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05 师父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356 2010-08-16 10:53:53

  “有人吗?”我探头探脑的样子,自己都怀疑自己是在做贼。不知道院子的主人什么脾气,会不会很凶巴巴的?就在我忘我地环顾时,全然没有发现自己已然进入别人的视线。

怎么觉得浑身不自在,像是在被人监视。一回头,差点没吓得一屁股坐下。那是一位身材匀称的中年妇女站在屋门口,一手扶着门框,注视着我。

“那个什么???我就是路过???我没有恶意的,要说没有其实也有啦???(什么话?),我就是想在这儿蹭顿饭吃。”语无伦次的时候,说出来的话也不伦不类的,这位妇人定力好,要是有人在我面前唠叨怎么老半天,要么我死,要么他亡。

那妇人走到我面前,很和蔼地笑了笑:“梦儿小时候不是很淡定的吗?现在见到我怎么这表情?”

她认识我?她居然认识江梦儿?那刚才吓我是吃饱了撑的啊?(夏玥:人家好像没打算吓你,是你这家伙做贼心虚。)

“子须没告诉你,我失忆了吗?”

“失忆?!怎么回事?算了,你还没吃饭吧,进来吧,我刚做了些便饭。吃饱了再把事情讲给我听。”就这样我的晚饭有了着落。

酒足饭饱(把酒忽略掉)之后,我满足地摊在位子上打饱嗝,那形象是相当的不雅。那妇人却毫不在意地为我满上茶:“六年不见,梦儿可真变化了不少啊。现在可以跟我讲讲怎么回事了吧。”

我点点头道:“可以,不过你能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血衣。鲜血的血,衣服的衣。很不吉利的名字吧。”那妇人很落寞地回答。

一时不知如何安慰她,竟蹦出一句:“没有啊!红色喜庆。”明显感觉的到她差点吐血。

“先不讨论喜庆不喜庆的问题了。还是先告诉我你失忆是怎么回事吧。这些年我都住在这个院子里,衣食自给,与世隔绝,几乎都收不到什么外界的信息。今天要不是你进来,我可能已经有些年头没见到过同类了,哈哈。”她是个开朗的女人,但是什么原因会迫使她住在这里。

“我昨日醒过来就失忆了,至于为什么子须也没告诉我,他只说我之前的性格很文静,现在不知怎么的性情大变。很奇怪是不是?话说回来,你是谁啊?以前似乎认识我啊。”

血衣笑笑:“你这丫头化成灰我都认得。害的筱萌憋了一天一夜才拉出来的小崽子,我怎么会忘?”什么叫拉出来?还小崽子,当我狼啊?

“等一下,筱萌是我妈吗?”

谁知这女人竟白了我一眼:“不是你妈,难道还是我妈啊?筱萌,李筱萌,你娘亲她死后我就隐居到了这里,让江子须下令不让任何人来打扰。我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度过余生,毕竟是30年的奶娘,筱萌她走的这么突然,这伤不是说好就能好的。”敢情是奶娘啊,还是个情深意重的奶娘。“对了,梦儿。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据说是处处受人欺负。但是,从我失忆的那一刻起,那些欺负过我的人就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我咬牙切齿地回答道。

血衣叹了口气:“小时候你娘让我教你武功,干嘛不学?要是有些功夫的话,起码不用处处忍气吞声了吧。”

这倒是新发现:“你会武功?!”

那女人很不以为然地笑了起来:“当然啦!娘的武功也是我教的。在这个山庄里能跟我拆招的恐怕只有江子须了吧。喂!你这丫头干嘛一副不信任的表情啊!你找死啊?”

她气急败坏地大叫,我则哈哈哈地大笑:“不是我不愿相信你,只是一般的世外高人不都应该仙风道骨的,你这算什么啊?”

“不相信我的话???这样,你拜我为师,只有你肯认真学,除非天资太差,我敢保证一年以后,你跟江子须交锋,不说战胜也能不吃亏。”这女人急了。

我凝视了她许久,似是在思考,但实则是在心中窃喜。太爽了,这么容易就上钩了,古人智商就是不行啊!自从上次遇上那只疯狗男仆后,我就明白一点,在这个时空不会点武功防身是绝对不行的。正愁没师父教我呢!现在不是来了个现成的吗?

“好。但是要是没什么大成,到时候我取笑你可不能还嘴了。”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血衣倒自信满满的样子:“怎么可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血衣的关门弟子了,叫师父吧。不教会你盖世武学我誓不为人!”

我打了个哈欠,装作很困地抱拳推了推手道:“师父好啊。”

所幸她不是很在乎这一套,挥挥手还很得意地笑了起来:“乖徒儿,我早就跟筱萌说过,你早晚会是我的徒弟的,要是那丫头还活着就好了。呶,这个给你,回去好好练啊!你没有底子,先从基础开始,慢慢来。”说着递过来一本小册子,封面空白一片,里面画着一页页的小人,翻动起来像是看连环画似得。

我接过册子为难地回答:“血衣,我习武的事能不能先别让其他人知道啊?”练了也不一定有成就,还不如先保密,省的没学成还被别人笑话。

血衣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点点头:“好,你先把册子带在身边有空就看看,白天到我这儿来练。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我在这儿等你啊。”

“早上恐怕不行,中午子须要来吃饭的,我不在的话他会起疑心的。”

某衣无奈了:“那好吧,就下午吧,但可能要让你练到半夜了。”

“知道了,师父拜拜。”

回到院子里时彩云正在做女红,真是小家碧玉啊!谁把她取回家就不用请保姆了。(这好像不是在夸人。)

“小姐回来啦!”她放下手中的活扑向我怀中,怎么有一种我是她情郎的错觉。

“彩云啊,以后我怎么晚回来就不用等我了,今天算早的,以后三更半夜回来你也等吗?”虽然不愿承认,但我的确有些心疼这个丫头。世上总是有这样的一些人,明明因为轻信别人而受过很多次的伤,却在伤好了以后又一次一次地去相信别人。这样的人只是因为太需要关爱,所以你对她半分好,她会记你十分。同样的,这样的人太容易受伤,太容易被夺去那仅存的半分好。

可惜的是,我就是这样的人。

“会的,小姐。”一个孩子的承诺会多有价值?

“不用了,这样会让我很困惑。”我习武的事情还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哪怕是彩云你。

她失落地低下了头,但不一会儿又佯装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不早了,小姐还是早些睡吧。彩云先告退了。”

就这样一切又归于沉寂。

或许真的不应该抱着过去的怨念在这里生活,她明明没有恶意的,为什么还是想要隐瞒呢?自我保护没有错吧,我已经不想再被人抛弃了,如果可以,我想成为抛弃别人的那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