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女儿,就嫁给他

第三十六章 “爸爸,撑住!”(四)

女儿,就嫁给他 蓝峰儿 1899 2011-11-25 09:39:15

  粉丝,新世纪的一个摩登词汇。喜欢上一个明星,粉丝们不仅会热衷他的每一首歌,每一部电影,粉丝们还会喜欢上他除了歌曲和电影之外的一切,就连生日,粉丝们都会怀着不一样的心态去探知、了解,然后熟记它。

有时间我们会发现,喜欢上一个人时,我们会不自觉的把自己摆在他的粉丝的位置上。

仰慕、暗恋甚至迷恋一个人,我们会爱上他的每一个举措,比如,他甩甩腕看手表,我们会觉得格外的帅气;他下意识的拖拖眼镜,我们会觉得出众的潇洒;就连他弯腰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书本时,我们也会觉得那么的与众不同......总之,从爱上他的那一刻起,他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我们更喜欢他的不二理由,我们甚至还会为我们能看到他的这些动作而窃喜。种种,都说明,表白前的爱恋,总是带着些许盲目。

恋他时长日,我们会在心中筑一座上等城堡,而他却霸道的成为堡主。如果有一天,日夜迷恋的人突然跳出城堡,来到我们身边帮助我们,以及我们的家人,霎时间,我们会不会也有点贱贱地不适应?

―――――――――――――――――――――――――――――――――――――――

陆军第七医院,402病室。

人是最不安分的动物,我今天总算领悟到这句是一句真理了。

“老程,你都躺了快一个月了,”老妈在一旁陪老爸,给他剥了一颗葡萄,“你有空了就动一动,不要这么一直躺着,不利于恢复。”

“大夫说了,四十天之内不能动,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咱不急,”老爸吃了一口葡萄,“我也着急啊,公司不知怎么样了,上次那笔生意黄了之后,亏损了一大笔......”说到这,不禁有些难过。

或许,老妈是出于鼓励,但如果老妈知道自己的鼓励会是这样的结果,我敢保证,老妈打死也不会再说了。“那你就抓紧恢复,动一动,让自己快点好起来。”

“嗯。来,你扶我一把,我动动......”说着,老爸举起右胳膊,老妈连忙放下手中的葡萄,搀了他一把。

―――――――――――――――――――――――――――――――――――――――

“弗莱特”玩具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霍叔叔,”我说,“我爸这次出现了点意外,公司里的大小事务还得麻烦您。”

“呵呵,菲菲长大了,还和霍叔叔客气上了,”霍叔叔说着,给我倒了一杯水,“我也给你爸打了电话,让他好好养伤,公司里我会替他好好看着。”

“嗯,呵呵,我知道,”说着,我拉开老爸的抽屉,“霍叔叔,我爸爸的银行卡,你,知道放在哪吗?”我把抽屉翻了个遍,就是找不到老爸的银行卡,可老爸明明说在抽屉里。

“我经常见你爸把卡放在......”说着,霍叔叔顿了一下,脸上有些犯难,“放在那个柜子里,钥匙在抽屉里,”说着,他又指了指办公桌不远的柜子。

我有些迟疑,老爸的办公用品霍叔叔很熟悉,我不惊奇,可为什么老爸的银行卡他......

手机响了。

“喂,妈......”

“菲菲,快,你爸,你爸的伤口又裂了......”

不等老妈说完,我一把拿上老爸银行卡,飞快的冲出公司。听得出,老爸肯定又出现了意外中的意外。

―――――――――――――――――――――――――――――――――――――――

医院。

“快!快!让一让!”

我刚冲上了二楼,只见几名护士又推着手术推车,旁边又有女人的哭声,一听,就是老妈。

“妈,咋回事啊?”我一上来就搭上手,和老妈一起推着推车。

“唉,都怨我,我,我真不该让他动动,老程啊,你撑住了,”说着,哭声不止。

“爸爸,撑住!”

急救室的灯立刻亮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名大夫出来了。

“大夫,大夫,我丈夫怎么样了?”老妈又扑了上去。

只见大夫摇着脑袋,“不行,病人的肋骨是伤上加伤,恐怕得......”

“得怎么样?”我和老妈几乎同时说了出来。

“得切除。”

“啊!”我真的不敢相信。

“那你们没有别的办法了?”妈妈说。

“我们已经尽力了,实在抱歉......”大夫从我们身边走了。

―――――――――――――――――――――――――――――――――――――――

中凡科技有限公司,会议室。

子木在演讲,这期的策划是他做的。

“也只有这样,才会得到客户的认可,只有更清晰,才是我们至高的追求,这就是我们,中凡科技的奋斗目标!”

“好!”

随着大家的喝彩,紧接着就是掌声。

这时,子木的电话响了。

“喂,菲......什么?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赶过来。”

―――――――――――――――――――――――――――――――――――――――

“阿姨,别哭了,不要着急,我想想办法,”子木一边安慰着我老妈,一边迅速的翻着手机。

“喂,林琦学长,呃,是我,我是子木,你还记得我吧,我是子木.....嗯,呵呵,就是,我就说学长会记得我的......好着呢好着呢......嗯,我是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我有个叔病了,挺棘手的,嗯,在陆军第七医院,好的好的,麻烦你了,谢谢,那好,先挂了。”

久违的笑脸。只是,以前的笑脸是我刻意去发现的,而这次,却是他自己主动送的。同一张笑脸,却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