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20 思念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252 2010-08-16 10:53:53

  两个月后。

细雨迷蒙,春残夏至。

朝阳初诞,我带着【星辰泪】走入【禁门】。

这些天以来日日如此,明明直到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人了,却依然天天前往,像是赴一个重要的约。走进那座熟悉得院子,依然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家具摆设一样都没有变,唯独屋前的那丘新坟提醒着我,血衣真的离开了。

我坐到坟头边,将酒菜摆满,放下【星辰泪】为自己小酌上一杯。

“怎么?要喝吗?要喝你就出来问我要啊。躺在里面一声不吭我怎么知道你想不想喝酒?”一口烈酒做烧着嗓子滑入肚内:“罢了罢了,你不想见光我也管不了你。”说完将剩下的一壶酒全都倒入坟中:“之前还答应过我不醉不归的呢,怎么?失约了吧。”我不愿意哭天喊娘地祭奠亡灵,相比之下我都觉得自己太压抑,天天伪装着她还活着,天天还可以陪我聊天,听我奚落她。

如刺的雨水早已将我的衣服打湿。有人就是喜欢淋雨,的确这样就可以分不清泪或雨。这些天,我该笑笑,该吃吃,真的给大家一种已经走出阴影的错觉,但只有在这里才能将我的思念倾泻而出,真的很痛苦。

自从那天以后,江湖上的大侠陆续下山,我的事迹也以一传百,传遍大江南北。这些都是听彩云说的,记得念道这些是她眉飞色舞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我的名声已经不亚于子须了。

坊间传闻,【灭门】下毒偷袭【留仙山庄】时,众大侠中招倒下周身软弱无力,此时也只有听天由命。在这危急存亡的紧要时刻,但闻屋顶上传来一支仙曲,随后江家二小姐宛若仙人般飘然而至,手持【星辰泪】,貌美无比。仅几招将歹人消灭。不料遭到暗袭,所幸退出江湖已久的【血衣教母】为其挡了一剑。之后江家二小姐使出【血衣教母】秘传的【留仙剑法】摆平了嗜杀师父之人,保得说有人的安全,因为她手持传说中的【星辰泪】,而且每次出手前都会唱一首动听的歌,作为对亡者的安魂曲。所以江湖得名【歌仙星辰】。

我的确保全了所有人的性命,唯独血衣除外。她的死为什么偏偏只用一句话带过?如果可以,我宁愿用【歌仙星辰】的名号来换血衣的命。

那些对我都不中用,起码不会比血衣重要。

“就知道你又躲到这儿来了。”头顶的雨水被当了住,刚想抬头就听到了檀珺羡的声音。似乎是心中有所感激,他一直以来很义务地陪在我身边开导我,对我的态度也明显讨人喜欢了。其实想要报答我的人远不止他一个,但都被我一一回绝。江湖中的人就是这样,不喜欢欠人情,如果一旦欠了就偏要拼尽性命去还。所有搞得我比子须在这一片的号召力还强。

我擦干眼泪坐直身:“其实你不必再留在山庄里了,我自愈能力很强的。”这句话我已经跟他说过了很多遍,但显然没有一次他认真听进去了。

“你当我在陪你啊?山庄里免费吃喝,省的在外面风餐露宿。我啊只不过闲的无聊,找你寻乐子。”他痞痞地说,一只脚还在那里得瑟。

我白了他一眼,把头别了过去:“还是那么不讨人喜欢。真不明白你师父为什么会把圣剑传给像你这种人。唉,屈剑了!”

他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坐到我身边:“行啊,好有力气回嘴,看来担心对你而言的确是多余的。”

我不接他话,确切的说是吃了瘪。于是把头转向一边装作不理他。这家伙倒也识趣,乖乖地把嘴闭上坐好,一点声都不发。

两个月来探望我最多的人要数他了,不知道是真的关心,还是他血液里不安分因素太多喜欢看热闹,他在我面前的出镜率高得我都快吐了。

然后就是君夕,但明显没有过去找我得平凡了。或许还是在生气我骗他关于师父的事吧。原本以为可以玩文字游戏蒙混过关的事,现在看来却是进退两难,两年来他兄长的角色扮演得还算不错,突然一罢演还真有些习惯不了呢。可是换个角度想想倘若自己的手足(就算不是亲生的)如此欺骗我,难免会无法接受。于是我也不去怪他,每次他的来访都好脸相待,希望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有一天可以冰释前嫌。

最让我费解的还属子须,自那天以后他很少在中午来蹭饭吃,本以为也是在气我欺瞒他,却不想每次见面他态度依然温和。看来,【留仙山庄】出了这样的事,各种事务也够他操劳了吧。

“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就知道檀珺羡憋不了多久,果不其然才半柱香的功夫就忍不住开口了吧。

“什么?”我懒散地问他。

“你不是想要帮你师父报仇吗?据我所知,【灭门】近日下了一纸预告,说是下个月初二要取【北宫】宫主,北无常大侠的性命。”

太嚣张了,杀个人都打通告书了,【灭门】的人当自己猫眼三姐妹啊?人家好歹只偷偷东西,绝不杀人,他们倒好,灭个口都这么大张旗鼓,要不要我再帮他们放个鞭炮啊?

“【北宫】是什么地方,从没听说过啊。”

“【圣剑国】分为东西南北中五块。【留仙山庄】属于中的大山庄,中间这一块百家争鸣,是京都说在,因此格外形容。其余四位各有一宫,在地方地位类似【留仙】在中区的地位。各宫宫主武艺也属绝顶,【灭门】口气如此猖狂,这下可有好戏看喽。”檀珺羡靠在血衣的坟头翘着二郎腿说道。

“子须现在在哪?”我弹起来摇晃着他肩膀问。

这下他倒认真了起来:“不是吧,我只是告诉你一声可没让你真的去报仇啊!知道吗?【灭门】可是江湖上人人生威的杀手组织,这么些年来,别说是让他们全军覆没了,就是从他们手中逃脱的猎物也没有。虽然承认那天他们是有轻敌的成分,但毕竟你是第一个让他们完败的人,多少会被他们盯上的,现在呆在【留仙山庄】或许还安全些???”

我不耐烦地打断他:“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最后五个字中音都在‘说’字上,震得这家伙都起鸡皮疙瘩了。

“好好好,子须现在在正堂。”这家伙服输了,得到我要的答案我拔腿就跑,但闻后面传来:“喂!你别太鲁莽了,正堂里可还有很多客人在和江大侠商议呢!还有,可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我头都没回,只送他了一句‘做梦’,就踩着轻功向正堂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