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女儿,就嫁给他

第三十八章 “菲菲,我又怀孕了!”(二)

女儿,就嫁给他 蓝峰儿 2047 2011-11-25 09:39:15

  人生,其实就是一段等待。

出生时,母亲死去活来的等待我们的出世;成长时,父母精心培养的等待我们的茁壮。长大了之后,高考时,我们坐立不安的等待成绩的公布;病房外,我们默默祈求,但愿亲朋能度过险关。

那么,人生苦苦的等待一生,其结果是什么?死亡。只是,人的一生,不止手术室外那焦急的几小时,也远胜于产房里那痛苦的几分钟。

明朗的夜空,满天繁星,就像拥挤的人群和社会,有你有我也有他。人生漫漫几十年,等待着坠灭不是唯一的目标。有些人可以异军突起,大展宏图;而有些人则庸庸一世,碌碌无为。

相同的是,等待的旅途,有快乐。有泪水。

―――――――――――――――――――――――――――――――――――――――

陆军第七医院,妇产科手术室外。

我看看手机,瑶琪进去已经半小时了。等待,等待。

旁边有一对情侣,男的不停地抚摸着女孩的背,切切的安慰着,那姑娘不停地流着泪,时不时的说一句“我怕,疼~”男孩神情中极具同情,看的出,他俩是真心相爱。然而,这种事情,本身就于就是一种两个人的激情,一个人的痛苦,谁让我们都是女人呢?

再回头想想瑶琪,多么阳光的一个女孩。大学时,篮球场拉拉队领队,建党九十周年庆典演出舞蹈领跳,社团活动优秀组织者......女人坠入爱河,昔日的光彩便会瞬间消失,恋爱后,无论男人是否保持着追求时的那份热烈,她都会像一只温顺的羔羊,自始而终,认真的爱。伴着天生拥有的对爱的执着,一旦产生了爱的信念,决不会轻言放弃,即使自己被爱伤的千疮百孔。这,就是女人。

“咋还不出来?”我焦急的看看手表,4:30。

门吱呀一声开了,两个护士扶着一个姑娘,她满脸苍白,脸上写满了揪心的疼痛带来的扭曲。

“瑶琪,”我张大了嘴巴,“你怎么了?”

瑶琪没说话,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开始大声的哭。

“好了,别哭了,”我捋着她的长发,拍着她瘦弱的肩膀,“别哭了,走,我们回家。”

那一刻,我想,如果我是个男孩子,那该有多好。

“好什么,说不定谁家的姑娘又该遭罪了,”我想。

不知道从什么时间开始,我也这么否定男人,虽然我不曾怀孕,不曾进手术室。

子木,你不会也是这样一个不负责的男人吧?――――――――――――――――――――――――――――――――――――――

人民大街。

“出租车,”我招手,一辆出租车顺势停了下来,然后,我回过身扶着瑶丫头,“小心点,”将她扶上了车。

一路上,瑶琪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抹着眼角。看的出,伤心,大过疼痛。

“师傅,停车。”瑶琪突然有气无力的说。

下了车,我以为瑶琪就住在附近。

“走,我们去旅社。”

不等我反应过来,瑶琪已经进去了。

“怎么,你没有房子吗?”我撵上去问。至少,她应该有租的房子。

“有。我不想看到那张负心的脸。”瑶琪转身对着登记室叫了句,“老板,有房吗?”

“有,”一个头发滴水的女人应声探了出来,“姑娘要几人间?”

“二。”

―――――――――――――――――――――――――――――――――――――――

“来,瑶琪,我给你要了壶热水,你喝点。”我倒了杯水。

“先放那吧,”她说,然后脱了鞋,躺到床上。

“瑶丫头,还疼吗?”心里的难受是难免的,但我还是关心她现在身体的感受。

“有点,感觉下体被人掏空的疼。腰困。”说着,两眼呆呆的望着屋顶。这是一间感觉上了年纪的屋子,由于潮湿,屋顶上粉刷的一层薄薄的白灰已经起皮了,一片一片的,像一个被揪得片片翘皮儿的心。

“那就睡会,”我给她拉了拉被子,“我在你身边守着,睡吧。”说罢,我轻轻地拍了起来。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我关上屋门,出了旅社。

―――――――――――――――――――――――――――――――――――――――

“幸福路”小吃街。

我站在小吃街上,望着各种各样的小吃,中式汉堡,西安肉夹馍,徽字小吃,疯狂鸡翅......满目的小吃让我眼花缭乱,一时间,我真不知道该给这丫头买什么东西。

突然,我想起《山楂树之恋》里,女主角的朋友做了人流后,她妈妈给她拿了鸡蛋。

“对,应该吃鸡蛋,”我想。

于是,我满大街找煮鸡蛋。可是,飞腾的年代,人们谁还对清淡无味的煮鸡蛋有兴趣?

最后,只好买了五只茶叶蛋。―――――――――――――――――――――――――――――――――――――――

“瑶丫头,”我推开旅社的门,看见瑶丫头已经醒了,在抹着眼角。

“菲菲,疼~”

“我知道,我知道,瑶丫头,忍着点......”真是不争气,我也开始哭,甚至,我感觉那种疼就在我的身上,那么的真切。

和她在一起四年了,我们虽然不是夫妻,却也同甘共苦了些许岁月,四年里,有人骂她几句,我都会愤愤地要找几个姐们替她出头,更何况今天这般境况?

“呜呜......”我抱着她,两人哭作一团。

不知过了多久,我把她推开,替她擦了眼角的眼泪。

“吃点东西吧,瑶丫头,”我说。

“我,我吃不下,”她有些凝噎。

“听话,”我拍了拍她的背,“我们要坚强的面对以后的人生,听话,”说着,我站起来,给她剥鸡蛋。

瑶琪接过鸡蛋,咬了一小口,转过头,对我说:“今晚,陪我睡,好吗?”

看着她禽满泪水的双眼,我真的张不开嘴去拒绝她。

“嗯。”男朋友伤害了你,抛弃了你,作为姐妹,我怎么会在你最需要的时间弃你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