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15 羞辱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502 2010-08-16 10:53:53

  “这位少年,敢问你手中所持之剑,是否为【倾城破】?”一位僧人从人群中站出来,目光盯着那把剑,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倾城破】不是导游小姐说的五把圣剑之一吗?等一下,彩云似乎曾经说过这里是由五把圣剑组成的国家,难不成就是从剑仙山上摔下来,才会掉入导游小姐所说的那个时空吧。呼,还好我没去参观盘丝洞,要是死在那里,岂不是要穿到西游记里,背着唐僧西天取经啦!

“这个?”檀珺羡看了一眼手中的剑笑笑:“是啊。”那语气轻松得跟在回答今天天气真好似的,唉!这是一种境界,一种洒脱。

这下所有人炸开了过,什么表情都有。

我侧过头问君夕:“圣剑不是传说中之物吗?怎么会随便显世?莫不是假的吧。”这话还不等君夕回答,就被那僧人斥道:

“女娃娃,老衲的师祖年轻时曾为【倾城破】的剑主所救,师祖牢牢记住了那剑的样子,回庙后作了一幅画摆在他书房,作为信物传给各任掌门,老衲日日所见那剑的样子,绝不会有错!”瞧他激动的样子,人家又没说把剑送给他,至于吗?

“呀!真是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圣剑啊!”

“檀少侠英雄少年,器宇不凡啊!”

感叹声,讨好声此起彼伏。

那个檀珺羡像是看足热闹似得,终于发话了:“晚辈只是来切磋武艺的,今日是江大侠做东,若给您带来了困扰或乱了您的秩序,晚辈在这儿给您赔不是了。”说完抱拳鞠了一躬。这话似是对着子须说,实际上意在在座的所有人。

听了这话,再不识趣的人也安静了下来,毕竟还是没有人愿意得罪子须的。

子须坐在观战台上,看完了这一出闹剧,完全一副凑热闹的样子,接受到了众人的目光,只得轻咳一声:“既然这样,那比武还是继续吧。”

于是一切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唯一不同的是,在人家比赛的时候围到檀珺羡身边攀谈的人多了不少,似乎谁都想与传说中的圣剑沾上点关系。

君夕从刚才开始就形影不离我:“怎么,不去凑热闹?”

我摇了摇头:“要是有人送我把圣剑,我就去。现在围着人家团团转又没什么好处,闲的没事干啊。”

君夕刚想回答,但闻擂台那边响起了铃声,一场比赛结束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惨败,另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凯旋。比赛到现在,不难看出所有人都是拼尽全力了,但唯一入得了我眼的,只有檀珺羡的那场比赛。难道这些人当真是武林高手吗?是他们太山寨,还是我的功力已经到了一种地步了。没那么夸张吧,我可没指望两年能干些什么。

这时又有人邀战了,抬头一看站在台上的竟是江如儿,更令人惊讶的是,她想要比试的人竟然是我。

身边的人议论纷纷:“不是说江家二小姐一点功夫都没有吗?”

“话虽这么说,但传闻中不也说二小姐丑的不行,但实际如何呢?人家的容貌是大小姐远不及的,八成是传闻有误了吧。”

“毕竟人家大小姐可是从小就习武,这功夫可不是盖得。说不定二小姐不应战呢。”

这就是赵舞所说的不会输给我第二次吗?可是如果我没有偷偷习武的话,胜负不是明摆着的吗?这可不会给江如儿加分啊,赵舞不会不明白的。

“江梦儿,你比还是不比?其实我也并非想要你输得多么惨,只要你留下一句话便可:我江梦儿是个武功都不会的人。”这种话对我而言没什么,但在【圣剑国】,这种话就等于对着别人低三下四地承认自己是残废。

“江如儿!”子须实在看不下去了,出来怒斥道。从未见过他这么生气,纵是在不喜欢赵舞母女,他依然如儿如儿地叫,从未见过他叫江如儿全名。为了我,他将所有的气度、姿态全都放到了一边,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真正关心我,爱护我,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子须了。

君夕相对冷静些,伏到我耳边道:“梦儿,往天我日日惨败,江如儿不会是你的对手。”我当然知道她不是我对手,莫说她,就算是子须,甚至在座的所有人,除了檀珺羡以外,无一是我对手的。既然光看就能明白的事,就不用我在浪费周折跟他们去比试了。

我摇摇头:“君夕,还不到时候。对于江如儿,我还不屑。”

这话让君夕似乎震惊了不小:“你真的已经决定了?这叫不战而败啊!”

“不战何来败?今日过后,旁人定会认为我是怯懦,连站上台的勇气都没有,但只要我清楚,江如儿是还没资格让我出剑就行了,别人的看法是我最不在乎的东西。”过去,视别人的看法为圣旨,但当我死的那天才发现,一切是行不通的。所以慢慢学会不在乎,慢慢无视它们,是我长大的必经之路。

“好了,我明白。”他摸了摸我的头,却似是在安抚自己的情绪。

某人在擂台上等的不耐烦了,嚷嚷起来:“哥哥,看来你还真痛江梦儿啊!如儿看得都吃醋。”看她那副暧昧的表情,用膝盖像都知道她在指什么。君夕毕竟是养子,这种时候的确应该避嫌。

但君夕毕竟不是什么省油的东西,继续把手搭在我头上,连眼睛都不抬一下:“是啊,我们梦儿可比你乖巧可爱多了。”汗!‘可爱多’他当是冰激凌啊?

这话说得直白,却让人没什么反击的空间,江如儿顿时无话可说,站在台上干生闷气。我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宾客,无不用关切的眼神望着我,毕竟江如儿所言不得人心嘛。不过想让某位檀先生露出除看热闹以外的表情,恐怕是难上加难。

“江如儿,我输了。”没有她预期的不服、憎恨、铿锵。六个字全无语气,不带任何情绪,就像在谈论隔壁邻居家的老头死了一样。

她先是愣了一下,显然没反应过来我会这么快认输,怎么说我都有理由先站到台上去跟她拼个你死我活,但是我没有。过了片刻她笑了起来:“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认输的话就把那句话留下,否则我一概不认。”

君夕挡在我面前:“江如儿,我替她说,可好?”

“君夕?你在说什么呀!我可受不了你口口声声称自己是江梦儿。干脆我也给你谢封推荐信,把你送到宫里当太监吧。”想到这样的场景还真好笑呢。

“梦儿,你还有空开玩笑!”

我不接他话,直接对着江如儿说:“你可听好了,本小姐可不说二遍:我江梦儿是个武功都不会的人。”

这时候你若掉根针,绝对可以听清它自由落体着地时发出的声响。没有人敢吭一声,子须则怒视着江如儿,我甚至怀疑她的小命还保得住吗。

“话我也已经说了,可以放人了吧。”于是转身就走,我并没有为此事感到不开心,只是如果我还继续呆下去所有人都会觉得很尴尬,这个时候,逃避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梦儿。”君夕叫住我。

我头都没回,用只有我们俩听得见的声音回答:“手脚健全的人说自己是残废,要么是在开玩笑,要么是想讽刺真正的残疾人。放心,我也一样。”然后一点轻功未用,跑着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