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04 禁门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206 2010-08-16 10:53:53

  时近中午,子须又一个人来看我。见到面也毫不拘束,他似乎也习惯,甚至喜欢我直接叫他的名字。

“小梦儿又乖乖在家中养病吗?”人未现,声已到。

正处于无聊之中的的我顿时来了精神,朝他扑了过去:“子须,算你有良心,把我关在屋里都快闷死了。”彩云见我这样子差点没下巴脱臼,拼命扯我袖子提醒我那是老爷。这丫头,我当然知道是我爸,别人的豆腐我还懒得吃呢。

“小梦儿可以到山庄里逛逛啊,我自信这个山庄你没有一天是没办法粗略地逛完的。”

“这样啊???还是算了吧。”到时候我出了院又碰上看得不顺眼的,再发生点口角。我可不保君夕每次都会出现。

“没事,下人们我已经调教过了。”他看出了我的心思。

一般人会很感激,但我却正好相反:“你跟踪我。”

他似乎早就料到我会有这种反应,解释道:“我并不是有意跟踪你,只是无意间碰上的。”

我眯起眼睛凑到他面前仔细打量了起来,最后还是被他‘真挚’的目光折服了,挥挥手:“罢了罢了相信你一回。对了,你叫人帮我把院子里的花换掉吧。”

“怎么?小梦儿不喜欢这些?”江子须倒也奇怪,她从未说过自己不喜欢这些颜色艳丽的花花草草。

“那是因为我们交流太少了,你实在不够了解我!当然有一部分原因是我过去太内向了,过去见到你就会逃吧。不过从今天起不会了。另外贵的不一定就是好的,还是换一点香气较淡的吧。”孩子开始说教老子了。

“小梦儿说得话很有深度啊,爹爹照做就是了。不过,你醒来以后就没再叫过我爹啊!”他装作在感叹,实则给我些暗示让我叫他爹。

“叫你爹很简单,只不过从那以后我又会对你避而远之,像原先一样,你自己选吧。”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抱着胸看着他,有多威风有多威风,要知道这个‘他’不光是我父亲,还是威震武林的大侠级人物啊!

某父亲最终服输:“???算了,我名字还是挺好听的。”这是才发现彩云好长时间没发声了,回头一看,她竟然听我们的对话诧异道晕过去了。

子须在我这儿蹭吃了顿午饭,然后大言不惭地说这的饭菜和他胃口,今后天天来这儿吃。我的回答是:“可以啊,不过你得交饭钱,白吃(白痴)我这儿可不欢迎。”

彩云刚想出来打圆场,子须便丢出了一个满满的银袋,脸上还挂着璀璨的笑容:“这样,够了吧。”我掂量了一下银袋扔给彩云:

“这够在这儿吃一个月的,丫头,记下帐啊!”

这回终于见到子须哭笑不得的表情了:“一个月?我说这些钱可以买下个米庄了好不好。”

我白了他一眼意思是谁鸟你这一套:“反正这是一个月的供量,饭钱我收下了,你爱来不来。”

“小梦儿就不怕我停了你的粮食?”呵呵,威逼我?

“怕,怎么不怕?但是这种事传出去,人家都知道你这么没能耐,对付自己女儿都要停粮,你这大侠还当不当了?只要你不怕,女儿没什么好怕的。”说最后一句时我满目神情,满腔虔诚。不知道状况的人一定会感叹:好一对情深意重的父女。

终于,我阴柔的爸爸气结了:“你???你,我还有事先回去了,明天中午多烧点菜,我吃死你们。”说完灰溜溜地踩着轻功逃走了。

“小姐,明天老爷要是来,把我们这儿吃穷了怎么办啊?”彩云见子须没了影,迫不及待地趴到我身边咬耳朵,这么快这丫头也学会精打细算了,唉!罪过,我把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带入了钱眼里。

我不屑地笑了笑:“吃死我们,好啊,我欢迎。只要你别撑死。”

下午我采纳了子须的意见,准备动身到山庄好好逛逛,临行前我交代彩云:“我走了,你一个人乖乖看家哦,晚饭我可能就随处解决了(怎么像随地大小便似得?)要是子须敢来蹭晚饭,你就用扫把轰他,让他明天中午再来。”嘱咐完,便大摇大摆地顶着火辣辣的太阳离开了花园。

一路上,正如子须所言,再也没有哪个仆人敢狗眼看我低了。所谓的【留仙山庄】我倒觉得有点像小时候去过的共青森林公园,除了多了几座建筑物意外,其他的地方与公园无差,树木、花草、湖泽、鸟鸣应有尽有。

微风拂过,清水涟漪。

我蹲到一汪清澈的小水池边洗洗手,刚捧起一瓢谁,就呆了。水中倒影出来的人是我吗?隐约可以看见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干净姣好的瓜子脸,散发着几分稚气,黑珍珠般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好不引人怜惜。

我竟上了这么完美的一具身体,虽然在那个世界我长得还算漂亮,但相比江梦儿可真是相差甚远。上帝赐给了我容貌,家世,更重要的是,他赐给了我青春。这算是补偿吗?那好,我收下了。

晃悠着晃悠着,太阳就落山了,哼着哼着歌,天就暗了,是时候为自己的晚饭做打算了,环顾四周全是原生态的东西,子须也真是的,此处可是住人的,又不拿来养熊,搞得跟森林似的干嘛?国家又不会颁他植树劳模的称号。害的我连吃饭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咚。”

“啊!”我对着后脑勺一阵狂揉,回头一看仅是撞上一根石柱了。左右对称共两根,高两三层楼,需要两个人环抱。这些都没什么,咱在电视上也看多这种场面了,可唯一令我吐血的是,柱子旁边还很不协调地竖着一块木板,上面气宇轩昂地洒然而至两个大字:

【禁门】。

拜托,既然是禁门就说明里面一定有人,既然有人就说明里面一定有晚饭吃。谁还管那牌子上写的是什么,抵挡不住食物的诱惑,我撒腿就往里面冲。

要是真是什么禁地怎么办?我边跑不是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但后来一想至多向子须服个软,少收他一个月饭钱,谁还会怪我?

但许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当初如果没不动脑筋地冲进去就好。虽然这个举动没给我带来什么危险,却彻底改变了我在这个世界的人生。

不出我所料,走了没多久,一座简约的小庭院便出现在了我乌漆抹黑的视线中,所幸的是从屋子里升起了袅袅的炊烟。看来真的是住人的啊。

于是我加快了步伐,跑进了那个庭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