光,看那山坡的一块块深绿的稻田:可不是,都伸出了一绺向上的毛刺。迎风走过,还能闻到一股股稻谷的芳香。时间真是好快,龙刚来山里的时候,农民才往地里插苗呢!好像就是几天的功夫,快要秋收了!

走过这一片农田,前边就到了长着野生植被的半山腰了。这浓密的乱草丛还没有褪去晶莹的晨露,清新还有些湿滑。甜甜一个趔趄,被后面紧跟着的龙拦腰抱住,龙的滚烫的气息一下子就贴近了甜甜的后颈,这一刻,两个人都不说话。空气仿佛在瞬间凝固了下来。甜甜闭上眼睛,心理在一种甜蜜与痛苦的焦灼里挣扎着,她是多么希望这个世界在这一刻静止啊!就这么被龙抱着。。。她甚至想到了死亡,只要能与龙在一起。。。

不是已经将她放下了吗?龙在心里问着自己。可此时,分明在这肌肤的触感中重温了醉心的清醇!她依然是不加雕琢的美玉!龙这样想着,就慢慢的扳过甜甜的头,他注视着她的眼睛,充满了无限的怜惜,他已经忘却了甜甜之外的任何人,任何事,他只觉得有一种按压不住的沸腾,在心底充血,或者本来就没想按压,他正顺着如火山喷发的热点在寻找着出口,就在他试图去亲吻那小若樱桃的朱唇时,他迎到了一股冷冷的目光,甜甜的眼角,悄然滑落两滴凉凉的泪滴。。。

龙盯着那目光,仿佛一团熊熊的烈火被一下子无情浇灭了,这心理的瞬间落差,把他弄懵了。

他慢慢的松开了抱紧甜甜的双手,背转身去,靠在了一棵很粗大的槐树上,他感到心情跌落到谷底,烦躁至极,失望至极,郁闷至极。。。望着远处山脚下那一块块不规则的稻田,还有袅袅炊烟的村庄,他多么想能马上长出一对翅膀来,立刻飞回上海!

甜甜默默地擦干了腮边的泪水,她很冷静,出奇的冷静,事实上,面对龙,她心中的至爱,他的臂膀该是何等的诱惑!她也渴望,但不行啊!激情过后,依然会分手,会别离,会从此天涯海角。。。甜甜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强迫自己冷下来的,把感性的所有都放下了,要理智,要清醒,才会在离别的那一天到来之时,不致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有一刻,甜甜盯着龙的背影,她真的想不顾一切说出心里的一个天大的秘密,可是,话都到了嘴边了,她咽了回去。不可以的,她告诉自己。

又有几只山鸟在头上叽喳而过,甜甜看着那鸟儿,在想,它们多么的无忧无虑呀!若有下辈子,就做一只鸟,想飞就飞,简简单单,没有感情,没有思想,多好!

“我快做父亲了!”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甜甜说这个?仿佛泄了一种怨气的痛快,他想看到甜甜失望的表情,他恨她,不知何因!他看到了:一张惨白失色的脸庞,那目光。。。死一般的呆滞,若不是周身在抖,那就是一座充满萧杀的雕像!

龙一是哑言,他被甜甜失色的眼神吓到了。他拼命地摇着甜甜的身体:你怎么啦?不要吓我啊!我没有说错,我要回城了,做父亲也是迟早的事,你也要结婚的,也要做母亲的,不是吗?

“是的,你说得对。快要做父亲了。。恭喜你。“甜甜从嗓子眼里一字一字挤出这句话后,用尽全力挣脱开龙抓住自己的双手,摇摇晃晃向山下走去。。。

龙望着那渐小渐模糊地身影,喃喃的自语道:怎么会弄成这样?





十六



甜甜的婆家来送聘礼了。定于这个月的二十八号完婚,说是找人看的日子,这个日子结婚能抱儿子。媒人走后,甜甜妈再也憋不住了:“真是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结怨仇!瞧瞧你这几天那脸子撂的!要别着你结婚呀,还不得跟人跑了!行啊,受苦受累你自己挑的,到时别埋怨父母就行!

甜甜也不言语,坐在凳子上呆呆的想着心事。

“是不是中了什么大邪?再不就是跟了人家睡觉了?不然怎么那么急着嫁人?”甜甜妈是越说越气,还想张口,被吴老师厉声喝住:“行啦!瞧瞧你都说了些什么?哪有你这当妈的?那么大的女儿了,她想嫁自有她的道理,享福遭罪是自己的事。都到这份了,就别跟着掺和了!”

女人被数落一番,嘴里小声的嘟囔着去剁那一筐刚挖回来的野菜。

吴老师点着一颗烟,狠命的吸上一口,眉头拧成一个结,他抬头看一旁呆立的龙一眼:“还有一个星期就到月底了,走之前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吗?”“哦!,龙跨前一步,搬了凳子给吴老师坐下,自己坐了在旁边: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这几天我能把这学期的课程讲完,然后就走。”

“哎,吴老师叹了口气,又狠命的吸上一口呛人的旱烟,慢慢说道:说心里话,我呢,是想让你做我的女婿来着!可能是我老糊涂了,本来就不会可能的事,硬要做美梦似地期待!你不要介意啊。”

吴老师,你这说哪去了。”吴老师扬手打断龙的话:“废话我就不说了!你要走了,去追求真正属于你的幸福,我祝福你!但是,临走的时候,我还有一个不情的请求。。”

“您说。”龙正襟危坐,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甜甜也抬起了头,看着爸;要搞什么名堂?有什么一定要求他?

“我们这有个风俗,女孩结婚的时候要当哥的从屋里抱出院外,放到婆家来接亲的车里,若没亲哥的,可以找看着有福相的亲戚朋友,只要比女孩大一点没结婚的男孩子都行!”

“我听明白了。我会把甜甜送到车上。”“我不同意!”龙的话音没落,就被甜甜抢了话。

“这,没有你说话的份!”吴老师一脸铁青,怒斥着甜甜,可以看出他很愤怒,他的愤怒在很大程度上又含有深深地无奈。

甜甜能体会到父亲的无奈吗?而甜甜,谁又能体会到她的悲凉?









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