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弯弯的小路

不是所有的善良都能感化得了良知

弯弯的小路 晓焱 1361 2010-08-23 10:45:48

  五十

这一段时间的阴雨,弄坏了所有人的心情。曼儿的商场也有了些许的冷落。

中午时分,雨停了下来,空气里散发着股股潮气里的清新,曼儿站在窗前,抬眼望去,天的一边升起一道不很清晰的彩虹,在阳光的映衬下,柔美得像一位沐浴而出的妙龄少女,使人遐思飞扬,想象一种心之渴望的意境。一缕微风悄然进窗,在玫瑰花盆的一角落户,就如一句贴心的耳语,那早上新开的粉色花瓣便羞涩出淡淡的幽香,曼儿几天里少有的笑容舒展开来,她拿起一片软布,在玫瑰花的叶脉上擦拭着浮尘,仿佛要将一颗爱心融入进去,沉醉一种难得的舒缓宁静的心情。

手机响起,曼儿回身在老板桌上拿起来看着电话号码,屏幕显示一鸣的妈妈,她说要带儿子到南方去打工赚钱,自己在那边活得艰难。

“你不是嫁了丈夫了吗?”曼儿没好气的问道。

“可是他非赌即喝,我没有别的办法,我想过了,我儿子学习也不好,他迟早要到我身边的,莫不如让他早点过来锻炼一下谋生的能力。”那边说得理直气壮,好像是一个妈妈正在为儿子铺上人生的坦途似的那么安然。

“你也是母亲啊,孩子高中还没毕业,你就想让他出去赚钱?毁了他一生?”曼儿情绪有些激动,声音里掺进了自己的不满。

“瞧瞧你说的,多难听!念在你帮我带他几年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我是亲妈!我还不是什么都替他考虑?现在南方这里的工作很好找的,另外呢,我也不想再拖累你了,欠你太多,他爸爸又不在了,我可没有能力去还这个人情。”

曼儿没有听她讲完,挂了电话,她躺倒在宽大的椅子上,刚刚的好心情被彻底破坏了,颤抖的手燃起一根烟,她将自己深陷在烟雾里,一鸣的白皙英俊的脸庞在眼前晃来晃去,她绝不会放任那个女人胡来的,纵使她是一鸣的亲妈,那又怎么样!

几天后的一个午后,那个一鸣的母亲,居然从南方飞回来了,而这当关头,恰恰赶上了曼儿去学校探望一鸣和儿子麒麒,曼儿见到一鸣的同时,也见到了这个失职的母亲。

四目相对,曼儿没有说话,她冷冷地盯着这个体态又有些微胖的女人。

一鸣面色有些为难,他看了曼儿一眼,然后低下头,长睫毛下的两只眼睛盯着地面,口里小声嘟囔着:“阿姨,我妈来了。”

“我看见了。”曼儿拍了一下比自己要高出半头的一鸣的肩膀,她已经抑制不住心头的怒火,她懒得和这个母亲说下一句哪怕很短的话儿,她想一把拉过一鸣,她可不允许这个孩子去随她那不负责任的亲妈去什么南方西方的,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一鸣轻轻摆脱掉她欲拉他的那双手,低着头,跟着他的亲妈头也不回地走了。只有那个女人,回头带着一丝狡黠的笑,仿佛胜利者的姿态,毫无一点良知地连句谢谢都没扔下。

曼儿呆呆地望着一鸣的背影,她将他当成自己的儿子教育了三年,她已经在他身上倾注了无法割舍的感情,一鸣被带走,她有着割肉一般的疼痛!

难道?那个女人是有意在曼儿的人生安排这段疼痛?曼儿突然明白了,黄贺生前对自己的那片情意一直被这个女人耿耿于怀的,原来,不是所有的善良都能感化得了良知的。曼儿觉得这一刻自己就像个傻瓜,十足的傻瓜。

一种无法言表的委屈在曼儿的心底又一次升腾,她在脑海中过滤着这些年来生意场上的智与勇的较量,情感历程里真与假的得到与失去,仿佛在一张张伪善的面孔后面,她看到了及其相似的狰狞,这一刻她似乎才意识到:过分的善良在这个世界是不是一种最最弱智的悲哀?

又一片乌云拂过头顶,一丝凉气伴随着遥远慢慢而至的滚滚雷声,一场更大的雨近在眼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