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09 家宴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477 2010-08-16 10:53:53

  说完击了击掌,一个家丁呈上一长条锦盒,楚老头上前打开锦盒,其中躺着一把很耀眼的宝剑,剑刃上有几颗如同钻石般的晶莹,不规则地排成一列直延伸至剑柄。细看剑柄上的那颗宝石竟成泪状,尤为奇特。

“此乃【星辰泪】,相信江兄对这把名剑早有耳闻。它在江湖上盛传多年,但鲜有人知道其真面目,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代为收藏,此剑是家母转送予我,老夫是商人,这把剑留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处,不如赠予江兄以报几日前救命之恩。”原来这家伙还欠子须一条命呐。

看看君夕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惊讶之色,看来这把剑真如老头所说是把有名的剑。不然江如儿也不会毫不掩饰地露出贪婪的表情了。

“子须,它为什么叫【星辰泪】呢?”我本意是小声提问却不料吸引了所有人注意,更可气的是居然有人露出一副看乡巴佬的神情。

倒是子须好脾气解释道:“也难怪你不记得,相传【圣剑国】边境出的绵延雪山处住着一个部落,他们历代首领均为貌美的女子,唯一的不同是,她们被诅咒终身不能流泪,倘若有朝一日落了泪,就是她的死期。其实不流泪很简单,只要不付出感情就可以,千百年来也就这么相安无事。事情在百年前有了变化,他们的首领与一位剑客相爱了,迫于那位剑客恰逢要是在身,于是辞别了那女子,惜别是女子承诺为她的爱人打造一把世上最好的剑作为礼物,等他回来。只是在那女子努力铸剑时传来了剑客的噩耗,她的泪水落在剑上合为一体,幻化成剑柄上泪状的钻石。次日,人们在女子身旁发现这把铸好的宝剑。”

“行啊,故事挺感人。”子须讲完后所有人一片沉默,江如儿还噘着感动的泪花,真是快受不了了,放在很多年前我或许还会为之动容,但现在鉴证过太多事实丑恶的我,似乎再也无法对此提起兴趣了。

子须抚摸了一下我的头:“是啊,很感人。”然后又正色对楚老头说:“楚兄,谢谢你的礼物,只是我和君夕都有我们自己一直使用的兵器,习惯了以后即使再好的宝剑用起来都会不顺手,所以可否让我把这把宝剑赐给我的两个女儿?”

“哈哈,当然可以,东西送给江兄了,如何处置自是江兄说了算。”

子须点了点头柔声道:“梦儿,如儿,不如你们两个比试一场,形式你们自行订,谁胜这把剑我就赐给谁。”他是想探探我几斤几两,还是他知道我的能耐想给我一个平台呢?

“是,父亲。”江如儿似乎很在意嘛,声音极为严肃。

我则慵懒地笑了笑:“既然子须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回绝,只不过比试一场罢了,好,我卖你这个面子。”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明明是个年岁较小的丫头,为何说出的话,气势却远强于姐姐。

“喂!小梦儿下次可不可以别当着这么多人面叫我的名字啊,好歹我长你20岁,很丢人啊!”子须凑过头了,咬牙切齿地耳语道。

我挑了挑眉,威胁性地吐了一个字:“哦?”

某人立马识趣闭上了嘴:“算???算了,你爱怎么叫都行。”

底下显然有人无法忍受这种亲热的姿势:“天下人皆知【留仙山庄】的二小姐没有半点武功,比武胜了显然会有人说我欺负你,不如比歌吧,即兴作一首曲其中必须讲述一个故事,怎么样?这世上总不会有人一无是处吧。”

感觉到子须感想出声训斥,我先他一步:“好啊,这样的规则似乎很有趣呢!如儿说的没错,世上想必不会有比一无是处的人更糟糕的吧。”言下之意:输了的话,你就是。

江如儿略微有些震惊,虽然能够适应如今强势的江梦儿,但却依然无法接受字字伤人的她。或许已经不能用曾经的眼光看她了,不然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哈哈,献上一把宝剑,换来一出江家千金的表演,值啊!”楚老头满脸色迷迷地瞧着江如儿,看来是春天到了吧。不过不得不承认她的美貌,正值二八之年的人,虽然稚气未脱,却已散发出一种妩媚的气质,再加上赵舞懂得如何打扮女儿,的确可以算是个佳人了。

“来人,将我的古琴呈上来。”江如儿对下人吩咐道。“小女献上一首自创作品《金步摇》。”说完便弹唱了起来。曲风沿袭了皇宫中奢华低迷的格调,讲述了宫中贵妃受尽帝王恩泽的故事。如果没有猜错,如今宫廷中应该盛行这种曲风,加上江如儿委婉动听的音色,足矣让那楚老头听得如痴如醉了。这家伙说什么即兴创作,瞧她那熟练程度八成早就练好了,等着机会展示吧。

曲毕,江如儿站起身来,屈了屈身:“小女献丑了。”

子须笑道:“如儿过谦了,曲艺有所进步啊。”然后又低声对我道:“不行就算了吧,她那造诣已经将这曲风发挥到极致了,况且没人教过你抚琴??????”

我又一次打断他:“记住,从今天起梦儿绝不会让你再失望了。”说完起身到空地中,朝江如儿笑笑:“妹妹没有古琴,可否借姐姐的一用?”话一出口无疑又是一个重磅炸弹。人人皆知练琴之人对琴是有感情的,如若临时使用别人的,往往发挥不出正常水平。

未待她首肯我一坐下:“梦儿此曲名为《烟花易冷》,其中讲述的也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相信比起【星辰泪】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意思是说:我压根就没吧江如儿放在眼里。

回忆着歌谱,我波动了第一根琴弦: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浮屠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

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历史转身

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

那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狠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而你在问?我是否还?认真

千年后?累世情深?还有谁在等

而青史?岂能不真?魏书洛阳城

如你在跟?前世过门

跟着红尘?跟随我?浪迹一生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

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说到会古琴这件事,如果承认是因为北哥哥应该会被人笑话吧。诚然,我为了那个人学习了很多东西,也精通了很多东西,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机会显露出来。不过,现在还要多亏他呢,这些技能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绕梁三日而不绝于耳。今晚,我发挥的很好,所以不会比这差。

曲毕,我抬头直视子须那双不可置信的眸子,笑道:“完了。”

这词虽不为我写,但其中的沧桑,我完全有把握诠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