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17 仙曲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373 2010-08-16 10:53:53

  晚宴之前有一些歌舞表演,以及子须的朋友献艺,当然都是些练家子功夫,最具特色的要算是以御蛇闻名的【蛇女】献上的剑舞了,配上几条蛇的伴舞,的确别出心裁。

之后江如儿啊,君夕啊这些没准备节目的都献上准备好的礼物,我就一个人干坐着,为什么没有一个告诉我要送礼?

“梦儿怎么还不上前进献呢?”君夕回到座位上很乐观地问我。

我咬牙切齿地回答:“我也想送啊!但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有这么个流程啊!现在怎么办?总不见得把你打包一下就送出去吧,别说子须不要,连我都送不出手啊!”

“行啊,还能损人,那我就没什么好替你担心的了。怎么,江家二小姐也有犯愁的事,真该张扬出去让大伙高兴高兴???”他话还没说完,就挨了我心不在焉的一掌劈。

这家伙总算发现我严肃的表情,开始恢复到我们初次见面时的样子:“真的想不出办法?”

我点点头。

“这样吧,我差人去我那随便条两样东西,不过这一来一回有一会儿时间呢。还是我亲自去取吧。”说完就像走,还好被我眼疾手快拦下:

“算了,眼看着大家都快送完了,就算是我去拿都来不及了,这样吧,我们另想办法,再说子须也不一定会想到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另外一个声音打断了:“父亲,江梦儿似乎还未献礼呢,这可真是不敬啊!”不用说,听到这话我第一反应就是想要抽江如儿嘴巴,那两片东西长出来就是用来祸害百姓的吧。

君夕想帮我说些什么,却被我拦住了。我站起身面向子须:“子须,我的礼物打算最后给你,现在看大家都送的差不多了,也该轮到我了。”说完走向自己的矮桌,取走上面的酒杯,那是玉质的小杯子大大小小一共有四只,于是又转向君夕:

“借你杯子一用,不会小气到不借吧。”他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看他疑惑不解以及焦急的眼神就明白他要问什么,我安抚道:

“放心吧君夕,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了?”

然后带着这些杯子、一壶酒以及一双玉筷走到了中心的空地。我跪到地上,整了整衣服,向子须行了个大礼。

“小梦儿你这是干什么啊!起来地上凉!”子须顾不得身份地站了起来,想要走到我面前扶我。

我含笑着抬起头回答:“子须,这是表演的其中一部分,可不能打扰我啊。”

鸦雀无声。

我在那些杯子里满上不同水位的酒,将酒壶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用玉筷迅速地敲过每一个杯子,倾听其碰撞时发出不一样的音调,然后将它们由高到低顺次排开。

“好了。”我道。

每一个人弄明白我要,或我在干什么,所以更不会有一个人能够我的那个‘好了’是什么意思。

“这就好了?江梦儿你摆弄两个破杯被子就想完事,你糊弄谁哪!”显然江如儿沉不住起了,赵舞怎么拦都拦不住。

“我是说准备好了。”然后面向子须道:“梦儿也没什么好送你的,就给你唱首小曲吧,名曰《醉清风》。”

然后一手持一根玉筷,轻轻敲打起杯子,并形成了调调,清脆得如同风铃击打之声。方才灵光乍现,子须一直缠着我要听我唱的歌,今天就圆他一个心愿吧。

月色正朦胧

与清风把酒相送

太多的诗颂

醉生梦死也空

和你醉后缠绵?你曾记得

乱了分寸的心动

怎么只有这首歌

会让你轻声合

醉清风

梦镜的虚有?琴声一曲相送

还有没有情浓?风花雪月颜容

和你醉后缠绵?你曾记得

乱了分寸的心动

蝴蝶去向无影踪

举杯消愁意正浓?无人宠

是我想得太多

犹如飞蛾扑火那么冲动

最后?还有一盏烛火

燃尽我?曲终人散?谁无过错?我看破

虽然是有敲奏的,但主要还是清唱,多亏江梦儿的嗓子好,高音部分拉的上去,而且声音清澈干净,以至于我把这首歌演绎得很好。

我站起身,向子须微微地鞠了一躬:“子须,完了。”

这才渐渐有人反映过来想起要鼓掌,但闻有人议论:

“看来相传江家住着一个歌仙的事是真的呀!”

“是啊,这么好听的歌能让我听到,真是三生有幸啊!这次可没白来,不但见到了传说中的圣剑,还听到了仙曲啊!”

子须站在那里以极其微弱喃喃自语:“梦儿是真正知道我想要什么的人。”

我归席时,君夕道:“行啊!什么事都能给你化险为夷。杯子还给我。”

“还给你,看你这小气劲。我先离开一下。”

“去哪啊?”这小子还真烦,平时也不怎么管我的事,就算管也是为了抓住把柄冷嘲热讽一番,怎么我今天要给血衣弄点吃的,他就要来捣乱了呢?

“上厕所,要不要一起来?”我居高临下地鄙视他。

“哦,那你快点回来啊!我就不跟去了。”听他的语气似乎真的认真考虑过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这什么人啊!

带着从厨房要来的食物和酒,我来到了【禁门】。相比外面的歌舞升平,这里的景象还真是惨淡啊!进了院子,发现血衣正躺在地上虚弱地喘着,我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前去扶她:

“你这是怎么了?散毒还能散岔气?走我们进屋。”

她不回我话,嘴上只一个劲地喊着‘冷’。无奈下我只得脱下自己的锦衣给她披上:“我知道你冷,进屋去吧,好不好?”说完也不等她同意,扛着她就进了屋。

我生了个火,并向她输了点内力,这才渐渐缓过神来:“梦儿???你什么时候来的?”看来这是白救她了。

我摆好碗筷:“不说这个了,先尝尝这些菜,我可挑最值钱的给你带来了。”然后拿出酒壶:“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谁知血衣瞟了一眼我手中的酒壶,不屑地笑了笑:“就这点就还指望我醉呐?别逗了好不好,起码得两坛白酒。”

我不服气地回答:“我本来是担心你不胜酒力,为你考虑,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好等着,我再到厨房给你拿酒来,不喝完我可把酒灌你头上啊!”说完就提着【星辰泪】穿着白花花的袍子飞向了厨房。

路过晚宴的地方,总觉得那边有些不大对劲,就飞过去看看究竟,谁想竟看见所有人都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只有几个定力好的高人正在潜心打坐。心里刚想骂他们酒鬼,一个个没喝过酒。却暮地发现,近四五十个黑衣人闯了进来,个个手持凶器,看他们的轻功绝不是等闲之辈,其中一人道:“各位江湖前辈、大侠们也别撑着了,知道那歌姬身上是什么迷药吗?【雪域迷城】。无色无味宛若空气,消散极快,但只要中了这毒纵使武功再高,没有服用解药的话,也须十二个时辰来排毒。怎么样全身无力,使不上内力的滋味还不错吧。”

今天晚上回来如果有空的话,还会有两章奉上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