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弯弯的小路

第十五章 你把我当成醉鬼了?

弯弯的小路 晓焱 4359 2010-08-23 10:45:48

  “你把我当成醉鬼了?”龙伸出的手被小梦闪了个空。

车子停在了郊区一片林荫路上。小梦没有答话,她避开龙略带愠怒的眼神,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这是一个漫山红叶的深秋季节。

从这条林荫路往上就是一片人工林,树枝上的叶子已经大片的纷纷下落,积在小路上厚厚一层。小梦喜欢踩踏落叶的这种感觉,就像小时候自家门前的那片杨树林。总会想起和伙伴们一起疯玩的场景。那个时候伙伴们总喜欢把落叶扬在小梦头上,然后称她为新娘子。因为小梦很漂亮,喜欢她的男孩子很多。为这事儿,小姐妹们都很嫉妒她。她是经常一头落叶地跑回家中,还挨过好多次妈妈的骂呢!

小梦想到这些,嘴角弯起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我跟你说。”龙跟了上来,随风飘过来一股酒气。

小梦将思绪收回,目光在龙的脸上扫了几圈:“不是答应我不再喝酒了吗?”

“心里不痛快。”

“为什么啊?”

“她回来了。”

“那好啊。”小梦脱口而出。她的心里是一直希望着龙能够夫妻和睦,家庭幸福。可为什么?当听到龙的妻子回家的消息后,就有一种莫名的隐痛。在心脏经神经传到眼部,热热的,有一种液体要流下来。她是在嫉妒什么吧!她看穿了自己心里更为真实的一些想法。天知道,她是多么艰难地去祝福龙与妻子之间恩爱下去的!

她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她心里认为完美的,成熟的,且有着坎坷情感经历的男人,尽管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可是龙并没有在意她的这些心理感受,是没有感应到吧!这个笨男人!小梦在想。或者她情愿把这些感受埋在心里,小梦又想。

龙已走到了小梦的前面,他在一棵树前站定,回头,目光里含有不快:“你说说,她竟然带着我的女儿住在了小旅馆里!这个女人,整天闷声不语地,我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真是更年期提前!回家了还是一句话不说,再这样下去,这个家我也不回了。”

“其实,你很在意她的是吗?”

“这倒没想过。”龙回答着,也在想着小梦的话。是的,他从来没有刻意地想过这个问题,是因为他一直觉得曼儿原本就是他生命里的一部分,无所谓在意不在意。

“女人,是很脆弱的一种高级感性动物,需要呵护的。”小梦一语双关,她的话语里明显的掺进了自己的情绪。

“也许,你说得对。我一直活在自己的焦头烂额里,很少去过问她的一切,可是她一直是个独立而成熟的女人啊,我想,她根本用不着我无谓的关心的。”

“你的,不一样,她的坚强是她的事儿,我想,她需要你的呵护。或者这么说,你该好好的珍惜她的。”

“哦。”龙仿佛接触到了一个忽略过的或者从没考虑过的新问题。他嘴角上翘,眼神忽而变得难以捉摸,他捉住小梦的双肩:“那么你呢?你需要我的呵护吗?”

龙突然的这么一招,小梦感觉自己的一切潜藏都在外溢。她有些拘谨不安,目光低垂。这一羞涩的表情更激起了龙的怜爱之情。龙只一个环臂,就将小梦揽在了怀里。

该拒绝,该跑开,小梦告诉自己。可是,就像有一种无形的磁力吸着她,小梦知道,那磁力叫感觉,叫真爱。她闭着眼,任由龙的那双手的温热传递着一种讯息,爱的讯息。她情愿融在他的魅力里,什么也不管,也不必在乎了。

可是,就在龙的嘴唇慢慢地如一条金鱼游近她时,她一激灵,她看到了带有幽怨眼神的甜甜,也看到了高贵得令他自卑的曼儿。她是谁?是第二个甜甜,还是第二个曼儿?她的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心在颤抖,身体也在颤抖,所有关于爱的美好遐想与憧憬迅速在脑海里散开,骇人的恐惧,清醒的理智,从不同方向,以两种声音一同撞击着她的思维。

她挣开了这个男人,逃出好远。气喘吁吁的蹲在一棵树下,落叶打在发丝上,滑向肩头,随着她伸出双足跌坐地上的动作,那落叶也无声地跌到了地上,随风卷走。

童年伙伴抛撒落叶向她叫着“你是我的新娘”的声音又在耳边回响,此时此景,此种心境,真真是人生一大残忍的讽刺!

