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29 雨牧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366 2010-08-16 10:53:53

  因为距【灭门】发出的通告还有将近一旬的时间,所以北无常特别认真的为我们每个人安排了一间上房,还派遣了些丫头照顾我们的衣食起居,但是却被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不知是我多心与否,总觉得她们似乎要来监视我。

君夕到达山庄后就一直被这里的人缠着,似乎要商量初二时保护北无常的对策。而珺羡似乎对这种东西没有一点兴趣,趁机溜到山庄里瞎逛,我身为他的妹妹又不能强硬要求参与会议,只得在院中闲着。

虽然在【北宫】入住已有一日,但我始终没想明白当初我怎么就屈打成招认了珺羡这个倒霉哥哥了呢?

我与君夕他们被安排在一个院里,如今他们各忙各的,硕大的院子里只能听到我的气息声。

院子的角落长着一些粉红色的木槿花,偶尔一阵风过,摇曳须臾。人总是喜欢独自回忆一些不愉快的东西,我也不例外,我蹲坐在仔细地观赏着那些花朵又开始无谓的回忆。从北哥哥到【剑仙山】到子须到【留仙山庄】,最后停格在血衣。

我不得不承认,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在我面前对我打击的确很多,但这不是令我最念念不忘的原因。我感念的是或许她是两世以来唯一一个愿意代我去死的人。

小心翼翼地掀开手中的剑布,慢慢地拔出【星辰泪】,仔细端详,竟意外地发现原本晶莹透明的钻石竟散发出了隐隐红色的光芒。难道,真如传言所说,当【星辰泪】染血后,它上面的晶莹真的会渐渐地变为红色?

五十多条人命,换来的只是这若影若现现的红色吗?那么当它们变成了妖艳的酒红时,我又将会变得何等嗜血。我叹了口气,收起了剑。很多事情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啊!否则哪来那么多人感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呢?

此时,我感觉到里一股很淳厚的气息在向我靠近,这段时间练武之人我倒是见了不少,只是从未见过如此上品的气息,若非此处过于安静,再加上血衣的内力,一般人很难察觉此人。

感觉到周遭没有任何杀气,那人也没有什么恶意,所以我只是继续佯装着埋头继续看花。毕竟,这里的人认为我平庸,那我就装平庸给他们看呗。

“檀小姐。”那人站定,试探般地唤我,其中带着些许怯懦。这样的语气令我小小的震惊了一下,所以身子也不由一动。转过头去,竟发现是那日角落中的少年。我全然无法猜测他的身份,以其素雅华丽的衣饰来说此人应该身份不凡的,可是他现在的样子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不招人待见,这又是为什么呢?

我站起身来:“叫我紫鹤吧。昨日在角落里看我们的人是你吧。”说完朝他友好地笑了笑。

“是···我是北无常的侄子,北雨牧。”原来是侄子啊。

奇怪的是,这个人给人感觉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总觉得他有一种不易察觉的气息,恬静地藏在他体内,那又是什么呢?

“你,爹娘也住在这里吗?”我问道。

他浅笑:“我爹娘在我刚刚记事的时候就死了,多亏舅舅收留,我才能活到现在呢。”语气间有些许嘲弄,不知道是否采嘲笑自己,或是在笑他的舅舅以为这点小恩小惠就可以让自己死心塌地地跟随。

当然,一切只是我的猜测。毕竟我不个能一眼就猜透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少年。

就在我找不到与这个人继续下去的话题时,他说出的一席话,完全应正了我的猜测:“我突兀地前来,你不会怪罪我吧。”

“不会不会。”我连忙说。怪罪有什么用?你来都来了。

北雨牧居然还略显羞涩地笑了。天哪,我怎么觉得自己在跟中学生谈恋爱啊?“其实,我做昨日就注意到你了,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你跟我,有那么一点相似。”

这话说得我一愣一愣的,待我回过神来连忙打哈哈:“哪里像了?我要是能有你一般的家世就好了,这么大的山庄······”

没等我说完就打断我:“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的功夫应该不凡吧。”语气镇定得不像是在询问,而是在陈述一件事情。心跳漏掉了半拍,怎么会?难道是刚才有所松懈吗?还是说血衣叫我调节气息的方法失效了?不会啊!

“我···”抱着侥幸的心理还想狡辩。

“你可以否认的,但是对于我而言,”他指了指胸口:“这里,可是明明白白的哦!”

我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不过,别让别人知道哦!包括你的舅舅。另外···”我想到什么后皎洁地笑了笑:“你的功夫也不凡吧。”

北雨牧脸红了红:“我没···没有···”

“你可以否认,不过,”我也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道:“我这里可也是心知肚明哦!”我照他的又说了一遍,然后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他脸被憋得通红,最后还是没忍住陪着我疯了起来。

少顷,但闻院门传来了珺羡的声音:“我在外面就听到你的笑声了,怎么,我一天不在,想我都想傻啦?一个人都能笑得起···”他见到我以后先露出了一个十分璀璨的笑容,但一见我身边的北雨牧,脸就立马跨下来了:

“请问阁下有何贵干?”

天哪,他那叫什么口气啊?人家北雨牧本来就不大善于与人交流,被他这么一凶以后还敢不敢来找我玩啊?于是我想都没想就将他护在身后,昂首冲着珺羡喊:“你这是干什么啊?”

这下珺羡更莫名奇妙地生气了,瞪着我老半天不发声,最终眯着眼睛愤懑无比地问我:“你,护着他?”

“哈?”这下换做我老半天出不了声了。‘护着他’?亏这人想的出来,我这叫伟大的母性,看到柔弱的东西就想要保护。如果有一天你珺羡也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我也宠着你!

珺羡用一副‘你想怎样’的眼神盯着我。

‘你能拿我怎么样’我也仰头,誓死不屈的样子。

最终在一旁的北雨牧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拍了拍我的肩:“紫鹤,不必为难了,你哥哥也回来了,我该走了。改天来找你,不会嫌我烦吧。”

“不会,不会。”我忙答。

他‘嗯’了一下,然后冲我笑了笑离开了。

“回神吧,都看傻了。怎么我才离开半天,就跟别人勾搭上了,够能耐啊。”他这话说得我都发愣,好几次张嘴想说些什么都被生生地吞了下去。

“你想说什么?”珺羡抱着胸看着我,一副审犯人的样子。

“嘿嘿,没什么,没什么。”我挠挠头。

“说!”他凶什么啊?今天吃错药了?

“嘿嘿,你有没有觉得,你有那么一点点···”我凑到他耳边:“醋劲。”说完,不等他反应过来,嘻嘻哈哈地逃进了房。转身关门的时候,还瞄到珺羡站在原地犯愣呢。

奇怪的是,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