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16 小叙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068 2010-08-16 10:53:53

  确定身后没有任何人追来,我才放慢了脚步,在山庄中晃悠。今天这个热闹的日子,几乎所有的下人都在忙活着,如果一得空就会偷偷溜去看比武,所以一路上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似乎是下意识的,走着走着就到了【禁门】。不只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在这个世界一旦碰上什么不顺心的是事,我都会来这儿找血衣。她很好地充当了心理医师、倾听者和妈妈的角色。

血衣见到我难免显露惊奇之色:“梦儿怎么来了,不是说今天有比武大会吗?你怎么???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啦!不对啊,以你现在的功力,我都欺负不了你???”这算什么话?

我一屁股坐到石阶上:“别提了???”然后把江如儿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跟血衣讲了一遍。血衣听完以后,非但没有义愤填膺地要找人家算账,反而还白了我一眼,问我是不是有病。

我诚实地摇了摇头回答没有。

她却坚持自己的观点:“你没病干嘛非说自己没有武功啊!这两年来我是白教你啦!”

我‘不是’了老半天,最终憋出一句:“瞒了这么久,为了江如儿的几句话就全都败露了,她不得乐疯啦!不值的。再说那句话对我而言并不算什么,真的。”

血衣叹了口气:“梦儿啊,你怎么能忍连我都不得不佩服你,记住以后行走江湖也一定要学会忍耐,这样可以少吃很多苦。如今你也十六了,这【留仙山庄】已经不够你学的了,听师父的话,等你父亲过完寿辰,就让你父亲放你出走走看看,不求能成大事大展身手,只是去看看就行。”

她的目光中有一种莫名的哀伤,只有每次提到李筱萌才会显露出来的哀伤。

“好啦,等过完这几天我就去找子须谈谈。对了,明天的寿宴听说酒菜都是上品,要不我端些给你来尝尝?”

“不用。”回绝的挺坚定。

我站起身朝大门走去,快要离开的时候猛的一回头:“这些年来,你衣食自给偶尔尝尝山珍海味也不错嘛,就这么说定啦,明天是初二,你散完毒,我端些好的给你补补。”说完就以最快速的轻功闪人了。

离开【禁门】后没多久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朝我走来,为了装没有内力,我还得故意像没听见一样往前继续不紧不慢地走着。直到那人到达常人的听力区域内,我才转过头去,一看竟是檀珺羡。

“小女子见过檀少侠。”温柔淑婉和其他名门小姐没什么不同是我最好的选择,现在我只求这家伙千万不要对我感兴趣,不然终觉得倒霉的会是我。

他也不制止我福身,就站在那里干看着我,脸上还挂着嘲讽的笑容:“其他东西我不知道,但在下阅人无数,一个人的性格作风我还是看得清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故意装的很顺从,很不起眼,但你本性是什么我还算是看清了。况且你博得了自己父亲和哥哥的绝对宠爱,这样的人应该不简单吧,所以今天来只是通知你没必要继续伪装了,因为你已经成功勾起了我的兴趣。”

我白了他一眼,全然扔掉了刚才的姿态:“你感不感兴趣是你的事,我没有理由插手,所以我想不想要继续伪装也是我的事,也无需你来提醒。还有不要自以为是地说什么看清别人的本性,告诉你,我本性是什么连我自己都还不清楚呢。像你这种人真是空虚到一定境界了,我好好的过我的日子都能勾起你的兴趣,拜托,我不是你的玩物,不需要博得主人的欢心,所以下次最好不要让我再看见你。”说完,不给他留任何反击的余地,气鼓鼓地走了。

活该。

第二天,也就是子须生日那天的中午,因为忙着处理宴会的事长时间抽不开身的子须竟突然跑到我的院子里来,要求蹭饭吃。无奈那时我们已经吃完了,只得给他找了些剩菜剩饭。可喜的是,这家伙看上去还吃起来挺香的。当然,是完全不知道这些是残羹冷炙的前提下。

“小梦儿,这饭菜真香,是怎么做的啊?”

“哦,很简单,把你要吃的菜烧好,然后今天不吃,放到厨房里,隔天饿了的时候再拿出来热热。”子须听了以后,瘪了瘪嘴,放下碗筷:

“我过生日,你就给我吃这个?”

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插着腰成管教老公状:“我可就看在你今天生日才没算你饭钱的,别忘了,这个月你可没包月啊!”

子须出神地望着我老半天,最终‘扑哧’地笑了出来:“看来你是一点都没事,害我还担心的要死呢。”原来他是指昨天江如儿的事啊,难得有人能为我这么上心。

我软下了语气,少有地从背后揽住他的脖子撒娇式地说:“放心吧子须,对你们而言很重要的东西,对我而言或许一文不值。对你们而言很耻辱的话,对我而言或许真的不算什么。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知道你对赵舞她们有芥蒂,没关系我不会怪你的。”

子须不语,俄而起身:“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了,今天晚上的晚宴可要准时啊!”我笑着点了点头,目送着他离开了。

当晚,我在君夕的陪同下入场时,发现众人的目光多了几分怜悯和爱惜,还有人小声议论道:“江家的二小姐也真够可怜的,可能从小就被大小姐这么欺负吧!体弱多病未曾习武又不是她的错,何苦这么为难她呢?”

“那是二小姐大度,看她的样子从不跟人计较这些,这是难得啊!”

“以老衲之见最难能可贵的是江家二小姐的坚强。经过了昨天的事她今天依然能以笑颜待人,真是顾全大局啊!”

“可能是这种苦吃多了吧,可怜啊!”

一下子江如儿成为人人口中恶毒的大姐,而我则曾为了受尽欺凌却顽强乐观的小妹。真是戏剧性啊!觅到江如儿气得半青的脸,我就有一种自豪感,咳,看她干什么?我又不是那种肤浅的小女人,一场战役的胜利代表不了什么,我暗自告诫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