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26 点墨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583 2010-08-16 10:53:53

  街道上的人们川流不息,女子花枝招展鲜有我这么一身白衣的,相比之下自己可谓是朴素之至。我们三人往街上这么一站,闹市区的许多人似乎都找到了今晚的目标,比我想象中热情多了。

我偏头对他们耳语道:“君夕,放心了吧,你可算是抢手货喽,一会儿也犯不着将墨汁往自己了。是不是有点洋洋自得啊?”说完还用手肘戳了戳他。君夕本来就阴沉不已的脸又黑了一层。

“不如我们比试一次吧。”珺羡插嘴道:“既然我们都难逃被泼墨的命运,不如看我们轻功谁好,也就是说今晚亥时之前不得偷偷回旅店,然后在我们再次见面时比谁身上整洁如初吧。”说完朝人流放出标准的220伏电压吸引目光,然后拔腿走人。

看着来势汹汹的人们,我不禁抽搐了一下嘴角很不仗义地对君夕说:“那什么,珺羡那死小子祖上不积德的,闲的没事招来怎么多人,一人被他们踩一脚也能成地毯,那个???老哥啊,现在不是讲江湖义气的时候,我先闪了你多保重。”说完就朝旅店边的一条小巷跑去。

一路上不断有好色的男子对我赤裸裸地打量起来,更甚者都已经掏瓶子准备将墨汁点在我额头上了。当然面对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字——逃。

其实他们那点速度对我的轻功而言实在没有可比性,可惜我发现在人流密集的地方根本没有办法施展,确切的说是找不到落脚点。所以我只有打游击战术,跟这帮人绕圈子。再加上,这些那人大多是尝鲜的动物,跑过几条巷子累了也就不追了。

不过说来可能有些变态,这种被人追随(虽然不是誓死),拥有粉丝(虽然不算铁杆)的感觉真的不错。因为我前世长得不算特别出众,再加上我一直以来只专注于北哥哥已是众所周知的事了,所以也鲜有人会愿意来碰壁。现在想来还真是不值呢,为了一份完全不可能的感情浪费了整个青春,可笑。

末了,只顾着甩男人的我不知绕到了哪里,迫于无奈我只得躲藏到楼与楼之间的一个盲区。我扶着墙猫着身子,注视着我的那些追随者奔驰而过,心中难免有些惋惜:傻小子们,拜拜了。

真当我要走出去的时候,这才感受到身后一股很醇正的气息,心中暗暗叫惨:光顾着眼前的人,完全忘记有人会在后面暗袭。但我机械式地将脑袋转过去的时候,瞬间忘记了呼吸。

身后的男子在月的映衬下,在这静匿的小巷中给人一种强大的心静感,那种似神似仙的气质让人亲近却又不敢上去亵渎,就像???莲花,对,就像莲花。

他如墨如丝般的头发服帖而又简单的在腰间被宽松地束起,衬着白皙的肤色宛如一张极品的水墨画。那张薄如蝉翼的唇微抿着却依然有着那若隐若现的弧度,鼻梁高高的甚是好看,还有微微皱起的眉毛,似是也在仔细审视着我。此时,我有了片刻的懈怠,因为正巧对上了他的那对眸子,怎么会有人有这么一双眼睛。

绝无仅有的蓝色,不似现代隐形眼镜的产物,而是那大海般纯净,波澜不惊的颜色。自从我绝食以后本以为从此再也不会看到子须那样干净而不带杂念的眼睛了,可是如今我似乎找到了更甚之的。

看着看着就失了神,自从北哥哥以后究竟有多久没再拥有过一种叫喜欢的心情了?可奇怪的是没有通俗的小鹿乱撞,没有支吾,甚至连最基本的脸红都没有。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就好像他是一样本该属于我的东西,现在终于找到了一样,很奇特。

不知是如何察觉他脸上那细微的变化,只觉得这男子的笑意更浓了。我这才蒙地一怔,回过神来。

但此时我的第一反应不是询问他的名字、住处,那些东西都是虚无的,都是可以更改的,所以对我没有意义。我只是一味地在衣服袖口中认真寻找,嘴巴里还不住嘟囔着:“放在那里了呢?”

那人明显有些莫名,但是或许是性格使然,他依然好心地问我:“是什么东西丢了吗?在下说不定能帮上忙。”声音动听得犹如天上泉,不掺任何杂音。

我停了下来点了点头:“是啊,我的瓶子找不到了,出门前明明放在袖口中的啊。”

他会意四处打量了起来,突然目光停留在巷子里的某个角落,然后弯下腰去,等他起身时手上拿着我那不知何时掉落的瓶子:“可是此物?”他递给我。

我满怀感激地拼命点头:“对对对,就是它。谢啦。”边说边接过瓶子,然后二话不说地打开,将其中的墨倒在指尖,还不等那人反应过来就将黑点染在了他的眉间。

我满意地看着还在呆滞中的他和墨迹,会心地傻笑起来,入乡随俗嘛。说实话要是条件允许的话,我还真想在这样一个美男的脸上用毛笔字签上我的大名,就像过去发新书时在书上签名表达所有权的问题一样。

此时不知如何露的马脚,却见一书生模样的人如果巷子口,然后指着我大叫:“咦?这不就是今日那女子吗?”话音一落就招引来了好些人。见此情况我不得不拔腿就跑,可惜我的绝色美男了,本来还想继续搭讪的。不过也好,不要让人家觉得我太猴急,又不是没有男人我活不了。说不定过两天就有碰面了呢。

想到这儿,我乐滋滋地在繁华街道中的小道中飞奔,回头看了一眼那条小巷,早就没有那男子的身影了,或许是被追我的人流们淹没了吧,亦或是早已躲闪开了。那样不真实的场景,那样美好的男子让我不得不怀疑方才看所遇见的是否都是幻想,不过就算是幻想也好啊。

又在大街上晃上了几圈,终于熬到了亥时。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来到了旅店,正巧在门口就遇见君夕和珺羡两人,看来这种倒霉催的游戏三个人都已经受够了。如我所料,三人的衣物都整洁如初,完全没有墨迹。

我笑着上前调侃:“怎么?今晚我可是绕着整个【北宫】城池跑了三圈,路上怎么没见到你们俩啊?说实话,到哪去逍遥了?”

珺羡也不回避,打开扇子扇了两下一脸轻松地道:“我到【北宫】的一个友人家拜访了一下,他本是留宿我一夜呢。”

我就知道。

“那君夕呢?”我问道。

“在屋顶上观星,一晚。”这家伙说完就打着哈欠上了楼。望着他的背影我有种想要打人的冲动,合着就我一个人傻到大半夜的做那么多体育运动,人家倒清闲的很。

一只手打在我肩上轻轻拍了拍:“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于是珺羡也上了楼。

一阵北风将一片叶子飘过,引着我此时站在店门口的景,那叫一个无语啊!

纯属生理反应,我也跟着打了一个哈欠,扩了扩胸也朝楼上走去。睡觉吧,没工夫愤慨了。

当我刚刚洗完澡穿着亵衣躺在床上时那叫一个惬意啊。此时彩云在能帮我捶捶背就好了。

说来,一出山庄那丫头就很怯懦懦地对我请求难得可以离开【留仙山庄】所以想要回老家看看,过些日子就来【北宫】找我们。对于她这两年的杰出表现,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现在看来还是留着她比较好啊!

渐渐地意识模糊了,这是周公驾到的前兆。我提起一股内力向蜡烛打去,屋子里瞬间归于黑暗。关于这点,有内力真好,不用爬起床吹蜡烛。这是我睡着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