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43 劫难(5)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282 2010-08-16 10:53:53

  我原本是想要第二天早上就去找珺羡,把北冥月的事都告诉他。因为我担心初二时珺羡守着北无常在【断崖】,而北冥月又是内线,一定已经把所有的计划全都告诉【灭门】的人了。想必到时候即便是圣剑传人,到时也会是一场苦战。所以提前偷偷告诉珺羡让他提前有个准备也是件好事。

当然,我也有私心,希望尽快证明自己那日所说的话是对的。

只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一连几天,我都没有再撞见珺羡的影子。君夕说他是去准备初二那天的相关事宜了,可是真的会有这么忙吗?连回来见我一面的时间都没有吗?

我咬咬下嘴唇,我找他全是为他的安全在考虑啊!

于是,我开始在【北宫】瞎晃,希望可以和珺羡不期而遇,可以趁那时候告诉他所有的事。可是【北宫】那么大,哪来的这么多不期而遇呢?

很多年后我回忆时不禁叹自己傻,那些日子珺羡根本就没有时间瞎逛,又这么会有可能跟我不期而遇呢?

初一的傍晚,【北宫】已经进入了高度警戒状态,而我却还像个游手好闲的的懒散人,依旧四处乱逛。

真是有些后悔当时朝子须瞎闹,硬是要出【留仙山庄】个什么劲?在那里本来还可以跑到血衣那里练练剑,坐在她那座矮矮的坟头前喝酒,自说自话。可是在这里,我什么都不能做,更重要的是,我总觉得自己在这里弄丢了些什么。

路过一座假山是,从那一头传来了一个娇艳艳女声,语气呢喃,用膝盖想就知道是在说情话。我本是想要尽快绕道走,但是就在此时传来的声音让我不由一震,甚至有些不可自已地瞪大眼睛看着那座假山。

许久,我还是决定用血衣传授给我那套运气的方法,掩去自己的气息,提起内力,脚不沾地地走到假山之后。

“怎么啦,急着约我到这里来,你这小妮子,不会是要···”真的是珺羡,一副好死不死的样子,极为放荡的语气,亲昵到让我觉得自己才是个外人。

我有一种冲上去扇他一巴掌的冲动,但是理智战胜了一切,我咬咬牙忍着,躲在后面静观其变。

“珺羡别闹,人家找你可是有正事!”我一怔,这是北冥月的声音:“明天是初二了,听说你在【断崖】护着义父,所以月儿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珺羡打断道:“原来是为了这事儿啊,月儿放心,我一定会拼尽性命保护伯父的。”

“不是的!”北冥月急忙说,她踌躇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月儿希望明日你无论如何一定要让【灭门】的人得手。”

震惊的不光是珺羡,还有我。虽早已知道北冥月的目的,可是,千算万算都没想到她居然会那么直接的让珺羡帮她杀了北无常。

珺羡久久没有出声,北冥月脸色越来越难看,怎么也猜不出他心中在想些什么,终于在她快要沉不住气的时候,珺羡终于开口了:“可是,北无常大侠不是你的义父吗?”

北冥月像是舒了口气般身体一下子松弛了下来,娇滴滴地将头微微低下:“珺羡我知道他是我义父,对我也有养育之恩,可是他有不得不死的理由,我一直都不忍心对他下手,但是他继续活下去就会有更多的人死,这次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只要什么都不做就是帮了我的大忙了。珺羡,你不是说当看见我的第一眼就喜欢上我了吗?等这件事了了以后我们就离开【北宫】,过平平淡淡的日子好不好?”她的手紧紧地抓住珺羡的衣袖,双眼里写满了希冀。

半响,珺羡还是没有说话,我的心渐渐地凉了下去。这说明他犹豫了,他的喜欢到底有多廉价?是不是对哪个女人都可以逢场做戏地说一遍?心被揪得紧紧的,他说过答应过他的母亲不会让我难过,可是这个故事他又告诉过多少人?眼眶一点点模糊,鼻子酸酸的,一种很委屈的感觉涌上来,感觉整个人都被冲垮了。

我听见他握住北冥月的手回答:“好。”那时的笑容还是如此好看,如此无懈可击,就如同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那时的我只觉得他是个好看的人,却不知道他是个如此伤人的人。

珺羡伸手轻轻捏住北冥月的下巴,慢慢的吻了上去。北冥月起初还没反应过来,但不一会儿就嗔笑着要双手攀上了他的脖子,热烈地回应着。夹杂着樱花的风吹过,撩拨着珺羡如墨如丝的黑发,令人窒息。

好一对金童玉女啊。我心中苦笑,紫鹤呀,你怎么又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你不是应该习惯被背叛了吗?为什么现在心里还是那么痛?难道短短几天,就真的把心丢在了他的身上了吗?

紫鹤,你真傻。

忘记自己是如何离开那处假山的,只记得天阴沉沉的,眼看着就要下雨了,我在【北宫】四处乱晃,不知要去哪里,却偏偏不想要回院子里。我怕让彩云替我担心,我怕叫君夕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最重要的是,我害怕他偶然回院子,叫我遇见。

夜幕四合,我却只有蜷缩着躲在【白塔】下,身上因为淋过一场雨而瑟瑟发抖,眼泪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哭干了,连泪痕都被大雨冲刷干净了。

珺羡,如果现在我告诉你我喜欢你,还来得及吗?是不是因为我让你等太久了,所以你才跑去招惹北冥月的?

“紫鹤,紫鹤,你怎么了?”我抬头看到北雨牧,他将灯放到一旁,抓住我的肩膀焦急地问道:“傻丫头怎么了?怎么都湿成这样了?都这么晚了,为什么不回院子啊?”

我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像个没事人似的朝他莞尔一笑:“我在等你啊,不是说过两天还要来陪我喝酒吗?今天,我正好有空啊。”

我承认这破理由的确很没说服力,但是也不至于误以为是我发高烧说出来的胡话吧!北雨牧你伸手搭在我额头试体温算什么意思?

我皱着眉头打开他的手:“喂!木头,快点拿出你那个桂花酒,今天本小姐不醉不归!”

“好好好,不醉不归,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先去换身干净的衣服,洗个热水澡,否则明天感冒了可就不好了。”他说着,连哄带骗地将我背了起来,提起灯笼飞往他的院子。

我在他耳边低声道:“木头,知道吗?今天如果没有你,我或许已经死了。”

他兴许是没听清楚,低声问我了句:“什么?”

我轻笑:“没什么,我说,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周五回家看凯特和威廉的婚礼,今天又跑了一天的亲戚,所以才这么晚发上来,对不起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