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女儿,就嫁给他

第十六章 这一次,我们擦肩而过......(一)

女儿,就嫁给他 蓝峰儿 2019 2011-11-25 09:39:15

  一生当中,除了父母和爱人,我们还会遇到很多人。有的就像彩蝶舞花,停留片刻,便擦肩而过;有的就像水中望月,云来云往,若隐若现;而有的,无论斗转星移,天荒地老,却留在我们的心中。

“菲”一般服饰店。

我在店里盯着电脑发呆。本来顾客就很少,更难过的是,QQ里又没人愿意理我,于是,无聊的我,就只能上淘宝网闲逛。

电话响了。

“喂,”我仍然盯着电脑。

“菲菲,知道我是谁吗?”接着就是咯咯的笑声。

“你是......”我把手机拿过来看号码,可惜,一串陌生的数字。“不知道,”我回答她。我最讨厌猜别人是谁了。

“我是瑶琪,”说着,又笑了。

“瑶琪?”我不信。毕业后,她去了深圳。

“怎么,不知道我是谁了?你个没良心的。”

“没,亲爱的,怎么会呢,”一听是她,我立刻换了张嘴,“就算我忘记了爸妈,也不会忘记我生死与共的好姐妹啊,呵呵。”

“就你嘴甜,”瑶琪说,“我们晚上聚聚?”

“没问题啊,”我随口就答应了,“可是,你在哪呢?”

“北京啊,还有,给你个惊喜,我已经联系了苗苗和娜娜,今晚,我们四姐妹就聚齐了,”她说,异常的兴奋。

“真的吗?你没骗我吧?”四个人哪有这么容易聚齐?苗苗是在北京,可娜娜明明去了CD。

“好了,知道你不信,今晚七点半,我们老地方见。”

“喂喂,”不等我说完,瑶琪就已经挂了电话。

这个野丫头就是这样子,老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一想到马上可以和她们见面了,我也就没心思在店里呆着了。

挑了身自己认为还不错的衣服换上,早早的,我关了店门。

大学期间,我们四姐妹住的是四人间。也幸亏是四人间,若再多住几个人,我估计楼管阿姨会疯的。

苗苗是第一个让楼管受不了的人。成天到晚的换男朋友,总有男生晚上在宿舍楼前为她示爱。有点蜡烛点着自己的,有弹吉他弹破手的,有喊话受风寒的,甚至,还有跳舞崴脚的......每次,总有一帮人围在那里看,这让整个8号楼前总是乱哄哄的。好几次,领导找楼管谈话,说她工作不力。为这件事,楼管阿姨来找苗苗。可苗苗却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阿姨,他们是自己来的,我又没叫他们来,我也很烦哎,”然后,还倒打一耙,“要不,实在没办法了,那你就让他们进来吧......”

娜娜是又一个让楼管受不了的人。娜娜天生就胖,为了穿好看的衣服,她便开始转呼啦圈减肥。可是,宿舍地方太小,她的呼啦圈又太大,转不开,她只好去楼下去转。于是,问题来了。每天夜里十二点过后,当楼管锁了楼门,甚至刚脱完衣服躺下的时候,就有一个人,扛个大呼啦圈,站在门口,满头大汗的摇门,“阿姨,阿姨......”

我和瑶琪是楼管阿姨受不了的第三对象。我俩天生信善,总喜欢在宿舍养小动物。记得有一次,我俩养了只小白兔,很开心,兔子不吃饭,我俩绝不先吃。为了喂它,我俩便抢着去楼下的草坪里拔草。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小家伙很能吃,我俩就拔草拔的更起劲。有一天,楼下管理草坪的大叔在门口大骂,说我们8号楼上的姑娘会吃草。大伙没明白怎么回事,我俩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因为楼下好端端的一块草坪,被我俩拔的像孔乙己脸上的牛皮癣,左一坨,右一坨......

毕业那天,我们四姐妹依依不舍,娜娜还哭了。楼管阿姨却笑得很开心。也是,这四年里,她被我们折磨的脸上平添了不少皱纹。

“艾利”饮吧,是我们四姐妹大学期间经常去的地方。

七点半,我踩着点儿到了“艾利”饮吧门口。她们几个已经到了。

大学的好姐们,好久不见,大家亲密不减当年。

瑶琪一见面就上来抱我。这丫头又瘦了。再看看娜娜,唉,减肥减了四年又两年,还是那么胖,甚至比大学期间更胖了。

边聊着,我们进了饮吧。随后,顺着当年的老规矩,我们仍然点优乐美,按咖啡、草莓、香芋和麦香四种口味,一字儿排开。

“娜娜,你不是在CD嘛,怎么跟着瑶丫头混到北京来了,”我问娜娜。

“狒丫头,”瑶琪抢了过来,“人家是来北京出差好不好,别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推......”

“说你是看的起你,本大小姐还不乐意跟你混呢,”娜娜又把瑶琪拉了过去......

于是,场面陷入了混乱。

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我平时疯疯癫癫的,这其中除了老妈的优秀遗传之外,更少不了这些“良友”们的熏陶。

“好了,”苗苗开始叫了起来,“下面开始交代这几年的感情状况。我先开始.......”

“狗改不了吃屎!”瑶琪说。

“严重同意!”娜娜附和着。

“我喊三声,谁不说,明天就被男朋友甩了,”苗苗又用当年威胁我们的那套办法。

“一。”

“二。”

我们三个大眼瞪小眼。

“三......”

“我和第十七个男朋友分手之后,就找了现在的男朋友新田一起......”

“我去了CD之后有一个小伙一直在追我,每天送花,请我吃饭,后来我就答应他了......”

“我和德凯去了深圳之后一年,就和他分手了,在网上找了这边的男朋友......”

不等苗苗说完“三”,她们三个就像三个诵经的和尚,至于诵的是什么经,那就不用细究了。而我,却傻傻的望着他们。

“菲菲,你呢?”娜娜问我,“你妈还看着你吗?”

“哪有,”苗苗又是怪里怪气的一句,“人家男朋友又帅又有钱,主要是懂得省钱,买个汽车,为了省油钱,还用手推着走......”

大家一哄笑了开来。

作为闺蜜,我们依旧相互关心。只是,这一刻,我却没有一份爱情的甜蜜分享给她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