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12 辞别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283 2010-08-16 10:53:53

  后来的事不出我所料,子须一口回绝了楚歌提亲,理由是梦儿尚且年幼,况且他希望自己女儿今后的亲事由自己决定。无奈楚歌只得择日离开。

“心情不错嘛。”上午我一个人抱着【星辰泪】坐在湖边的一座假山上发呆,身后传来君夕慵懒搭讪的声音,自从上次以后,他动不动找我比剑,我恳求血衣传授我心法外加慢慢积累起的经验,取胜变得越来越简单,这样一来这家伙似乎不服气,邀我比武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唉可悲啊!我的资质怎么就这么好呢?

“怎么又想来比赛了,武痴?”熟了就开始口无遮拦,这个外表看似极有气魄和威严的男人却毫不在乎。

他坐到我脚下的一块石头上,耸了耸肩:“偶尔也要休息一下,我来是想告诉你,你的楚歌似乎今天要随他老爹回去,不去送送人家吗?怎么说人家本来可以是你未来的夫君啊!”

免费白了他一眼:“你本来也可以做我的夫君嘛!要不要我也送你一程啊?”送你一程上黄泉路。“不过话说回来,在子须的口中,楚家好像不好欺负的样子,他这么得罪人家就不怕以后有麻烦吗?”

“以后肯定会有麻烦,在【圣剑国】无论是谁遇上这种事,哪怕再不愿意,为了不生事也会把女儿嫁出去的,更何况个人真的认为楚歌不错,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呵!这家伙倒劝起我来了,该不会是受了人家什么好处了吧。

?“觉得他好是吧?那就你嫁。”于是便跳下石头离开。

“喂!你去哪?”

“去给人家饯行,顺便以防楚家人今后找子须麻烦。”语毕,这家伙一下子从假山上跳了下来,准备跟着我一同前去,我嘲讽了一句:“还以为你有多处之淡然呢!也不过如此嘛!”

这家伙似乎早有准备:“凑热闹嘛!”

来到玄关时楚家那两位似乎正在跟子须辞别,一旁还站着赵舞和江如儿,以及一些家丁。众人见到我们赶来多少有些意外,大都默默不语等待我怎么说。

“楚伯伯,本来梦儿有要事在身无法前来,但家中礼数不允许,故斟酌损益这会儿才赶来,还请您不要见谅。”话虽这么说,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态度不佳。

楚歌走到我面前:“梦儿小姐可否借一步说话?”说完就将我拉离了十几步,其实这点距离只能防一般人,像子须、君夕这样的但凡有点内力的都能把他说的听得一清二楚。

“所为何事。”我也不拐弯抹角,最好这次能让他对我彻底死了心,否则今后有的麻烦的。

他低着头,似乎思量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对我道:“梦儿小姐,江老爷说得没错,你现在尚且年幼,我会等你的,等你长大的时候我会再来提亲的。”

绝对是木鱼脑袋,子须说的委婉的借口这家伙完全听不懂吗?看来得挑明了说:“其实最大的问题并非我年幼与否,而是我喜不喜欢。坦白的说我认为你根本没有能力以及资本做我的丈夫,或许你认为你的家世背景可以帮你挣很多分,但可惜的是我对那些东西一点都没有兴趣。对于我,你只不过是欣赏不是爱,如果没有了那一技之长,或许所谓的江家二小姐根本入不了你的法眼,我要的爱不是这样的,我要的爱你根本给不了。”

无论在哪里,在哪个时空都是一样的。过去在学校里,太多女生因为北哥哥光鲜的外表,傲人的成绩,以及超群的艺术才情为他癫狂,可以说他是当之无愧的幻想情人,外人可以把他幻想成任何自己心中完美的样子,但是她们永远不会知道,她们眼中的王子,我的北哥哥只不过是个在平凡不过的俗人,他会穿着人字拖睡眼惺忪地到楼下买早饭,他会在睡觉的时候打呼噜流口水,他会做太多所谓俗人会做的事。然而大多数人当发现这样一面的时候都会弃他而去,而我,确切的说是那时的我,了解他的所有但却依然爱着北哥哥,不求回报的,无私的,原原本本只是单纯的喜欢那个人的爱才能为我所肯定。

然而,楚歌对我而言,太肤浅。

见他不说话,我继续道:“知道吗?在我看来你现在还太弱,仔细想一下你除了你的父亲,还有什么?我这么对你说话完全是出于朋友的关心,如果你不爱听,完全可以告诉我,不再启齿便是。”

他条件反射似地插了一句:“不,怎么会呢?梦儿小姐说得极是。”然后盯住我的眼睛看了很久:“我明白了,在下告辞。”说完就回到自己父亲身边。

再三辞别,这行人终于离开了。

“这么讲,会不会太残酷了?”君夕待所有人都离开以后站到我身边调侃式地问。

我望着那条通向庄外宁静庄严地道路摇了摇头,叹道:“终究只是个少年。”不知世间情爱为何物。本以为他会再有挣扎,看来我终是高估他了。于是持着【星辰泪】自行离开,今天还真是不爽呢,不如找血衣打一场吧。加快脚步,赶去了【禁门】。

楚歌走后过了好些日子,【留仙山庄】风平浪静。

赵舞认真督促江如儿学习琴棋书画以及武艺,以便遵守再也不会输给我的诺言。

彩云每天夜里为我端茶送水煮宵夜,继续充当着她好媳妇的模样。并且按我的吩咐在院子里种了许许多多向日葵,金灿灿的,日日向阳。

君夕照旧一得空就来找我比剑,每次都被我打得完败。真是悲惨啊!只能说他那五年积累着失败,留着让我一起用呢。

至于子须渐渐察觉我与君夕比较谈得来,但他似乎并不高兴。于是我略带怀疑地问他“是不是看上我了,见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打心底里吃醋?”纵使他心里承受能力再好,却还是气得背过气去。当然我们父女俩就是靠这样怡情的嘛!不过好在,他似乎至今都丝毫没有察觉我在习武之事。

这一大部分原因还得归功于血衣,她教会我了一种方式调节气场,以及血脉,是我看起来从未习过武。

我则除了练习【留仙】以外还加强轻功,只是目前为止,内力还是不行。这种东西必须一点一滴积累,纵使悟性在高也没有用,恨只恨当年我认我输在了人生的起跑线上了。

这日我在血衣院中练习吐纳,突然觉得手心痒痒的,睁眼一看竟是一片枯黄的叶子飘零了。

无论是我来的地方,还是在的地方,都开始落叶了吧。

抬头望着满树的黄叶,忽然想起忘记是何时知了已经不叫了。

无论愿意与否,秋天,真的到了。

亲们,祝大家新春快乐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