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046 情丝

俘获君心:江湖大神养成记 仲夏玥 2274 2010-08-16 10:53:53

  最后,我们被安顿在了一个暗室中,下人们都被遣散了下去,只有北无常、珺羡和我。

“不是说要去【断崖】吗?”我问道。

北无常深高莫测地笑了笑,然后转动了北面的一根石柱,瞬时,整个屋子跟着晃动了起来,然后,北面的整面墙都跟着动了起来,一丝丝光线顺着一点点移开的墙缝透了进来,习惯了黑暗的双眼,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样强烈的光芒,跟着眯了起来。

不过多时,耳畔的嘈杂声消失了:“走了。”北无常已经独自走了过去,倒是珺羡提醒了我一下,但我却丝毫不领情,连看都没有正眼看他一下,走出了那个暗室。

暗室外意料之外的,是一个山崖,远处山峦叠嶂,云雾带然,一看就知道这里是人们口中的【断崖】。随处室外,但是四周地形却可以算是一个山洞。这里似乎经常有人来,绝不像被长期荒废的地方,甚至还有简单的几案、杯具、卧榻等陈设,而且一尘不染。

“这里是老夫往日练功的地方,就劳烦两位再次稍作休息了。”北无常拱手很客气地说。是啊,他能不客气吗?我和珺羡随便一个人的功夫就比北无常要高,如果发生什么口角说到底还是他北无常倒霉。

我踱着步四处看看,然后正视北无常道:“这里,有第二个人知道机关吗?”

他点了点头:“还有···”

只是还没等北无常来得及把话说完,我就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向我们靠近。我下意识地用剑身打掉来着者的剑,空气中弥漫着那种刺耳的声响。我弹了一下剑,用一股冲力将来着弹出丈余之外。

定眼一看是【灭门】的人,而且还来了两个。珺羡已经拔出【倾城破】和黑衣人过招了,如果是外人倒容易被他的假象所迷惑,然而,我是知道这个家伙真正实力的,他现在这副样子完全是在敷衍。

心中的怒火又开始往上蹭了起来,余光看见被我用剑弹开的那个人已经整顿好了,再次举起剑,这次是刺向北无常。方才那一招我试探了一下那人的内力,看得出来着绝不是泛泛之辈,而且很有可能在我之上。

看着眼前这种情形心顿时凉了半截。就算被允许进入【断崖】又如何?难道就可以替血衣报仇了吗?檀珺羡说得不错,上一次只是【灭门】失手了,如果动起真格的,我或许连一个都打不过。突然感觉到自己有多么的无力。

手中的【星辰泪】被我攥紧了:今天就算是拼了命,也不可以让北无常死,不可以让檀珺羡得逞!掩去自己的气息后,我飞身轻步来到了那个黑衣人身后。原本就难以察觉到我的存在,再加上他一心急着想要杀北无常,所以身后完全成了他的盲区,我麻利地用剑柄砍晕了他。

还在与他檀珺羡纠缠的黑衣人看见自己的同伴倒下了,挥手发出两枚暗器,檀珺羡躲避之余也就无暇顾及黑衣人,趁着当他一个纵身来到了我和北无常面前。我原本已经举好剑,准备迎战了,可谁想此时石门那边又出现了一个窈窕的身影。

北冥月。

“月儿!”北无常大叫了一声,声音中带着焦急。

谁知黑衣人却趁这机会连连紧逼北无常,刀法精准,北无常连忙抽出随身佩戴的剑挡住。一步一步地退到悬崖边上。不行,眼睁睁的看着北无常被逼到无路可走的地步。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我回头看了一眼檀珺羡,他丝毫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心里突然像是又什么东西彻底碎了,一片一片的直掉渣,连想要找到一片完整的都难。我还在指望他什么呢?他自己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

此时,站在一旁的北冥月终于忍不住了,偷偷掏出藏在怀中的匕首,踩着轻功飞往北无常那里。本来北大侠就有些招架不住了,更不可能估计得了北冥月飞来一刀。我攥紧【星辰泪】也赶了过去,谁想就在此时北无常一个手滑,剑‘铛’的一声飞了出去。黑衣人的剑直直地刺向了北无常的心脏。

我挡在他面前,用【星辰泪】当掉了来者得剑,然后刺进了黑衣人的胸口。然而,当我刚刚将【星辰泪】拔出来的时候,肚子却传来了一阵强烈的刺痛,然后一股暖暖的液体从中喷涌而出,我抬头北冥月满脸惊恐地看着我,握着匕首的手上满是血。

靠!她惊恐个鸟啊?被刺的人是我啊!我连叫都没叫,她怎么倒像是见到鬼似的。

小腹那儿又传来了一阵剧烈的阵痛,北冥月慌乱之下将匕首拔了出来,鲜艳的血溅了满地,一点点蔓延了我雪白的长裙,我向后一个踉跄向后踩去,脚踩空的一刹那才想起自己所站的是悬崖边上。

一时间完全失去平衡,向后重重地甩了出去。

据说摔下【断崖】的人没有可以活着的。

耳边的风呼呼地吹过,打在脸上生疼。恍惚间我看见了珺羡冲到悬崖边伸手企图抓住我,可是最后只差那么一点点,我甚至都感受到来自他掌心的热量了。长辈们说在人死的时候,会看见自己最想见到的人,而我看见的却是珺羡。

一个晚上怎么可能将与他的种种轻易忘记呢?无论我的心被他伤成了什么样子,最想要见到的人却还是他。

我忍着痛宠她嫣然一笑,无论那个身影是真的,还是我一厢情愿的幻觉。哪怕是死,我也要在他脑海中留下我最好看的样子。

珺羡,我真傻,以为自己有多么的洒脱,可以轻易忘掉一个人。

珺羡,就算我忘掉了全世界,都不会将你忘记。

因为那是长在心里的东西,忘掉了,心也会跟着痛的。

我看见那个在悬崖边的人哭喊着,叫着我的名字:“梦儿。”他哭得是那么撕心裂肺,我时常幻想着有朝一日有男人可以为我哭泣,可是当这一天真的来到的时候,我却是那么的不忍心。

珺羡,怎么样都好,我只是再也不想看见你伤心了。

凌烈的风吹得我瑟瑟发抖,耳畔混杂着许许多多的声音:

江小姐,梦儿,还有紫鹤。

雨牧,你最终还是来了。

我张了张嘴:“抱歉,雨牧,我答应你的事,一件都没办到。对不起。”

最后,模模糊糊的所有声音都化成了一个名字,梦儿。

珺羡。

我张嘴喃喃地念着,眼角落下了一滴晶莹:陪你走到最后的人,却不是我。

口中弥漫着的腥味冲淡了我所有的意识,视线渐渐模糊,最后所剩下的只有一片漆黑。

呃···好像不小心又把女主写得惨惨的···这个星期夏玥在弄签约的事,发现真的好麻烦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