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22 疗伤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229 2010-08-16 10:53:53

  当珺羡搀扶着我回到院子时彩云一下子慌了神,带着哭腔地冲过来:“小姐,早上不是说要去祭拜【血衣教母】吗?怎么回来就被伤成这样了?”

我虚弱地摆了摆手:“不要声张,毕竟庄里还有客人呢。”然后颤颤巍巍地走到院中一石桌旁稳定了一下重心:“我没事,你先出去吧。”

“小姐???”彩云听到后立马激动地叫道,却被我立刻打断:

“你应该明白这个时候不该惹我生气。”随即软下口气:“听话彩云,我已经很累了,你可不能再给我找麻烦了啊。下去吧,没有我吩咐不用来。”

闻言,彩云只得颔首:“是,小姐好好休息。”然后很不情愿地退下。

此时院中只剩下我和珺羡两人的气息。

“你也是。”我开口道。

很显然这是再露骨不过的逐客令,但对这家伙却似乎一点也不奏效,反而死皮赖脸地坐到石凳上,翘起二郎腿:“怎么?利用完我扶你到这里来,连杯茶都不请就翻脸不认人?女人啊!”谁都听得出来他语气中没有丝毫真切的感叹,分明是在赤裸裸地调侃。

我也没工夫陪他斗嘴:“茶在桌上,你要喝的话一壶都拿走也没事,我只求你以你最快的速度消失。”

那家伙居然真的慢悠悠地提起茶壶品尝起茶来,嘴里还不忘念道着:“恶毒的女人啊!诅咒你以后找不到男人!”

我撇了撇嘴,心想何止以后找不到男人?我上辈子也只有被甩的份:“人和人之间只有一种关系,那就是利用和被利用关系。所以这种关系一旦消失,就没必要继续深交了。”这样绝情的话真不知道是怎么学会的,被人伤多了,再傻的人也会慢慢变的吧。

“看来你是被伤得不轻啊。不过,有时候也替江大侠他们着想一下啊!我相信无论他做什么,他最不想伤害到的人就是你。所以,为了你,他会顾忌很多,为了你他不得不费尽脑汁想完全之策啊。”当时我权当珺羡这话是在安慰我,却完全没有明白它的真正含义,但当我明白的那一天,已经是物是人非了。当然不得不说,这又是后话了。

我默不作声,其实如果我是子须,我是君夕,面对这么顽固不化的人,我也会这么做的。

他见我不答话便继续说:“另外,我对你而言似乎还有用处呢,所以建议你留着我比较好。”

说完不等我反应过来就绕到我身后,一指打通了刚才被淤血所堵的经络,然后将手掌贴在我后背,将他自己的真气输送给我。那股气力很强大,却纯净的很,这导致与我身体本身的内力没有一点排异反应。果然不亏是圣剑传人,别看这家伙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实则人家的造化是我此生都望尘莫及的。

托他的福接受完这近乎于仙气的内力后,我一下子比打了鸡血还来精神:“没想到啊!你这家伙内力如此淳厚,真是极品啊!”

谁知这家伙来劲了,得意洋洋地笑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是是是,你是谁啊?圣剑传人啊!不过也是,你身上也就内力是干净的了,您老的灵魂远比它浑浊呢。”

这家伙收了手:“看样子是没事了,都有精力开完笑了。也罢,现在我算是放心了,你就好好休息吧,以后还有什么事不要硬撑,来找我就是了,按你的理论,每个人存在就是为了被别人利用的嘛!不被你利用的话就体现不了我的价值了,走了。”说完刹那间消失,轻功远在我之上。我摇头感叹。

此时檀珺羡心中也极为莫名,完全没搞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这么自觉地将将内力传送给那个丫头,或许见死不救的事圣剑传人做不出来吧。可离开的时候施展自己最上乘的轻功又怎么解释呢?分明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不想让她看不起,分明是想看到那丫头崇拜的目光啊。想来崇拜的目光从来不缺,这是那个江梦儿从来没有给过他,或许越是得不到才越会想得到吧。

傍晚时分,彩云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担忧,硬着头皮闯进我院子为我送饭来了:“小姐,该吃晚饭了。”

我坐在床榻上斜眼看了一眼那些饭菜幽幽地对彩云说:“你小时候有没有听说过,如果不把饭吃完,会被雷公公劈啊?”

彩云没有转过神来,所以只是点了点头。

我叹了口气:“但愿他可以宽恕我。”然后转向她说:“把饭菜端下去吧,从今以后也不用给我送饭来了,以免再倒掉。”

听了这话这丫头急了:“小姐!”

“好了,我乏了,你记得要好好吃饭啊!也早点睡吧。出去吧。”说完就把大被蒙过头睡下了,再也不出一声。彩云注视了我好久,最终无奈地收拾了一下碗筷默默地离开了。

于是乎,不出一会儿的功夫我绝食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子须的书房里。

江子须抿着嘴不语,倒是君夕回答前来上报的下人:“知道了,饭还是每天往二小姐房里送不可怠慢了,下去吧。”

“是。”

“不如让梦儿去吧。”江子须绝对无法忍受江梦儿受到一点点伤害,则或许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李筱萌吧。

君夕背着手向外眺望着月亮:“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吧,毕竟很危险呢。我也不希望梦儿有危险。再看看吧,不过以她的脾气不知道我们可以坚持多久呢。”

江子须也顺势摇了摇头:“梦儿???唉!还真是懂得如何找人弱点呢。相信我真的坚持不了多久了。”

睡在床上,我望着屋中的黑暗,子须、君夕你们到底能够坚持多久呢?

几日来珺羡每日到我院里来探望我,但得知我在绝食后非但没有来劝我,反而笑起来:“不错,智商果然不凡。小梦啊,要不要我偷偷弄些吃的来,你的目的不过只是为了吓吓他们而已,没必要动真格的,伤害到自己吧。”

我以一个看不专业认识的目光看着他:“不用,据我算算如果他们还不妥协,不出一日我的体力也该到极限了,到时不晕过去算是怎么回事呢?要玩就玩真的。”

“可怕的女人。”

我笑而不语。

终于在我绝食的第四天中午,从书房传来消息,让我在酉时赴宴。呵,这两个家伙智商还真不低呢,知道我不肯好好吃饭,所以设宴请我吃,我也不好推迟。的确是个好计谋,只是如果我怎么容易中套,就白活前一辈子了。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晚上也该见个分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