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弯弯的小路

他又出差了,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裸露伤疤的疼痛

弯弯的小路 晓焱 1485 2010-08-23 10:45:48

  三十二

“他又出差了,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裸露伤疤的疼痛。”

曼儿坐在电脑前,窗帘压根就没有被她拉起,阳光在室外游荡着无声的温柔,曼儿不喜欢被阳光照到的感觉,儿子和女儿被爷爷接走后,她就将自己关进了书房,爷爷说要留两个孩子玩上几天,这预示着在龙出差的这些日子,曼儿会拥有了一份仅属于自己的空间,她该高兴的,这不正是她一向向往的吗?可她为什么就高兴不起来呢?

曼儿走到冰箱前,拉开箱门,拿出一听啤酒,她仰头咕咚下咽,然后将空瓶扔于箱内,双手掩面。她的眼泪流了下来,也许在这个时候,或者说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真实,关乎情感,关乎表情,没有观众的孑身一人,她才流露出自己内心最为脆弱的一面。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活在龙的背叛的伤痛里。女人的敏感是天性,她何尝不了解自己在龙的心里是怎样的一个微薄地位啊:一个教育儿女的合格母亲,一个服侍丈夫的温柔妻子,唯此两种责任,曼儿的生活里还剩下了什么?一个蜜罐里长大的女孩,怎么就把人生走到了这一步?相夫教子,还要为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孩子倾注精力与爱心,她不愿意也不甘心,她觉得命运对自己太不公平,可是她居然能把这所有的委屈放在心里,而且不动声色地用行动诠释着一个贤妻良母的优良品质。每当独自一人的时候,她望着镜中的自己,那眼神,那面孔,那表情,她不知道到底是熟悉还是变得陌生了?

“我又变成了一个孤独的夜旅者。我看到月光下,自己的弱小身影在林立的蒿草间穿越,荆棘划破了手指,有一种液体自指缝间流过,凉凉的,带着微痛。发散如丝,远处听不到一点声音,期待一声狼嚎或者鸟叫,这是一种令人窒息的死一般的沉静。风儿,连最微弱的一缕都收回待命,冷月在云层里幽幽的泛着青光,世界,在我的感官里,如同一座凝固的蜡像。”

“这种时刻于我,早已不再是新奇和恐惧,我常常将自己深陷之中,在暗夜里找寻一抹光亮,一抹来自远方,一个不知名的方向飘移而来的。我等待那抹光亮太久,以致于在我的内心虚幻了一个闪烁温暖的亮点,我在虚幻里将目光放逐,连同我的灵魂。”

“我守护着这抹光亮,在它跃动的生命里体味着我的人生,到底是追寻一个过程还是结果?这抹光亮又将指引我何去何从?”

曼儿停下了敲字的手,她看到隐身的QQ里一个熟悉的头像在闪动,她悄悄点开对话栏:“你在或者不在都没有关系,没指望你能给我回话,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默默的关心着你。但你的心对于我就是一块冷酷透明的冰,你情愿让辛龙将它敲击成粉碎也拒绝我用温情溶化它,我知道你是个好女人,我不会再对你存在任何的奢望,我只遥遥地注视你,就像黑夜里的一盏灯,为你照亮。”

黑夜里的一盏灯。曼儿的心头一颤,有好几次,她想接下这番话,她想告诉屏对面的那个人:“我在的,一直都在的,我渴望一盏灯,一丝光亮,驱赶我的孤独。。。。。。”可是,曼儿没有这样做,她知道后果,她知道那样的话,从今天开始,从这个晚上,她的情感世界再也不会平静了,她会在一片真诚热烈的情感里沉溺,那样的后果会很可怕!

可是,贫瘠脆弱的情感世界已经让她心生出太多的渴望,她感觉自己在黑暗里走了好长的路,突然地一刻,她觉得自己累了,她需要一个肩膀让自己靠一靠,而这个时候,她没有想到龙,这个和自己生活了多年的丈夫,她想的是屏对面的那盏灯,那懂她,温暖她的那抹光亮,她在拼命挣脱那尚可称为真诚的诱惑,可这挣脱却显得那么的无力,她已经忘记了在理性的时候是怎样告诉自己不可以再碰触感情,理性有时候也会很模糊,就像现在,不是吗?曼儿的手按住鼠标,她在等待,如果那边再说话,她会接下去,她会告诉他:我在的,冰,也有融化的时候。可那边再没有说话,她看到那边的头像暗了下去,她感到一种无法言表的茫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