龙跟了过来,一脸的茫然。他真的想抱起这个再度燃起他心之爱火的女孩。他伸出双手,悬在半空,他看到小梦大而黑的眸子里一股冷冷的目光。那目光忽而是甜甜的怨恨,忽而如曼儿的怨恨,他被这目光打到了,触电一般。不疼,却难受,由内而外的难受。

小梦死死地盯着龙的脸,龙想近前,因由了那目光里的苛刻,他如灌铅的双足,留在原地。他看到了他们之间慢慢地聚积起一堵厚墙,这厚墙是密封的,是一道穷尽一生都无法逾越的障碍。这障碍也恰恰阻隔了一种伤害。他的爱会给她带来伤害?仿佛只这一刻,他悟到了太多太多。

他伸出手来,声音平和:“小梦,我送你回学校吧。”

一路上,龙轻声叮嘱:“好好照顾自己,我要你幸福。”

小梦抬头,也低低说道:“我也要你幸福。”

“都会的。”龙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的笑了。

有时候,再多的语言,只一个会意的眼神就能明了。相知原本就是一种无声的契合。契合在于心,就像此时的龙与小梦。他们没有盲目的去追逐一场未知的风花雪月,在各自的心里留下一份深深地美好。也许,若干年后,再回想起来,是否该感谢这样一个深秋的郊外之旅?



三十

龙回到家,已是黄昏时分了。

他送了小梦回到学校,调转车头,在一处僻静的小巷里停了下来。自己在车里坐了好长时间,他放不下这个清纯的小女孩,就像当年的甜甜一样,他不知道自己的心理是否正常。有人说,男人都有一种“贱”的劣根在体内。能够轻易的忘掉一个人,也会随便的爱上一个人。他很反感这种偏激的说法。每一次萌动的爱恋都是一次深爱,无可厚菲,而忘却也不是真的忘掉,只不过是心底的一次深藏。男人不同于女人,不需要倾诉,不需要表达。男人自有男人自己的排遣方式,也自有自己的珍惜行为,不需要被人了解,也不强调被人理解。苦与欣悦,自己消受。

龙告诉自己,要忘掉这个女孩。想想他真的感谢自己,没有在最危险的时候越了雷池。现在回回头,什么都来得及!就此与她作一次长长的道别吧!他深知,情之深交,点燃欲火,往往只在一念之差。保证得了这一次理智,无法预知下一次清醒!龙已中年,经历情感种种,何尝不懂得这之中深与险?

他总觉得是甜甜在冥冥之中提醒着什么。是的,他无法许诺小梦任何,就别去招惹了吧。爱,不是为了要伤害她。但爱会演变成伤害。若真那样,罪孽又如何补偿?

他想到了曼儿。也许小梦说得对。这么些年,他确实忽略了给曼儿起码的呵护。连个丈夫都做的不合格,还有什么资格围墙之外,留恋逝去?思念飘渺的?

龙慢慢的感知着,一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所该肩负的责任。对自己拥有的和不该拥有的都要拿得起一种该尽的责任。这责任,让龙在一瞬间成熟了起来。或许很多年后,这些个想法到那个时候再回想,还略显幼稚。脚印是一步步扎实走出来的,先走好现在,做好眼前该做的。

龙晃晃头,努力挥去小梦的身影,其实,忘却一个人,真的好难。

整个下午,他就陷在这种沉思里,没吃没喝。

推开家门,龙才感觉自己的肚子有点饿了。他顺着一股诱人的香味来到饭厅,曼儿和小女正在吃着米饭,蘑菇鸡块。这可是他最喜欢的。麒麒见到爸爸,从椅子上跑下,油腻腻的小嘴凑了过来,龙伸出胳膊,将女儿搂在怀里,给她亲了个够。曼儿也跟了过来,看着女儿说:“乖,你吃饱了哦,我们上楼,让爸爸吃饭。”随即她瞥了龙一眼,没有再说话,把女儿抱走了。

“爸爸,一会见。”女儿回头,挥动着小手,咧着嘴,露出一口洁白的小牙。

龙洗毕,端坐桌前,看这桌上的佳肴,可都是自己可口的。这么些年,曼儿就是这么照顾着自己过来的。一日三餐都以他的胃口为准,这些在从前对他来说,那就是天经地义,曼儿该做的。他可从没想过要感激妻子,或者不必感激,一句暖心的客气话他都没说过!他只管吃,吃喜欢的,可他从没想过妻子喜欢什么,为她准备一顿可口的。就是准备,他也无从下手,他居然不知道曼儿平日的喜好!天哪,男人是不是都这样?这正常吗?妻子会在意这些吗?

龙,突然地就变了一个人,一个感性细腻的男人,这是他自己的感觉,有点陌生。

他坐了下来,慢慢地咀嚼着冒着香气的美味,却感到每一口都难以下咽。有一种失重的苦涩滋味搅乱了他的神经,他的味蕾。他已经生出一点点愧疚了,对于照顾了自己几年如一日的妻子。

龙一步一步走上楼来,脚步轻轻的。小女麒麒已经在自己的小床上甜甜的睡着了。

曼儿斜卧在沙发上,看着韩剧,面无表情。

“爸妈带着小麟麟明天回来,房间我已经收拾好了,别忘了你去接机。”

“我们一起去接机。”龙走近曼儿的身旁,眼里流露出一丝温情。

“好吧。”曼儿往里挪了挪身子,目光依然停留在韩剧上。

龙一伸手,曼儿没防备,遥控器已到龙的手,咔嚓一声,电视关掉了。

“干什么?”曼儿扭过头来,瞪了他一眼。

“不看电视,看我吧。”龙的嘴角上翘,含着狡黠的笑意。

“你有什么好看的,神经兮兮的。”

龙不作声,扳正曼儿的肩膀,看着这张一直忽视了的略显憔悴的脸,那眼神里似乎蕴含了很多无奈,曾经细腻光鲜的容颜失去了一些血色。龙的双手抚摩着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他轻轻地去吻那高高的鼻尖,小巧的唇。

“你又把我当成谁了?”曼儿轻推他的脸,手很无力。

“是你,曼儿,我的曼儿,我深爱的曼儿。”这是龙发自内心的亲切呼唤。他脑海中闪过甜甜,也闪过小梦,他很痛苦地将她们移开,他全身心地,是很真很真的感情在唤着曼儿的名字。好久,应该是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暮然发觉,他的生命里融入了曼儿的灵魂,一经心里的微微提醒,就仿佛雨后春笋般,所有的情愫都在蓬勃。

曼儿被吓到了。她已经在龙的冷淡里麻木了,一下子,她没反应过来,但她的思维只停顿了几秒钟,她就很快的适应过来了。毕竟这麻木里深藏了太多的渴望。她是一个心理生理都正常的中年女人,一个感情细腻,不喜外露的智慧女人,她在承接龙的这份热烈里及其小心翼翼地回应着。她懂得自己男人的此时心境该是极限地脆弱!无论他是何种原因所致的情感发泄,或许与她无关,或许与她有关,但这一刻,这一份真情,不容质疑它的真挚!不能亵渎它的神圣!

好吧。曼儿收回思绪,她很专情的看着龙,她的丈夫的眼睛。

龙只轻轻一抱,曼儿的双臂缠在龙的颈部,沙发到床的距离,曼儿闭上眼睛,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销魂的新婚之夜。

龙将曼儿放到床上,一点一点褪去她的衣服,曼儿的光滑丰盈的胴体就展现在龙的面前。龙的呼吸急促,热浪拂过曼儿的脸庞,在曼儿的心里掠起一阵涟漪,好似一条快要渴死的鱼,回归大海,曼儿的周身都在舒展着惬意。温和,还有热烈,每一种感觉来临都是一阵亲临仙境的美妙幻觉。

夜深了,曼儿甜甜的睡去了。龙坐起身,点燃一支烟,在一阵甜美的恩爱相融之后,仿佛刚刚登了一座绝妙之巅,短崭的欣喜过后,又开始了新的无名失落。

明天自己的小儿子要回来了,还有慈祥的父母亲,龙好想他们,他回头看了熟睡的妻子一眼,未来的生活,还会有更多的磕磕绊绊陪伴着他,走向成熟,走向更为遥远的未知旅程。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